第103章 总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大秘密是肿么回事?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53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小统子看着自家主人神色复杂的看着屏幕,它看了一眼屏幕里男子握着昏迷女子的手,眼中满满的深情。

“主人,其实身为帝王能对您这般用情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林娇娇闻言点点头,她也是这么觉得的。她想走近他的心中,哪怕是要演戏,也是要全身心的投入。所以对他,她是用了真心的。只要他对自己好,她也愿意对他好。

不想再说这些事,她将目光收了回来。闭上眼睛,继续修炼。

而在空间外面,君文渊这一夜留宿在了天娇宫。

知道皇上留宿天娇宫,让众妃嫔又撕坏了不知多少的帕子。贵妃如今昏迷不醒,依然能勾得皇上留宿。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好气呦!

之后的几日,狩猎继续,并没有因为贵妃昏迷而停止。皇上也依然每日都会参加,连续三日留宿在天娇宫后,皇上召了景婕妤伴驾。

不管是宫宴还是狩猎,皇上都将景婕妤带在身边,这份殊荣让不少人眼红。不过到了夜里,皇上依然雷打不动的留宿在天娇宫。

这让景婕妤心里有些失落,对林贵妃也越发的嫉恨。

她坐在自己的屋子里,接过嬷嬷奉上来的茶。脸色有些不好看,良久才出声:“嬷嬷,你去将本宫母亲请过来一趟。”

嬷嬷闻言一愣,随后点点头躬身退了下去。

因为景婕妤如今正得宠,所以她想召见自己的母亲也没人会说什么。毕竟这些日子也有一些妃嫔私下里见了家人,皇上和皇后都没说什么,便表示默许了。

很快景婕妤的母亲便来了,她先是规矩的行礼,然后被叫起后笑着开口。

“娘娘叫臣妇来可是有什么事?”

景婕妤看着自己的母亲,眼中多了几许的温情。她起身拉过自己母亲的手,坐到了一边:“母亲,这里没有外人无需如此多礼。”

景夫人看了一眼,不知何时屋子里的宫女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了心腹守着门口。

“娘娘可是有什么事要说?”

景婕妤点点头,然后凑到自己母亲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景夫人闻言眉头微微皱起,眼中染上几分的纠结。

“这计划可行?皇上那么看重贵妃,若是此时贵妃出事,定会让皇上震怒。到时候查起来,查到咱们家,那可是大罪。”

景夫人觉得这事其实不是很可行,一是这行宫他们可没什么人手。而这件事又是临时起意,不太好扫尾,出一点差错,那后果不堪设想。

景婕妤闻言却是不太在意的一笑:“母亲,此事你可先同父亲说说。明樱花国宫再召您过来,到时候您再给本宫一个准信即可。”

想到自己同皇贵太妃之间的合作,她觉得下午的时候可以秘密的去见一见皇贵太妃,若是有皇贵太妃的帮忙,那这件事成功几率会更大一些。

在她看来,此时除掉贵妃是最好的时机。想到皇贵太妃给她的药,她眸子动了动。

景夫人见她如此说,点点头:“好,回去后我会同你父亲说说此事,看他如何决定吧。”

景婕妤很了解自己的母亲,向来是没什么大的主见。有什么事,肯定是要同自己父亲商量的,本她也没准备让自己母亲立刻答应,主要是让她传达给父亲自己的意思。

留着自己母亲用了午饭,便让她回去了。午睡了一会,她带着人悄悄的去了皇贵太妃的住处。

龙章宫里君文渊正看着加急送来的密信,今日的天气不是很好,便停了一日狩猎。他也难得得闲,正准备处理完手上的事后去看看小贵妃。

她的身体已经渐渐恢复,只是人还没有醒过来。

常海从外面进来,快步来到皇上的身边,小声禀报:“皇上,景婕妤去了皇贵太妃的那里。上午的时候,猛犸族族长的心腹也去了一趟皇贵太妃那里。”

君文渊将手里的信烧毁,然后拿起笔回了一封。

“皇贵太妃倒是稳的住,忍到今日才和那些人见面。”

将回信交给常海:“加急送走。”

常海接过信:“那皇上准备如何?”

“等着吧,毕竟他们也没做什么。皇贵太妃同猛犸族各部落关系都很好,见一面也没什么大问题,至于景婕妤。”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底划过冷冽的寒光:“今晚去她那里吧,另外让人盯着景家的人,他们想做什么,顺手推一把。”

景家因为景婕妤得宠,可是暗中蹦跶的厉害,左右逢源。

交代完所有事,君文渊起身:“去天娇宫。”

天娇宫中一片的安静,几个太医在寝殿外面一边守着一边继续讨论贵妃的情况。而寝殿内,林老夫人和林夫人正替她按摩胳膊和腿。

“也不知道娇娇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林夫人看着依然昏迷不醒的女儿,眼底满满的心疼。这才多久,人就瘦了一大圈。

“娇娇一定会醒过来的,她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况且现在皇上对她那么好,她肯定舍不得。”

林老夫人慈爱的目光落到床榻上的孙女身上,那么喜欢皇上的她,怎么舍得一直昏迷着。好不容易得到皇上的喜欢,她肯定会努力让自己醒过来的。

皇上驾到!

