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大树下的娃娃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640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洛才人被打入冷宫的这一日阴雨绵绵,林娇娇坐在窗前,看着外面不断掉落的雨滴。微凉的风吹过,将她额边的碎发吹起。

“娘娘冷宫那边已经打过招呼,您随时可以过去。”

初雪从外面进来,散了散身上的凉气。

林娇娇转过头看向初雪,沉思了片刻,缓缓开口道。

“吩咐冷宫那边一声,给洛才人多准备一套床褥。”

初雪一时间有些弄不明白,她歪着头看像自家娘娘。

“娘娘她这样设计陷害你,你为什么还要让冷宫的人照顾她呢?”

红润的唇瓣微微勾起,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也许洛才人是被人威胁才做出这样的事情,但只要做了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

至于她让人照顾洛才人,自然是有自己的目的。

原本她是不太清楚洛才人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后来陈福说梁贵人去了华阳宫,将洛才人是背后设计之人的事,告诉了景婕妤,险些让景婕妤再次动了胎气。

她这才往梁贵人身上想,梁贵人同洛才人的关系极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中密友,两家的关系走的也很近。洛家曾经出现过女官的事情,想来梁贵人也是知道的。

而且刚入宫的时候,梁贵人确实得到过一段时间皇上的宠爱。而梁贵人的父亲也颇得皇上的重用,可后来她越来越得宠,慧嫔景婕妤一个个都冒了出来,梁贵人便渐渐失了宠。

想来梁贵人是嫉妒她和景婕妤两个人能一直得到皇上的宠爱,尤其是景婕妤如今有了身孕,她怕是就坐不住了。

林娇娇将自己的分析说给初雪几人听,听完她的分析,几人沉默下来。

“娘娘是怀疑洛贵人的背后之人是梁贵人?”

林嬷嬷微微皱起眉头问到。

林娇娇点点头时候,轻轻一笑:“这只是本宫的猜测,等到家里那边消息传过来就知道了。”

算算日子,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其实娘娘若是想知道的话,去冷宫问问洛彩人就行。”

初露倒了一杯茶送到自家娘娘面前,提议到。

“不,她不会说的。”

林娇娇摇了摇头,语气十分的肯定。他扫了一眼洛才人对她的好感度,已经是负几十了。

她这才发现除了冯昭仪几人,后宫的其他妃嫔大多数对她的好感度都在负几十了。

小统子说过,只要到负数二十以下,就代表着对她存在一些恶意,复负数以下越大恶意越大。

由此可见,洛才人对她的恶意也极大,这次的事情怕也正中她的下怀,只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被查出来,而且证据确凿。

“林嬷嬷,你让人盯着一点冷宫那边。依照景婕妤那样的性子,肯定不会放过落才人的,让她这么容易的死掉,太便宜她了。”

洛才人不是嫉妒她一直得宠吗?那么她就要让他洛才人这辈子在冷宫里看着她一直得宠。

有时候精神上的折磨比肉体上的折磨更会让一个人崩溃,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才是对一个人最好的报复。

疯玩了一天的小统子在天黑前跑了回来,林娇娇有些嫌弃的看着满身污泥的小统子。

下了一日的雨,外面到处都是积水。小农园的地里更是一片的淤泥,没有下脚的地方。

“小统子,你这是去跑到小农园里玩了一圈吗?”

【主人真厉害,这都能猜到。】

小统子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他因为今日太过于兴奋,在长乐宫里乱跑,不知怎么就跑到了小农园。

林娇娇有些无语,他她将初雪叫了进来。

“你带它下去洗一洗,然后再带过来。”

初雪看了一眼浑身是泥的小桶子,弯身将它抱了起来。

“小统子好像沉了好多。”

初雪掂了掂怀里的小猫,一点儿都不嫌弃它身上的泥土。

小统子:……

等到小统子洗干净后,初雪又将它报了回来。

喵!

小统子叫了一声,然后扑进了自家主人的怀中。

闻着香喷喷的小统子,林娇娇伸手撸了一把它柔软的绒毛。

【主人,我在外面疯跑的时候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小统子撒娇似的蹭了蹭她的手心。

“哦,?什么事?”

林娇娇提起了几分的兴趣,她这长乐宫里的宫人大多都是太后选给她的,可以说长乐宫如同铁桶一般。

【我在南面的大树下发现了一个写着生辰八字的娃娃。】

林娇娇闻言一愣,娃娃?生辰八字?

她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巫蛊之术,大宴后宫最是忌讳巫蛊之术,一旦发现有人用巫蛊之术害人,那就是死罪。

林娇娇看着外面渐大的雨势。微微皱眉,也不好让人冒着雨去将东西挖出来。最后决定还是等明日天晴了再行动。

而此时破败的冷宫之中,洛才人一袭白色里衣,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大雨。

清冷的月光照在她苍白的脸上,漆黑的眸子格外的空洞,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支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彩云抱着一副新的被褥进来,脸上露出了一些欣喜的笑容。

“才人,你看这是冷宫里的管事嬷嬷,让人送来的新的被褥。”

洛才人闻言转过头看了一眼彩云手里的新被褥,空洞的眼底划过一丝疑惑。

如今她落得这个地步,没有人踩上一脚已经不错,怎么会有人雪中送炭?

