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好像有些事情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86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凤月看向坐在贵妃椅上的女子,容貌娇美倾城,一身的华贵之气。只懒散的歪在那里,就让人移不开目光。

她回忆了一下开国皇后的画像,两人虽然容貌气质不同,但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极其的自信,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浑然天成的灵气。

凤卫是开国皇后一手创办建,到现在已有百年历史。而凤卫有一条规定,相让凤卫听从,必须是拥有凤令和通过考验之人。而除了凤卫的老大,没人知道还有一个规定,那就是如果一个人能将那本蓝册子上的问题全部答对,那么从此以后凤卫只听从此人的命令。

这百年来,还没有一人能够将上面的问题全都答对。如今终于出现一人,她自然要亲自过来拜见。并将一切都交代清楚,如今凤卫的实力以及人数。

林娇娇吩咐上茶,然后让初雪几人守在门外。她将目光落到了冥月的身上,开口道:“看你通身的气度,应该在凤卫之中身份很高吧。”

冥月只是惊讶一瞬,随后恭敬的道:“主子猜的没错,属下是凤卫的首领。此次属下过来,是向主子说一下目前凤卫的情况。”

林娇娇扫了一眼凤月对自己的好感度,竟然还挺高。她在心中寻思了一下,随后嘴角一抽。这个时代的暗卫对主子的好感和忠诚度极高,哪怕所谓的主子要他们去做伤天害理的事,他们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去做。

她不知道是该怎么评价它们,毕竟他们的忠心是不容置疑的,但这种忠心也算是一种愚忠了。

“哦?那你就说说现在凤卫的情况吧。”

她淡淡的开口,伸手接住跳向自己的小奶猫。这小家伙又偷偷溜过来找她,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撸了撸小奶猫柔软的皮毛,心中十分的满意。

冥月听命的点点头,然后徐徐将凤卫目前的情况道来。

听完冥月的话,林娇娇这才了解到整个凤卫目前的情况,还有那条很隐秘的规定。

目前凤卫有六十一人,除了冥月这个首领以外,还有五位长老,她们各自管理着凤卫的财政、刑罚、特训、接到任务的安排和治疗。

而这六十一人每个人都有极为擅长的本领,有人善于打听消息,有人善于赚钱,还有人的功夫极高,而凤主一旦发布任务,安排任务之人会根据任务的内容而安排适合的凤卫去执行。

拥有这六十一人,她完全就拥有了一个消息网,而且还有足够的人手供她吩咐了。就算有一日君文渊对自己变了心,她依然能够在这世上肆意的随心生活。

“虽然你说以后凤卫只会忠于本宫一人,但本宫这人向来不会太情谊的相信别人。你们若是能帮本宫完成一个任务,那本宫便相信你们的能力和忠心。”

“请主子吩咐。”冥月闻言没有露出任何不悦,反而恭敬的开口道。

“我要你们调查清楚皇贵太妃手中的暗卫有多少人,他们的实力如何?”

她如今将皇贵太妃得罪狠了,那可是个极其记仇的女人。上次对自己身边的萱乐下手,那不过是一个警告。可她同林家都是站在皇上身边的,总有一日是要对上的。

君文渊那个腹黑谨慎的帝王都极为忌惮皇贵太妃,这就说明对方手里的暗卫还有那个遗旨很重要。

遗旨的内容她大概能知道一些,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对方手中的暗卫实力如何。这样她也可以做出应对之策,不然敌人在暗她在明,太过于被动了。

“是主子,凤卫会竭尽全力的去查清楚此事。”冥月说完,恭敬的问道:“主子可还有不清楚的地方,或者是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林娇娇摇摇头:“没有,不过本宫若是有事吩咐你们去做的话,要如何联系你们?”

这几次都是凤卫的人主动来联系她,若是她想要让她们做什么事,要怎么联系她们呢?

“属下离开后,凤卫会派来两人过来暗中护着主子。到时候主子有什么吩咐,让她们去做就行,到时候她们会自行传达给属下这边。”

林娇娇了然的点点头,这么算起来,暗中保护她的人也不少了。人生安全得到了保障,心情也愉快了不少。

“本宫这边没什么吩咐的了,你先回去吧。”

冥月闻言点点头,然后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她面前。林娇娇抽了抽嘴角,这冥月的轻功看着同君文渊不相上下。

不过这些做暗卫的是不是都喜欢从窗户离开?