随着尖细的嗓音响起,林老夫人和林夫人连忙起身向着走进来的皇上行礼。

“臣妇参见皇。”

君文渊上前,将林老夫人扶了起来:“外祖母和大舅母快起来吧。”说完,他目光落到小贵妃身上:“朕怎么瞧着娇娇今日的脸色好像比之前好了一些?”

听到皇上的话,林老夫人和林夫人也仔细的看了一会,好像确实比前几日好了一些。不过变化太小了,若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确实,贵妃的气色好像好了一些。这是不是说明,贵妃在渐渐好转,很快就能醒过来?”

林夫人有些激动,若是能让女儿醒过来,哪怕让她折寿十年都行。

“会的,娇娇一定会醒过来的。”

君文渊摸了摸她柔软的小手,一如既往的微凉触感。

“对了,一诺好些了吗?”

提起林一诺,林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这次一诺受伤也很严重,如今还躺在床榻上养着呢。”

“这些日子朕一直忙着也没问,到底是谁伤了一诺。”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贵妃这边,等贵妃的身体稳定下来后,他便忙着应付猛犸族的人。倒是将一诺的事给忘记了,这让君文渊有些愧疚。

随行的几位太医,只有被派去了那边。

林老夫闻言,面上多几分的恼恨:“一诺醒来后,老头子就问过他。他说是董家两兄弟干的,他们将他逼到了林子深处边沿,他一个人自然打不过董家两兄弟,最后只能冒险跑到了幽潭附近。也是因此,贵妃……”

如今林家众人心里都恨死了董家人,若不是他们逼着一诺到了幽潭附近,贵妃也不会到那里找人,最后出事。

听到这话,君文渊的面色一冷。他没想到竟然是董家人干的,想到之前董家幼子的事,心里一阵的烦躁。

如今走到这一步,董家和林家怕是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原本这也是他乐意见到的,可这些若是在小贵妃昏迷不醒的前提下,那么他心里就不那么高兴了。

林老夫人见皇上皱着眉头,想到老头子说的话,立刻温声开口:“皇上不必为难,一诺也拿不出证据证明就是董家两兄弟干的。就好像董家幼子也拿不出证据证明是一诺打的他重伤一样,只要不告到皇上面前,那便是董林两家私下里的恩怨。”

君文渊闻言,心中越发的觉得愧疚。对于自己外祖家的退让,他知道是他们不想让他为难。毕竟董家的名声太好,若是他拿不出确凿的证据是不易动董家的。

“皇上也不用觉得愧疚,这件事董家敢如此做,怕也是打的这样的主意。既然如此,那咱们就私下里解决此事。”

一诺已经同他们说过,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董家幼子的事也没有闹到皇上面前,但却在上京传的沸沸扬扬。那么这次,林家也如此做,董家怕是也无话可说。

几人又说了一会话,林老夫人和林夫人就退下了。

林娇娇坐在空间里,看着外面的情况。她单手撑着下颚,有些百无聊赖。

“小统子,你说我什么时候醒过来合适?”

这宫里的太医还是有些本事的,看她脸色确实比之前好了很多。她人在空间里,外面身体上的伤却是真实的。如今她的身体好了不少,等意识回归的时候也就不会那么难受。

小统子闻言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主人想什么时候醒来都行,你外面身体的伤已经治疗的差不多了。即便现在醒过来,也不会惹什么怀疑。主人虽说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可下面是有一条河流的。”

林娇娇点点头:“嗯,你说的有些道理。那就再等两日,我便苏醒过来吧。”

君文渊一如前几日一样,坐在床榻边上,拉着她的手说着话。都是一些琐事,但他说的极为有趣。

林娇娇听着,嘴角都忍不住上翘。也从皇上的口中听到了许多朝臣不为人知的一些事情,还有他的一些计划。

“娇娇,你说过要陪着朕一起走到朕真的掌控整个大宴。你不能对朕失言,所以你一定要醒过来。”

林娇娇看着她,眸光一闪。她超空着身体,让指尖微微动了一下。

既然她决定过两日便要醒过来,这之前自然要弄出一些迹象出来,不然醒的太过于突兀。

君文渊感觉到自己握着的小手似乎动了一下,他眸子里染上几分的惊喜,立刻朝着外面喊了一句。

“将太医都给朕召进来,贵妃刚刚好像动了一下。”

守在外面的常海听到里面的声音,立刻跑出去将几个太医给叫了进来,然后一起走进寝殿。

看着几个太医要行礼,君文渊摆摆手:“先给贵妃看看,她刚才手指动了几下。”

