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猛犸族族长的谋算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54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冯昭仪走进来,看到虚弱的靠在软枕上的贵妃,快步上前行礼。

“臣妾参见贵妃娘娘。”

林娇娇面露一抹虚弱的笑容,抬抬手:“快起来,初雪上茶。”

初露几人搬了三个椅子过来给三人,然后便退了下去。初雪奉上茶,也紧跟着退了下去。

“贵妃的身体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冯昭仪目光之中带着几分的担忧,出口询问道。

林娇娇看着她眼底真切的担忧,露出一抹真诚的笑容。这一抹柔软的笑容,一下恍了三人的眼睛。

三人心中忍不住感叹,贵妃娘娘是真的很美啊。难怪皇上那么喜欢,若她们是男子,怕是也要被迷倒了。

林娇娇看着三人恍惚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疑惑。她轻轻咳嗽了一声,将三人的注意力拉了过来。

“嗯,已经好了很多。太医说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到底伤了身子,需要好好静养一段时间。”

“那就好,不过贵妃娘娘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受伤那么重,这么快就好起来也是奇迹,娘娘果然是个有大福气的人。”

林娇娇扯了扯唇瓣,轻声道:“若不是下面有一条河流,怕是我也不能活着回来了。”

三人对看一眼,随后冯昭仪开口道:“这几日娘娘昏迷着,可是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

林娇娇闻言,来了几分兴趣。之前她在空间里,也只是能看到过来看望她的人都在做什么。对于狩猎场那边,她还真无法看到。

“哦?有什么有趣的事?”

“最开始几日猛犸族的男子不是一直夺得第一,后来唐家的唐子瑜下场后,猛犸族的人就再没拿过第一。而每次唐子瑜都是比第二的猛犸族男子多一个猎物,臣妾觉得他绝对是故意的。”

林娇娇闻言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她也觉得唐子瑜肯定是故意的。

“那猛犸族的人脸色肯定很难看。”

“是啊,今日猛犸族的族长还亲自下场了,也不知道猛犸族的族长能不能压过唐子瑜,若是没得第一,啧啧……”

冯昭仪啧啧了两声,她可是听说猛犸族的族长骑射可是一把好手。哪怕成为族长后很少再练骑射,但应该也比唐子瑜这么一个年轻男子要厉害吧。

“谁知道呢,不过到是没想到被成为纨绔的唐家少爷竟然骑射如此了得。看来传言什么的,也不是尽可信的。”

静修仪喝了一口茶,然后感叹道。

林娇娇闻言轻笑一声:“是啊,这次怕是也会入了皇上的眼吧。毕竟这些年狩猎大宴总是被猛犸族压一头,他这次也算是为大宴争光了。”

她可是知道唐子瑜是皇上的心腹之一,有很多事情都会交给他私下里去处理。她勾了勾唇瓣,就是冲着唐子瑜,皇上对淑妃也会多几分的包容。

“这唐子瑜若是入了皇上的眼,唐家怕是也会重新走入权利中心了。”

冯昭仪顿了顿,接着道:“淑妃可真有福气,唐子瑜若是入了皇上的眼,她的地位怕也会水涨船高。”

前朝后宫向来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然他们这些不受宠的妃嫔怕是在后宫也不会过的这么舒坦了。

“你和静修仪的娘家也很受皇上看重,何必羡慕旁人。只要家族得力,咱们自己再谨慎一些,平安舒坦的过完这辈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她微微垂下眼眸,轻声低喃:“就怕太过贪心,被欲望蒙住了眼,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终身的事来。”

听到贵妃的话,三人都不由得沉思起来。

自古以来多少后宫妃子争宠的时候都会让自己的手染上鲜血,什么腌臜的手段都有。不然也不会有人说女人的战场虽然没有硝烟,但并不比男子战场差。

可手段过于狠辣的妃嫔,自古以来确实也没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毕竟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做了坏事总有一天会被发现的。

见三人不知在想什么,林娇娇也没出声打扰他们的思绪。而是懒散的靠在软枕上,摩挲着锦鲤胎记。

过了好一会,三人才收回思绪。

“我听说,猛犸族的族长似乎想要将那阿茹娜送进宫中成为皇上的妃嫔。咱们后宫可是很久都没有猛犸族的女子了,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同意。”

冯昭仪有些好奇,听说从前猛犸族女子在后宫的位分都很高。整个后宫有三分之一都是猛犸族女子,高位分之中更是占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可以说后宫就是猛犸族女子的天下。

“皇上肯定不会同意。”

依照她对皇上的了解,他可不会让猛犸族的女子入宫为妃。这猛犸族的野心可不小,这些年看似安分了不少。可从这狩猎上好不相让的作风,就可看出他们野心不死。

“但我瞧着那阿茹娜同皇贵太妃走的极近,若是皇贵太妃出手的话,那还真说不准。”

静修仪一直都不喜欢皇贵太妃,她也是算是后宫的老人,自然知道皇贵太妃同太后和皇上的那么点子恩怨。当初先皇宠爱皇贵太妃,皇贵太妃可是神奇的狠,手段狠厉,只要鲜黄色稍微宠爱个新人,都会她打压。

