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娇娇,今晚留在龙章宫吧?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82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林娇娇秀气的眉头紧紧皱着,这人若是宫中的侍卫,那可真的不太好查了。她沉思了片刻,才缓缓开口。

“你好好休息,这些日子就不用到身边伺候了。”

萱乐点点头,她知道自己的脚骨折了,硬是到贵妃身边伺候怕是会添麻烦,还不如等彻底养好了再回来伺候。

林娇娇又吩咐她几句,然后带着人离开。没一会,让人送了不少的东西过来。

回到自己的寝殿,林娇娇歪在贵妃椅上。看着外面依然没有减弱的雨势,今日怕是也不用去龙章宫陪皇上了。

只是想到同凤卫的人约好见面,也不好失约。

正当她不知道该如何做的时候,林嬷嬷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脸上带着笑意。

“娘娘,这是皇上赏您的点心,刚刚御膳房那边送过来的。”

林嬷嬷将食盒放到小几上,然后打开将里面的两盘子点心拿了出来。

盘子不大,每个盘子上面也就只有六块点心。而且点心特别的小,林娇娇觉得把所有点心都吃光,她也不会觉得会撑到。

这点心看着软糯糯的,应该不错。

“去做杯奶茶,陪着点心吃正好。”

林嬷嬷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林娇娇目光落在点心上,伸手捏了一块放入口中。

果然如同她想的一样软糯清甜,只是刚咀嚼两下,轻轻一吐,吐出了一块折叠着的纸条。

她愣了一下,随后将那纸条打开。看到上面的字,嘴角一抽。

厉害了,wuli凤卫!

三日后,老地方见。

林娇娇将纸条收好,等着晚上燃上烛火后毁掉。

奶茶很快就准备好了,林娇娇腿上盖着毯子,一手拿着奶茶,一手捏着点心吃着,看着就十分的惬意。

只是她的心情却没有现在看着的那般惬意,有人将手都伸到她面前来了,可她找不到这只手的主人。这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让她心里有些窝火。

林嬷嬷坐在一边的矮墩上,看自家娘娘眉心轻轻皱着,便出声道。

“娘娘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林娇娇将萱乐的事说了一遍,然后轻叹一声:“这件事怕是不太好查。”

“娘娘,您如此兴师动众的找萱乐,如今怕是整个后宫都知道您身边的大宫女被人打昏丢到了枯井之中。既然大家都知道了,您何不直接告到皇后那里,皇后娘娘可是后宫之中,这件事合该交给皇后娘娘去查。”

林娇娇一听,眼睛亮了起来。

对啊,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而且皇后当时也派了她宫中的太监帮忙找人,她去找皇后娘娘为自己做主也说的过去。

“林嬷嬷,还是你聪明。”

林娇娇心情好了一些,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她看了一眼外面打大雨,心里打定主意等雨停了她就去皇后凤栖宫坐坐。

这场大雨连续下了两日,在第三日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天空碧蓝如洗,阳光倾斜而下,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泥土味。

“外面可真冷啊。”

初露从外面进来,散了散身上的凉气,这才过来给主子梳妆打扮。

林娇娇看了一眼外面放晴的天空,淡淡的吩咐道:“梳的简单一些,妆容今日也淡一些,一会本宫要去凤栖宫拜见皇后娘娘。”

对于萱乐的事她们都知道娘娘的打算,初露瞬间就明白了自家娘娘的意思:“娘娘放心,奴婢懂您的意思。”

过了一会初露弄完,开口问道:“娘娘可满意?”

林娇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脸微微有些苍白,眼底带着淡淡的青色,眼角绯红惹人怜爱。

“嗯,不错。”

她挑了一条素淡的长裙,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莲花的味道。她抿了抿唇瓣,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抹弱弱的笑容。

这熟悉的白莲花气息!

“准备鸾轿,咱们去凤栖宫。”

林娇娇带着人来到凤栖宫,很快就被人请了进去。当看到坐在里面陪着皇后说话的几位嫔妃,心里惊讶了一瞬。

没想到今日来的人还不少,淑妃、慧嫔、景婕妤和几个面生的小妃嫔。看着几人脸上都带着笑意,可见聊的不错。

她慢悠悠的走上前,福乐福身子:“臣妾参见皇后娘娘,给皇后娘娘请安。”

“妹妹快起来,你这身子还没有恢复呢,快坐下吧。”

皇后看着有些憔悴的林贵妃,脸上端着温和的笑,温声开口。

等林娇娇坐下后,淑妃等人起身给她行礼。

“参见贵妃娘娘。”

林娇娇摆摆手,让几人起来。

让人给贵妃上了茶,皇后才接着询问:“贵妃今日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起身她心里已经有了些猜测,毕竟前日长乐宫里的大宫女萱乐被人打昏丢到了枯井之中可是惊动了满宫的人。