几个太医闻言也十分的激动,贵妃娘娘可赶紧醒过来吧。不然他们每一日过的都战战兢兢的,就怕哪一日皇上一个不高兴要了他们的脑袋。

赵太医仔细为贵妃诊过脉,又查看了她的眼睛和舌头后,舒了一口气:“贵妃的身子恢复的很好,若是出现了手指动的情况,这应该是要苏醒的前兆。”

其他太医见赵太医如此说,也都纷纷附和。

皇上闻言也是龙心大悦,只要小贵妃能醒过来就好。他心情一好,给了几位太医赏赐,让他们继续用心的医治小贵妃。

君文渊一直到常海提醒他该去景婕妤那里,他才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

景婕妤这边有些紧张的坐在桌子前,上面摆放着一桌子的菜。她面露温柔的笑容,亲自给皇上倒了一杯酒。

“皇上,贵妃娘娘怎么样了?还没醒吗?”

君文渊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随后温声道:“爱妃竟如此关心贵妃,朕心甚慰。”

景婕妤闻言露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开口道:“虽然平日里臣妾与贵妃有些小冲突,但如今贵妃昏迷不醒,臣妾还是很担心的。毕竟皇上如此喜欢贵妃娘娘,若贵妃娘娘真有什么事,皇上肯定很伤心,皇上伤心,臣妾也会很难过。”

君文渊闻言一愣,这话可不像是景婕妤会说出来的。看来她到皇贵太妃那里,可是学了不少东西。

“爱妃对朕真是情深义重。”他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带着几分温柔的眼眸望着她。

景婕妤仿佛耀眼就要沦陷在那双迷人的含情眸中,仿佛那眸子里只有她一人一样。

滚烫的脸颊染上几分的红晕,她害羞的低下头:“皇上是臣妾的夫君,是臣妾的天。只要能让皇上开心,让臣妾做什么都行。”

用完晚饭,景婕妤陪着皇上散步消食。当听说贵妃有苏醒的迹象时,眸光闪动了一下。

她绝对不能让他醒过来!

“那真是太好了。”她欢喜的开口,脸上全然是一派真诚的笑意。

君文渊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常海,见对方点点头,这才开口道:“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去安置吧。”

淡淡的馨香在寝殿内萦绕,君文渊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床榻上的女子,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

从景婕妤住处离开后,常海抬眼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皇上,犹豫了一瞬,还是开口询问。

“皇上,是回龙章宫还是天娇宫?”

君文渊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沉思了一瞬,缓缓开口:“天娇宫。”

哪怕她昏迷不醒,他也只想将她拥入怀中,如今抱着她,他才能安然入睡。而且他希望,她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人是他。

当看到皇上到来的时候,林老夫人和林夫人也非常的惊讶。不用去打听,她们都知道皇上今日去了景婕妤那里。

可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皇上,两人觉得有些接受无能。不过还在反应都很快,立刻行礼。

“参见皇上。”

君文渊让两人起身,然后温声道:“外祖母和大舅母下去休息吧,这里有朕照顾就好。”

林老夫人和林夫人对看了一眼,然后默契的行礼告退。

总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大秘密是肿么回事?

让伺候的人都退下,君文渊脱了外衣上塌,将人小心翼翼的圈入怀中。闻着熟悉的味道,他心底一片的安宁,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一夜无梦,天还未亮时常海便悄声进来将皇上叫醒了。毕竟还要回景婕妤的住处,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君文渊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依然昏迷着的小贵妃,带着几分不舍离开了天娇宫。

景婕妤懒散的靠在椅子上,看着镜子里多了几分妩媚的自己。她唇瓣微微抿着,心情似乎十分的不错。

“娘娘,景夫人求见。”

“让她进来吧。”

今日天气晴朗,狩猎就恢复了。皇上一大早立刻的时候吩咐过宫人,让她睡到自然醒。所以今日她并没有去参加狩猎,而是留下来等着母亲的回复。

景夫人被带进来,然后规矩的行礼。

“母亲快起来。”景婕妤依然亲昵的将人扶起来,拉着到自己身边坐下。

让人给母亲奉上茶,她便直接开口询问:“父亲的答复是什么?”

“一切都听从娘娘的安排。”景夫人闻言,开口道。

她其实内心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妥当,可自己夫君已经答应下来,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景婕妤闻言露出了一抹笑容:“本宫就知道,父亲一定会答应的。”看着有几分担忧的母亲,她凑到她的耳边:“母亲放心,此事皇贵太妃也会帮忙的。”

景夫人闻言一愣,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女儿:“皇贵太妃?你什么时候同皇贵太妃扯上关系了?”

皇贵太妃的身份实在是有些敏感,只要先皇的老臣都知道,皇贵太妃同太后和当今皇上之间的那点恩怨。虽然面上皇上和太后对贵妃不错,可真正的关系可并不和睦。

女儿同皇贵太妃走近,真的没问题吗?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