她行事张扬,连皇后都不放在眼中,可先皇却纵着她。若是皇后对她做过什么打压,众人也能理解。可如今的太后当初的皇后,可是几位大度之人,对后宫的妃嫔都很好,是个非常称职的国母。她从来不会打压任何人,处事公允。

冯昭仪闻言却是冷笑一声:“但你可别忘记了,如今可不是先皇那个时候,她想怎样就怎样了。”

舞贵人听着他们说话,满头的雾水。不过她也不傻,从中也知道皇贵太妃怕不是表面那样安分的人。心中暗暗决定,以后离皇贵太妃远一些。

几人又聊了一会,见林娇娇眉宇间露出几分的疲倦之色,三人便起身告退了。

林娇娇捂住嘴角打了个哈欠,小统子为了不让人发现端倪,她意识回归身体后可是真切的能感觉到身体的虚弱。有些恹恹的趴在软枕上,她将初雪叫了进来。

初雪走进来,快步来到床边:“娘娘,可是有事吩咐?”

林娇娇看着初雪越发沉稳的脚步,眼中露出几分的满意之色。

“你的功夫练的如何了?”

初雪闻言一愣,随后开口道:“已经小成,暗雨姑娘说按照这个速度进行,奴婢很快就能学成。”

提起这个,初雪心里就十分的开心。自己学成后,就能好好的保护娘娘了。

这话倒是让林娇娇有些惊讶,暗雨平日里话不多,能如此说初雪已经算是很高的评价了。不过想到那武功秘籍是空间出品的,也就不觉得大惊小怪了。

而自己给家里的武功秘籍可是升级礼包里给的,比商场的要好太多,不知道父亲和哥哥们练了没有。

“恩,不错,继续努力。”

林娇娇毫不吝啬的夸赞了一番,看着美滋滋想初雪,眸色柔和了几分。她想着身边几个大宫女所擅长的东西,心中了定数。

主仆两人说了一会话,看着自家主子说着说着就睡了过去。初雪替她盖好被子后,悄声退了下去。

而此时的狩猎场却十分的热闹,君文渊从林娇娇那里出来后就直接带着人回了狩猎场。

今日的狩猎已然接近尾声,参加狩猎的人都从林子里陆续回来。

而这一次唐子瑜已然夺得了第一名,皇上的心情格外的好。小贵妃苏醒,唐子瑜又再次为他挣得了面子。龙心大悦之下,自然也十分的大方。

他将唐子瑜叫了出来,然后接过常海递过来的一把长剑。

“这是朕最心爱的一把长剑,今日你夺得第一名便将它赏赐给你。希望你以后拿着它,能所向披靡。”

唐子瑜看到那把长剑的时候眼睛一亮,随后立刻跪在地上,声音洪亮。

“臣定不让皇上失望。”

君文渊亲自将剑放到他举起的双手之中,随后将人给扶了起来。

看着两人互动,不少人看着唐子瑜的目光都变了一些。皇上如此举动已经很明显,这是打算重用唐子瑜。不过想到唐子瑜在骑射上的功夫,也不会觉得很惊讶,只是小心思都开始盘算起来。

淑妃坐在一边,看着皇上如此看重自己的哥哥,心里也十分的骄傲,腰板不自觉的挺直了几分。

猛犸族族长见此,面上忽然大笑一声:“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啊。”

君文渊闻言微微一笑,让唐子瑜退下去,然后看向猛犸族的族长道:“朕看着你也不减当年风采。”

互相吹捧了一下,猛犸族族长突然开口相邀:“明日不如皇上也下场一次,咱们比比如何?”

君文渊眸底闪了闪,微微一笑:“好啊。”

约定好后,今日的狩猎也就结束了。众人都跟着皇上回了行宫,而皇上直接去了天娇宫。

看着正扶着宫女在地上走的小贵妃,君文渊眉心一皱,立刻快步走过去。

宫人见到皇上,呼啦啦跪了一地。

他让人起来后,扶起要行礼的小贵妃,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下地了,身子受得了?”

林娇娇闻言露出一抹温软的笑容:“没事的,臣妾询问过太医,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适当的下地走动,更有助于恢复身体。而且臣妾觉得身体已经无碍,你看臣妾的面色是不是红润了很多?”

君文渊仔细一看,小贵妃脸色确实比他上午来的时候要好了很多,好像并不是很虚弱的样子。

“嗯。”他点点头,扶着她走了一会便强行将人抱回了床榻上安置好,然后自己坐在一边将人圈入怀中。

林娇娇也没挣扎,整个人好像没有骨头一样的靠在皇上的怀中。

“明日朕会下场同猛犸族的族长下场比一场。”

林娇娇闻言一愣,抬起头看像皇上,随后微微皱眉:“他们不会不安好心吧?”