提起这个,林娇娇的眼圈就红了起来,配上她此时的妆容,整个人楚楚可怜,即便是女子看到都忍不住心软。

“皇后娘娘可要为臣妾做主,臣妾宫的大宫女萱乐被人打昏丢到了枯井之中。若不是臣妾的人找到的及时,现在怕就是一句尸体了。况且萱乐怎么说也是从御前到臣妾身边的,自然同一般的宫女不同。她尽早醒来,说是隐约看到打昏她的人身上带着配剑,怕是宫中的侍卫。”

说这话的时候,林娇娇眼角余光注意着淑妃、慧嫔和景婕妤的神色。

其实慧嫔是可以排除的,她刚入宫不久,家中也没那个能力在宫中安插人,不过到底是书中的女主,女主光环还是很厉害的,她可不能掉以轻心。

淑妃看着神情并没有什么可疑,可这宫里哪个不是戏精。倒是景婕妤,今日好似格外的安静。

“确定是宫中的侍卫?”皇后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她也没想到贵妃会跑到她这里来让她做主。

若是换成以前她还能高兴一下,可这件事涉及到了宫中侍卫就不好查了。

“萱乐说那人打了她一下,她并没有立刻昏过去,挣扎的时候看到了对方带着配剑,想要看清对方的面容时又被打了一下才昏过去的。”

当然这都是假的,不过当时到底怎么样,只有那侍卫知道。至于这背后的人知不知道,她一点都不在乎。

“娘娘,您一定要查清楚此事。找出背后之人,此人心思歹毒。今日敢对长乐宫的大宫女下手,明日就敢动凤栖宫的人,旁的妹妹们宫里的人怕是也会遭到暗害。而且若是不找出此人,怕是会让后宫都人心惶惶。”

听到这话,皇后面色凝重起来,贵妃说的这句话不错。若是不找出这人,后宫的宫人怕是都会人心惶惶。

见皇后似乎还有些犹豫不决,林娇娇拿着帕子擦了擦眼角:“萱乐怎么都是从御前调过来的人,娘娘若是不愿意查此事,那臣妾只能去求皇上了。”

皇后心底划过一抹不悦,面色也冷了下来,语气淡淡:“这么点小事就不要惊动皇上了,如今皇上正在养伤,若是耽误了皇上的恢复,贵妃可担当的起?”

林娇娇可不怕皇后动怒,她吸了吸鼻子,声音弱弱的,仿佛皇后欺负了她一般。

“臣妾自然也不想劳烦皇上,可这背后的人必须找出来,这也是为了皇上的安危考虑。宫中的侍卫有这样的人,谁能保证对方哪一日不会伤到皇上?”

此事一旦上升到皇上身上,皇后自然也不敢敷衍,不过依然皱眉冷冷的道:“此事本宫自会让人去查,贵妃若是没别的事情就先回去吧。”

林娇娇的目的达到,也不愿意呆在这里招人烦。她缓缓起身,朝着皇后福乐福身子。

“那臣妾就先告退了,不打扰皇后娘娘同给位妹妹说话。”

带着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凤栖宫,出了凤栖宫坐上鸾轿,脸上暗楚楚可怜的神色一收,懒散的靠在身后的靠垫上。

“去龙章宫。”

对于皇后能否查出背后的人她也没什么把握,还是去看看皇上那边吧。

龙章宫中,君文渊正处理着一份加急的秘信。

常海从外面进来,小声的禀报:“皇上,贵妃娘娘来了,正在外面求见。”

君文渊手下的笔一顿,吩咐道:“将贵妃请进来。”

常海心中再一次震惊了一下,皇上这是连处理秘信都不避着贵妃娘娘了?

收起心中的震惊,将贵妃的地位又往上升了升,他立刻转身恭敬的将人请了进来。

林娇娇跟着常海一起进来,看到皇上正在小几上写着什么。她盈盈上前,福身行礼。

“臣妾参见皇上,给皇上请安。”

君文渊刚好回完信,将笔放下后,温声道:“快起来,到身边坐。”

林娇娇将身上的披风脱掉交给常海,散了散凉气才走到皇上身边。她只轻轻扫了一眼小几,便收回了视线。

“皇上既然是在养伤,可不能太辛苦了。”

她坐到床边,软软的开口。

君文渊拉着她有些冰凉的小手,用自己的大手帮她暖手。听到她的话,扯唇一笑。

“嗯,那爱妃既然过来了,今日就继续给朕读折子吧。”

林娇娇:……

现在收回刚才说的话,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林娇娇软软的靠进皇上怀中,将自己去凤栖宫的事告诉了皇上。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才开口道。

“这件事也不知道皇后娘娘能不能查出来,毕竟涉及到了后宫的侍卫。”

君文渊面色沉了下来,这宫中的侍卫若是真出了这样的人,他是肯定不会允许的。

“此事你不用再管了,朕会让人去查。”

林娇娇点点头,满眼信任的看向皇上:“皇上,你若是查到那侍卫的话,能不能顺便也查查是什么人指使他将萱乐打昏丢到枯井之中。不查出背后的人,臣妾这心总是有些不安。”

君文渊伸手将人搂紧,看着她那双漂亮的猫眼儿里的彷徨和担忧,心里一疼。

“其实有能力做到这件事的人,后宫之中就那么几个。”

听到皇上的话,林娇娇抿了抿唇瓣:“皇上是想说此事很有可能是皇贵太妃所为?难道是给臣妾的警告吗?”