看着敞开的窗户,微微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的日子,林娇娇都借口帮着君文渊寻找有天赋的人悄悄出宫。当然每次都会报备一下,偶尔君文渊会陪着她一起。

但今日因为锦王和闲亲往入宫看望皇上,只有林娇娇一人悄悄的离开了皇宫。她让性子沉稳初露服下易容丹,变成她的样子留在长乐宫。

而她自己也服下易容丹成了一个面容普通的宫女,手里拿着皇上给的玉佩,光明正大的离开了皇宫。

她坐上侯在宫门口的马车里,看到坐在车中的自家大哥,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没想到是大哥亲自过来了,娇娇还以为三伯会过来呢。不过娇娇如今变成这个模样,大哥也一眼就认出来了,可真是厉害。”

林玉宸看着自家妹妹,虽然换了一张普通的容貌,可身上那股子灵气却是改变不了,他只一眼就认了出来。

“你是我的妹妹,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认出来。不过你今日出宫,是为了见那位老者?”

林娇娇闻言点点头,随意的靠在马车的车壁上。

“既然同皇上说那老者是我的师傅,那自然是要同意做老者的徒弟。”

那老者对她的好感度不低,所以她才愿意拜师,这样她也不算骗皇上。

马车一路沿着主街道渐渐远离皇宫,因为马车十分的普通,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龙章宫里君文渊靠在引枕上,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锦王和闲亲王。

他轻咳了几下,声音温和的开口。

“锦王和小皇叔怎么过来了?可是朝中有什么事?”

他接过常海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好像这样才能压下他的咳意。

“臣弟听闻皇上这些日子已经可以偶尔下床走动,便来看看皇上是不是已经恢复了,若是恢复了便能上朝执掌朝政了。”

锦王闻言立刻说明来意,他实在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仿佛所有人都在劝说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尤其是她的母妃。

因为他现在同闲亲王共同执掌朝政,她的野心越来越大。他的外祖家竟然有人同闲亲王有接触,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必须在他母妃做出不可收拾之事前,将所有事情了结。

他心中已然有了计划,今日过来就是为了此事,只是他没想到小皇叔竟然也会今日过来,两人在宫门口遇到后就一起过来了。

他想同皇上说的话便也不好开口了,只能再寻时机。

毕竟他的计划有些大胆,很可能不被认同,但他已经没别的选择了。

“嗯,本王来也是同锦王一个原因。皇上若是已经恢复,还是快些回朝堂执掌朝政吧。”

他本以为自己站在高处,她回来寻他时就会看到他。可这才多久那群自以为是的老家伙们就将婚事打到他头上去了。

这些日子他闲亲王府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了,所有人都是冲着闲亲王妃的位置去的。偶尔他出去,也会遇到各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贵女。

什么恶趣味都滚一边去吧,他只想过回原来清净惬意的日子。

君文渊看着两人,从对方的眼中并没有看到任何的虚伪,反而两人都十分的认真甚至带着几分的迫不及待。

此时他忽然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些事情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压下心里这种莫名奇妙的感觉,他只微微一笑道:“朕虽然可以偶尔下床走动,但想要重新执掌朝政怕是还不行,太医说朕目前还不能太过操劳。”

锦王和闲亲王眼中都闪过一抹失望,不过很快两人就恢复如常。

“那皇上可要好好修养,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药材定要同臣弟说,臣弟定帮您寻来。”

“嗯,本王也会是。毕竟皇上可是身系大宴百姓,你身体康健就是大宴之福。”

等到锦王和闲亲王离开龙章宫,君文渊都没弄明白两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常海,你觉得锦王和闲亲王今日来这里关心朕一通,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试探朕的身体是不是恢复了?”

常海一直都站在一边伺候着,按照他的观察,锦王和闲亲王是真的关心皇上身体康复没有。

对于自己看人的眼光,他还是有些信心的。

至少真关心还是假关心,他还看得出来。

“奴才觉得闲亲王和锦王殿下应该是真的关心您的吧。”

仔细斟酌了一下,他才试探性的开口。

君文渊闻言皱了皱眉,对于常海他是绝对信任的,他肯定不会被任何人收买。若他都如此说,看来这次确实是他多想了。

闲亲王和锦王这边一起离开龙章宫,等走出一段距离后,两人放慢了脚步。

“小皇叔听说前几日外家找过您,希望不管他们说什么,您都不要当真。以后若是他们再找您,直接打发走就是。”

锦王踌躇了好一会,停下脚步后,似做了一会的挣扎才开口。

闲亲王也停下脚步,他侧头看向这个皇兄最宠爱的侄子,良久才叹了一口气,缓缓道。

“你的心思本王知道,想来皇上也知道,只是可惜你有一个野心勃勃的母妃。所以不管你如何做,怕是在皇上心中你也无法让他信任。”

这些锦王如何会不明白,但他只能做到自己最大的退让。

“侄儿会让皇上相信的,总有一日我不会再受到这些束缚。”

“祝你好运。”他拍了拍锦王的肩膀,然后越过他朝着宫门的方向而去。

锦王站在原地良久,最后转身朝着自己母妃的宫殿方向走去。

上次进宫他同母妃闹的不欢而散,这么长时间母妃想来应该已经消气了,想到自己的计划,他脚下的步子快了几分。

皇贵太妃这边刚看完猛犸族族长的来信,此时面色十分的阴沉。信已经被她捏成了一团,险些一下子就要砸出去,不过好在理智还在。

这信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她缓和了下情绪,刚要将这封信毁掉就听到通传声。

知道是自己儿子进宫来看望自己,刚才的怒气一扫而空。脸上露出了慈爱欣喜的笑容,忙道。

“还不快将人请进来!”