君文渊闻言嘴角一抽,什么时候小贵妃如此敏锐了?不得不说,还真被她给说中了。

他虽不知道他们在林子里安排了什么,但他知道他们不敢要他的命,怕是想要让他受重伤无法理朝政。大概后面就是推锦王出来,代理国事。

“娇娇是在担心朕吗?”

他凑到她的耳边,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小巧的耳垂上,引得小人身子轻颤了一下。

林娇娇脸颊绯红,嗔了一眼皇上:“人家说正经的呢。”

君文渊低沉的笑了一声,然后将人圈的更紧了一些:“放心,朕自有安排。”

林娇娇闻言回头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自信的皇上,嘴角也跟着微微扬了扬,果然自信的男子最好看。

她轻轻的握住那只修长的大手,只轻声道:“不管皇上有什么安排,一定不要拿自己的安危冒险。”

君文渊只觉得心中暖洋洋的,嘴角的弧度大了几分。

“嗯,朕不会拿自己的安危冒险。”

两人又腻歪了一会,君文渊可舍不得累到她。让人传了晚膳,又扶着她慢幔的散了一会步便让她休息了。

“皇上今日会留在这里陪臣妾吗?”

林娇娇眨了眨漂亮的猫眼儿,眼底带着几分的期待望着他。

君文渊摸了摸她的脑袋,低声道:“朕今日哪也不去,留在这里陪你。只是朕还要处理一些事情,你先睡。”

林娇娇点点头,她确实也有些困了。看着常海送了一叠册子进来,高大的男子坐在床边不远处的桌子上处理那叠册子,她嘴角翘了翘,缓缓闭上眼睛。

一夜无梦,第二日一早林娇娇醒来以为身边的人早已经离开,可当看到那张熟悉的盛世美颜,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看着小贵妃一脸懵然的样子,低沉的笑声从薄唇中溢出。

“娇娇是不是很惊讶?”

林娇娇点点头,然后揉了揉带着惺忪睡意的眼眸,嗓音软软的:“嗯,臣妾以为皇上已经离开了。”

君文渊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眸低蕴着暖色:“狩猎又不是早朝,不用起那么早。”

两人腻歪一会,君文渊便将伺候的人叫了进来。常海同初雪几人离开,他走过去伺候皇上穿衣。初雪几人伺候贵妃穿衣梳洗。

等两人都收拾好,早膳已经摆上了。

“你乖乖在呆着,等朕回来陪你。”

她夹起一个水晶包放到他的碗中,柔声叮嘱。

林娇娇咬了一口鲜嫩多汁的包子,看了一眼皇上,沉思了一会后小声道:“臣妾也想跟着去看看。”

君文渊闻言皱了皱眉头:“你身体才刚恢复一些,还是在宫里好好养着吧。”

林娇娇扯了扯他的袖子,水汪汪的眼眸盯着他:“皇上~”

听着那软软的撒娇声,君文渊觉得再来几声他可能就要缴械投降了。

“不行,秋日里凉,你身子现在弱承受不了。”

林娇娇又撒娇了几次,见皇上意志坚定,索性也不再继续撒娇。

“好吧,那臣妾都听皇上的。不过皇上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危,不要让臣妾担心。”说着她从脖子上摘下来一个玉坠子,将它套在了皇上的脖子上藏进他的衣襟之中。

“这是经过大师开光过的玉坠,有保平安的功效,臣妾自小带到大。皇上您一定要带在身上,这样臣妾也能放心一些。”

这是她在系统商店里买的玉坠,确实有保平安的作用。她在后宫要过的肆意,皇上必须一直平安无事才行。

君文渊点点头,摸了摸她的小脸:“好,朕会一直戴着的。”

林娇娇见他应下,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两人吃碗早膳,皇上留下来陪她说了会话这才带着常海离开。

林娇娇看着皇上离开的背影,眼皮子莫名的跳了跳。

狩猎场上皇上换上了小贵妃为自己亲手做的骑装,他骑在高头大马上,整个人如同出窍的利剑,锋芒毕露。

猛犸族族长此时骑着马来到他的身边,脸上依然是那爽朗的笑容。

“哈哈,一会皇上可要让着我这老人家一些,不要让臣输的太惨。”

君文渊淡淡扫了一眼猛犸族族长:“好。”

猛犸族族长:……

你这么不谦虚你家人知道吗?

人到齐后,狩猎便开始了,君文渊率先骑着马带着护卫队朝着林子跑去。

毕竟是一国之主,哪怕是在皇家狩猎场上,侍卫也是要随身保护的,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一队人在林子里穿梭,渐渐往林子深处靠近。

君文渊此时已经狩猎了不少猎物,他停下后扫了一眼,嘴角微微翘了一下。此处十分的幽静偏僻,因为靠近深处怕也没什么人会过来。

跟在身边的严明骑着马来到皇上的身边,他眸子朝着四周扫了一眼,随后压低声音道:“皇上,他们怎么还不动手?”

君文渊闻言垂下眼眸,耳朵轻微动了一下。

“来了!”

严明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一群人黑衣人给围了起来。

“狗皇帝,拿命来。”

黑衣人之中有人高喊了一声,然后这群黑衣人便齐齐向着他们出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