君文渊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朕会给你报仇的。”

林娇娇软软的点点头:“嗯,臣妾就知道皇上最好了。”

他眼底划过一抹笑意,然后松开楼着她的手,捏了捏她的鼻子:“既然朕这么好,那娇娇便继续帮朕读折子吧。”

林娇娇点点头,很是自觉的拿起小几上那一摞子的折子,开始一本本的读了起来。

在龙章宫用了晚膳,林娇娇才离开。她依然找了理由将初雪支开,很快那宫女又出现,她将蓝色的册子给了对方。

对方接过册子并没有翻看,只行礼后就离开了。

林娇娇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一脸的懵。这是什么情况,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她轻轻摇了摇头,还真是怪人。而此时被支开的初雪也回来了,她有些气喘吁吁的开口道。

“娘娘,奴婢找了一路也没找到您掉的东西。”

林娇娇眼底划过一丝愧疚:“可能是本宫记错了,不过就算丢了也没事,也不是什么太值钱的东西,回去吧,本宫有些累了。”

初雪闻言点点头,然后扶着自家娘娘坐上鸾轿往长乐宫的方向离开。

龙章宫中,皇上慵懒的靠在软枕上。手指轻轻的转动着玉扳指,面容冷峻。

常海站在一边,微微低垂着头,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从贵妃离开后,皇上就一直冷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谁又惹皇上不高兴了。

“常海,传到秘旨给唐子瑜,让他即刻动身去往西北军,另外让人将这封信送到林老爷子手中。”

他将一块玉佩放到了信中封好,连同一封早就写好的圣旨一并交给了常海吩咐道。

常海接过信和圣旨,立刻躬身道:“是,奴才这就去办。”

看着常海离开,君文渊沉默了一会,然后接着淡淡的道:“朕记得皇贵太妃身边有一个很得宠的小太监,派人将他抓起来弄昏,丢到冷宫那边的枯井。”

“是,皇上。”

日子一日日的过去,可皇后那边依然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林娇娇并不着急,如今萱乐的身子修养的很好,除了脚上的骨折,其他伤都已经好了。

这一日林娇娇看着堆积在小厨房的土豆,寻思了一会让初晨用土豆做了许多的零食。

薯片、薯条、土豆泥等等小食,然后让人送到太后皇上和冯昭仪几人宫中。

她歪在矮塌上,接着烛火看着书。

林嬷嬷从外面进来,见她在看书便开口道:“娘娘,夜里看书伤眼睛,您还是休息吧。”

林娇娇看着有些昏黄的烛光,揉了揉眼睛。确实看时间长了,眼睛会有些酸涩。

要是有电灯就好了,可惜这里要研究出来发电机有点困难。

突然想到什么,她眼睛一亮。让林嬷嬷准备笔墨,她在宣纸上勾勾画画了一会,然后拿起来吹干。

对于自己的杰作,林娇娇表示很满意。

将宣纸叠好后收起来,她捂住嘴角打了个哈欠:“歇息吧。”

第二日她正用着早膳,初雪从外面进来,来到自家娘娘身边开口道。

“娘娘,昨日夜里皇贵太妃宫中的一个小太监被人打昏扔到了枯井之中。人尽早发现的时候,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说道这,初雪都有些唏嘘不已。幸亏娘娘一直让人找萱乐,若是她们也是第二日才找到人,不知道会不会也是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

林娇娇闻言险些被自己口中的鲜虾粥给呛到,皇上这报复真是简单粗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也不知道谁那么厉害,竟然敢动皇贵太妃宫中的人。”

初雪忍不住感叹,随后皱眉道:“娘娘,你说会不会是当初打昏萱乐那人?你看这手法都一模一样。”

林娇娇暗暗抽了抽嘴角,轻咳了一声:“谁知道呢,不过这件事咱们就不用管了,相信皇后娘娘会查明真相找出凶手的。”

龙章宫里君文渊看着心情十分愉快的小贵妃,眼底划过一抹笑意。

“什么事让朕的娇娇如此高兴?”

林娇娇挨着皇上坐着,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皇上明知故问。”

君文渊顺手搂住小贵妃纤细的腰肢,笑的十分宠溺:“看来朕为你报仇的方法你很满意。”

“那是自然。”

林娇娇点点头,皇贵太妃手里有先皇给她留下的一队暗卫。皇上想动她并不容易,况且留着皇贵太妃也是控制锦王的一个人质。

她并没有想要除掉皇贵太妃,起码这个时候不是好时机。

君文渊将人拉近一些,头抵着她的额头,小声道:“总有一天,朕会让你亲手报仇。”

林娇娇嘴角微微上扬,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君文渊眸色一深,大手扣住她的后颈,不断的加深这个吻。直到林娇娇感觉有些快要窒息,他才松开她。

林娇娇趴在他的肩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娇娇,今晚留在龙章宫吧?”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