“那管事嬷嬷可有说是谁吩咐的,让人送来新的被褥?”

这冷宫之中的奴才也是极为势力的,像她这种被打入冷宫又没有什么银子的小主,他们根本不会在乎她的死活。除非是外面有人打点过,才能在冷宫里过的好一些。

“奴婢问过,可是那嬷嬷并没有说。”

彩云将新的被褥铺好,然后回头看向自家小主接着道:“管她是谁吩咐的,小主能过的好一些就行。老爷那么疼爱小主,一定会想办法救您出去的。”

洛才人闻言只轻轻的笑了笑,恐怕现在自己的父亲都自顾不暇了,哪里还有心思救她出来,况且谋害皇嗣的罪极大,没有牵连到家族已经是皇恩浩荡了。

彩云看着情绪低落,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的主子,眼圈微微一红。

“若不是梁……”

“闭嘴!”

洛才人呵斥一声,将彩云的话打断。

“你不想要命了?如今我们身在冷宫,若是有人想除掉我轻而易举。”

彩云闻言立刻闭上了嘴,这些她当然知道,只是为自家主子抱不平罢了。

“以后奴婢会注意的,不会给主子惹来麻烦。”

洛才人闻言叹了一口气,这是唯一一个愿意跟着她来冷宫的宫女,她对她自然是比旁人多了几分的真心,说这些也是为了她好。

而且这次的事,她也是心甘情愿做的。不得不承认,她心里十分的嫉妒林贵妃和景婕妤。只是这嫉妒她不敢流露出丝毫,因为害怕被发现。可没想到还是被梁贵人发现了,那个自己视为姐妹的人。

想到她那时同自己说的话,心里便生出了几分的恨意。

“好了,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将纷乱的思绪和心底的恨意收好,洛才人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好似没有灵魂的躯体一般。

彩云扶着她躺到床榻上,这冷宫的床榻自然没有从前那样的柔软,这里的床榻格外的潮湿阴冷。

哪怕有新的被褥铺着,依然感觉到那股子阴凉湿气,格外的同外面的阴雨相应承。

彩云替自家主子盖好被子,便轻声道:“奴婢去外间守着,才人有什么吩咐叫一声就行。”

洛才人抓住彩云的手,轻声道:“你留下来陪我,我一个人有些害怕。”

彩云微微一愣,然后看了一眼昏暗的房间,配上外面的雨声确实感觉有些恐怖。她只纠结了一瞬,便脱了外衣躺到了床榻上。

“好,奴婢留下来陪着主子。”

洛才人紧紧握住彩云的手,似乎这样才能得到一些安全感。

一夜的风雨过后,天空碧蓝如洗。

林娇娇睁开眼睛,眼底带着几分的惺忪睡意。她伸手白皙纤细的手,初雪立刻上前握住将人扶了起来。

初露几人鱼贯而入,紧紧有条的伺候她梳妆穿衣。

林娇娇坐到桌子前,接过林嬷嬷递过来的海鲜粥,拿起勺子小口小口的吃着。

陈富从外面进来,行礼请安后禀报道:“娘娘,冷宫那边传来消息,洛才人同她身边的宫女昨日夜里着了凉高热不退。”

林娇娇拿着勺子的手一顿,抬起头看想陈富:“那边没有送去新的被褥?”

林嬷嬷将替她夹了一个水晶包,轻声道:“娘娘不知道冷宫那边的情况,那边是阴面,场面都没什么阳光,这样的阴雨天即便有娘娘让人送去的新被褥也很冷。”

林娇娇眨了眨眼,她还真是不知道冷宫的情况。不过好歹是拿奖拿到手软的一代影后,演过不少古装宫斗局,里面的冷宫简直就是古装宫斗必备的场景。环境不好,那是肯定的。

“梁贵人没有人去看望一下她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

“没有。”

啧啧,还真是够无情的,连表面的样子也不愿意装了。不知道同她交好的慧嫔,会如何想。毕竟当初慧嫔无宠的时候,她也是一次都没有去看望过。

慧嫔身为原书的女主,聪慧美丽是标配。梁贵人一次两次都这样,她若是还同从前一样和她情同姐妹,那她就要怀疑对方的智商了。

“行了,你派人过去,让冷宫里的管事太监派人去请个太医过去。毕竟皇上并没有对洛大人如何,看在洛大人的面子也要多照顾一些洛才人,谁知道什么时候洛大人立了个大功,洛才人就能从冷宫里出来了。”

“是,奴才会同冷宫的管事嬷嬷和太监说的。”陈富听这话,就立刻明白了自家娘娘的意思,这是让冷宫里的奴才照顾洛才人一些。

不得不说,洛才人有一个好父亲,能成为皇上的心腹。

用过早膳,林娇娇抱着小统子,带着初雪几人到外面散步消食。

按照小统子提供的路线,一路来到一棵巨大的大树下。

树干极粗,树上的叶子已经都黄了。一阵风吹过,枯黄的树叶纷纷掉落。

小统子从林娇娇的怀中跳了下去,跑到树下,用两只小爪子不停的刨地。

“娘娘你看看小统子在那不停的刨地,是不是那地底下有什么东西吸引它?”