等宫人退下,她已经没有时间销毁此信了。只能先讲信就近藏了起来,等自己儿子离开后再销毁。

锦王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母妃似乎将什么东西塞到了她坐垫下面。

他眸光闪动了一下,随后面带微笑的走上前行礼。

“儿臣给母妃请安。”

皇贵太妃连忙起来将自己儿子扶了起来,面上的笑容深了几分。

“你许久未进宫,母妃以为你还在生气。”

锦王回握住自己母妃的手,回忆起小时候,那时母妃温柔慈爱,父皇对他也极好,那时大概是最幸福的时候了。

这双手曾经给过他最温柔的拍哄,可如今似乎什么都变了。

“儿臣许久未进宫,是怕母妃还在生儿臣的气。如今看到母妃并没有生气,儿臣就放心了。”

“母子哪里有隔夜仇,娘娘那日在殿下离开后就后悔了。”

伺候在一边的嬷嬷笑眯眯的上前,开口道

皇贵太妃嗔了一眼她,随后看向自己的儿子:“你别听她瞎说!”

锦王温润一笑,扶着自己母妃的手坐到刚才她坐着的贵妃椅上。

有宫女上前奉茶,锦王掩盖在长袖下的手指轻轻一弹。

宫女感觉自己的脚踝疼了一下,这手中的茶不小心洒到了皇贵太妃的衣服上。

宫女吓的立刻跪倒在地,慌忙求饶:“皇贵太妃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

皇贵太妃的脸色很是难看,她最是爱美,哪怕现在已经不年轻了,可她的性子依然一点没变,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

“拖下去打死。”

冷冷的一句话让那宫女跌坐到地上,眼中满满的绝望。

锦王眼底划过一抹不忍,毕竟这事都是怪他,是他将人给牵扯进来的。

“母妃这小宫女也不是故意的,你就放过她一次吧。”

皇贵太妃闻言看了一眼那小宫女,容貌平通,应该没什么能吸引他儿子的。

“既然锦王替你求情,那这次就算了,不过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是,奴婢谢过锦王殿下。”

“你先下去吧。”锦王只淡淡的点点头,然后摆手让人退下。

等到那宫女退下,锦王立刻吩咐嬷嬷:“快扶母妃去里面换身衣服,秋日里冷,可别着凉了。”

“无碍,不过是弄湿了裙摆而已。”皇贵太妃摇摇头,并不是那么在意了。

“不行,二儿臣会心疼的。”

拗不过自己儿子,皇贵太妃只能妥协,不过心里却很高兴,儿子对她还是十分在乎的。

“好,听你的。”说完她起身,扶着嬷嬷的手往里间走去。

殿内只剩下了一名大宫女,他开口道,“你去御膳房让他们准备母妃最喜欢的菜,本王留在宫中陪母妃用午膳。”

“是,奴婢遵命。”

等到宫女离开后,他连忙朝着里间看了一眼,然后从垫子下面那处自己母妃藏起来的东西。

看到是一封信,他打开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一封信不过几息时间就看完了。

他压下心里的惊涛骇浪,将信弄回原样放回原处。

没一会的功夫,他母妃就从里间出来了。

“你今日进宫,不如就陪母妃用午膳吧。”

锦王扶着自己母妃坐到贵妃椅上,笑道:“儿子已经让您的大宫女去御膳房吩咐一声了,儿臣留下陪母妃用午膳。”

皇贵太妃看着自己的儿子,样样都不比皇上差,只是这心太善良了。

母子两人谁也没提那个敏感的话题,倒是难得吃了一顿温馨的午膳。

从宫中出来,一直坐到马车里他才有些沉重的闭了闭眼睛。

她的母妃竟然同猛犸族的族长一直有往来,从那封信的字里行间还能看出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这让他心中很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揉了揉眉心,他沉声吩咐:“回府。”

林娇娇这边来到老者的住处,因为之前来过,开门的小厮见是她们立刻将人请了进去。

他们看到老者时和之前几次一样,似乎是早就知道她们今日会来一样。

“怎么样上次提的事你想清楚了吗?”

林娇娇向来也不是犹豫不决的人,既她做了决定就不会拖拖拉拉。

她倒了一杯茶,跪到地上双手奉上。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老者听到他的话,眼底划过一抹欣赏之色。

他接过茶杯,抿了一口,然后一挥手,就将人扶了起来。

“这是师傅送你的见面礼。”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