初雪看着小统子白白的爪子变得脏兮兮的,忍不住开口道。

林嬷嬷也跟着点点头,她觉得小统子这只小奶猫极有灵性,说不定这地下面还真就藏着什么东西。

“行,那你回去取东西过来,把这里刨开看看下面藏着什么。”

林娇娇等的就是这一句话,林嬷嬷说完她立刻吩咐初雪去取东西。

没一会儿的功夫初雪就拿了一个铁锹过来,然后也不用吩咐,自己跑到树下开始在小统子用爪子刨的地方开始产土。

初雪产了许久,足有二十厘米深的坑里露出了一块白色的雪锦。

“娘娘,这里还真有东西。”

初雪眼睛一亮,干劲儿十足的继续挖了起来。将那雪锦上的土拨开,当看到里面的娃娃时一愣。她没敢伸手去拿,只白着一张脸。

“娘娘,这里埋着一个娃娃。”她又低头仔细的看了一眼,只看到那娃娃的胸前贴着一张纸,而纸上是什么人的生辰八字。

“娘娘,这娃娃身上还贴着什么人的生辰八字。”

这话音一落,除了林娇娇这个早就知道的人以外,为他人的脸色都一白,第一反应是有人要陷害她们娘娘。

林嬷嬷最先回过神,她连忙开口询问:“看看那生辰八字是多少?可是我们娘娘的?”

初雪连忙低头去看,看了一会后微微皱起眉头:“这上面是两个人的生辰八字,其中一个就是咱们娘娘的,另一个不知道是何人的。”

林娇娇一愣,昨晚小统子只说了发现写有生辰八字的娃娃,并没有说娃娃身上的生辰八字是何人的。

如今那娃娃身上是两个人的生辰八字,她觉得并不像是要陷害她的设计。

她蹲下身子,朝着初雪伸出手:“把那娃娃给本宫看看。”

初雪将娃娃拿出来,递给了自家娘娘。

林娇娇接过娃娃,果然上面的两个生辰八字上面果然有一个是她的。而另外一人,却不知道是什么人的。

她眯了眯眼眸,将隐在暗中皇上派来保护她的暗卫叫了出来吩咐道:“你去跟皇上说,让他悄悄过来,本宫有重要的事同他说。”

暗卫闻言扫了一眼那娃娃,立刻点头恭敬的道:“是,贵妃娘娘。”

身形一闪,人就消失在她们面前。

很快君文渊便带着常海悄悄过来了,看到站在树下的小贵妃,他快步上前。

“你让暗卫叫我悄悄过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看到她面色红润的样子,也不像是身体不舒服,一路上提着的心才放下来。他将人拉到怀中,搂住她的肩膀,低声询问。

林娇娇将写着生辰八字的娃娃递给了他,将事情说了一遍。

君文渊的面容沉了下来,他看着手里的娃娃。深邃的眸低好似正酝酿着一股风雨,良久他才开口。

“这件事我查清楚,这个娃娃我先带走。”

林娇娇点点头,沉思了一下才开口问道:“这是巫蛊之术吗?”

“不能确定,这段时间了悟大师正好回上京,我明日便带着这娃娃过去问问大师。”

君文渊将手里的娃娃放入空间之中,随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

林娇娇想到那位被称为世外高人的了悟大师,心思一动:“文渊,明日你带我一起去吧?听说那位了悟大师很厉害,我还没见过呢。”

君文渊想到曾经了悟大师跟他说过的话,只沉思一瞬便点头应下了。

“好,那明日咱们就一起去。”

留在长乐宫里用过午膳后,君文渊带着常海又悄悄的离开。

第二日皇上要带着贵妃去皇家寺庙见了悟大师的消息就传开了,后宫的妃嫔都十分的嫉妒。那了悟大师乃世外高人,可不是什么人都随便见的。

了悟大师与皇上的交情深厚,所以每年都会在大宴的皇家寺庙逗留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上京的各大世家都想要求见,可了悟大师只见有缘人。

如今贵妃能跟着皇上见到了悟大师,若是再能得到大师的一些指点那就更加的让人嫉妒了。

不管后宫众人如何的嫉妒,林娇娇跟着皇上大大方方的离开了皇宫,一路由一队禁卫军护送往皇家寺庙的方向行驶。

从上京到皇家寺庙要行驶大概一个半的时辰,一路上林娇娇都昏昏欲睡的。等到了皇家寺庙,她才清醒过来。

从马车上下来,立刻有身披袈裟的和尚上前迎接。

“老僧参见皇上,参见贵妃娘娘。了悟大师已经在后山的竹院等着了,请跟老僧来。”

林娇娇只惊讶了一瞬,皇上要来皇家寺庙并没有提前通知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已经知道了,看来这位了悟大师果然是个厉害的人,她有些期待见见这位大师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