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这里,有一个小生命在孕育吗?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10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林娇娇接过初雪手里的盒子,打开取出一小盒香,然后挑了一块儿涂抹在手腕处。然后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嘴角一扬。

“果然还是这个味道,甚得本宫的心。”

冯昭仪见她如此喜欢便凑过来,问道:“让臣妾也闻闻是什么香,得贵妃娘娘如此喜欢?”

林娇娇将手里的盒子递给冯昭仪,笑道:“今儿就给你闻闻,不过你可不能同本宫抢,你若是想要,就朝咱们慧姬要,她手里应该还有别的香。”

冯昭仪打开盒子闻了闻,眼睛一亮。

“这香的味道确实好闻,难怪贵妃娘娘喜欢。没想到慧姬竟然是调香高手,不知你那里可还有旁的香?”

见冯昭仪也如此喜欢,静修仪和舞贵人也凑了过来闻了闻。

“香而不浓,还带着一丝丝的清甜。确实是好香,慧姬用了不少心思吧。”

静修仪放下手里的香盒,看向神色带着惊讶的慧姬。

“静修仪娘娘也懂得调教香吗?”

“只略通一二,没有慧姬这般精通。”她说完话,便侧头同舞贵人聊天,俨然是没有继续再说话的意思。

宁语蓉对静修仪的态度并不在意,她今日来的目的已经达成。

“臣妾宫中还有些事情,就不留在这里叨扰了。”

说着福了福身子,带着人离开了。

看着慧姬离开,静修仪才开口:“娘娘这香还是不要用了。”

林娇娇闻言放下手里的茶盏,歪着头有些好奇的问道。

“可是这香有什么问题吗?”

她怎么不记得原著里有说过静修仪会调香呢?

“臣妾也不敢确定,不如娘娘上次给臣妾一盒,臣妾拿回去研究一下。”

静修仪看着那和香,有些不太确定的开口。其实她会调香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在闺中的时候同一位调香大师学过几年,后来嫁入东宫便再没碰过这些东西了。

“行,反正这次慧姬拿来了好几盒,你拿回去一盒研究一下吧。若是真有什么问题,立刻来告诉本宫。”

林娇娇揉了揉眉心,随后让初雪那一盒给静修仪,然后其他的都拿下去锁起来。

见贵妃如此举动,静修仪就放心了,不过但愿是她刚才闻错了吧。

冯昭仪看着两人,随后皱眉道:“难道这香有问题?那这慧姬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在香上动手脚,难道不怕被发现吗?”

林娇娇闻言一乐,接过初雪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腕,才不急不缓的道:“调香这种东西,但凡是家里有些钱或者是权利的人家,都不会让家中的女儿学这东西。”

见冯昭仪转头看向她,静修仪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臣妾学习调香是背着家里人学的,父亲母亲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如果知道,肯定是不会让她学的。好在她在闺中时父母对她并不是管的很严,时不时的就能出府游玩,所以只要身边的丫鬟帮忙打掩护就没人会发现的。

林娇娇闻言笑了笑,忽然明白了静修仪为何那般的蠢,没什么心机了。从她话语间能听出她在闺阁之中时定然很受宠,家里怕是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才养得这幅没心机的性子。就如同原主一样,娇蛮但却没有什么坏心思和心机。

“而能入宫成为妃嫔的女子,大多都是出自官宦人家,要么就是各地富商的女儿,所以会调香之人怕是没有。”

“所以她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在香上做手脚?”

冯昭仪瞪大眼睛,平日里看那慧姬不争不抢的样子,总是温和有礼让人有一种亲切感,没想到竟是如此心思歹毒之人。

林娇娇懒散的往身后的软枕上一靠,轻笑道:“平日里太医来给本宫请平安脉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可见她若真是动了什么手脚,想来也极为隐蔽。”

“娘娘放宽心,也许是臣妾想多了。等臣妾这边研究清楚,再做定夺吧。”

林娇娇点点头:“嗯,你也不必着急。如今发现的及时,本宫也没有用太长时间,也许并没有什么事。”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林娇娇有些乏了,就让初雪送她们离开。

等到冯昭仪几人离开,林嬷嬷扶着她的手走进里间,这才带着几分担忧的开口询问:“娘娘,那慧姬给的香若真是有问题可怎么好,老奴见你日日都在用。不如咱们请赵太医过来,再给你仔细查查吧。”

“不用,赵太医几次请脉都没有诊出什么问题。本宫猜测要么是这药效还没有发挥,要么就是她里面加了什么东西不会被人察觉出来。”

“那可怎么办?要不然咱们把这件事告诉皇上吧?按照皇上对您的宠爱,肯定会让人测查此事的。若真是慧姬在那香上做了什么手脚,还是将其解决了为好。”

林娇娇却摇摇头:“嬷嬷不知道,那慧姬是皇上的救命恩人。本宫不想皇上为难,况且自己报仇才更爽快一些。”

林嬷嬷闻言一愣,没想到那慧姬竟然是皇上的救命恩人,难怪皇上对慧姬也略有不同。哪怕是不常去她那里,该给的体面一样不少。

要知道每次晋封都会连升两级,而且是在没有任何功劳情况下。若是有喜,那岂不是要连升好几级?

看着林嬷嬷脸色不断的变幻,林娇娇就知道她肯定不知道想哪里去了,不过她也没出声。捂住嘴角打了个哈欠,然后闭上眼睛没一会的功夫就睡着了。

林嬷嬷这边收回思绪正准备劝说自家娘娘小心一些那慧姬,就见自家娘娘竟然睡着了。有这么一个心大的主子,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替她将被子盖好,林嬷嬷就轻手轻脚的离开了里间。不过怎么想慧姬的事都觉得有些不妥,便回了自己的屋子写了一封信送出了宫。

除了去龙章宫陪皇上批阅折子,讨论修炼心得,其他时间她都在忙着修炼和发展势力,日子过的十分的充实。

厚重的帘子掀开,初雪从外面进来。抖了抖身上的凉气,这才往里面走。

“娘娘,外面下雪了。”

林娇娇闻言推开窗户,果然看到外面洋洋洒洒的飘散着洁白的雪花。只是因为刚下,雪花落到地上就融化了。她伸出手,雪花掉落在手心的冰凉感让她有些恍惚。

没想到如今竟然已经入冬了,时间过的可真快。

“娘娘快将窗户关上吧,外面风大,雪花夹着寒风吹进来小心着凉。”

林嬷嬷走过去,伸手将窗户关上。

林娇娇微微一笑,又懒洋洋的靠在引枕上:“竟然入冬了,本宫怎么没觉得冷呢?”

林嬷嬷拿来一个毛绒毯子盖在自家娘娘腿上:“这刚入冬,长乐宫中就烘起了地龙,娘娘自然感觉不到冷。加之皇后因为惹恼了太后,被罚在自己宫中抄写佛经,免得每月一次的请安,娘娘您都许久没出去走走了。”

听到这话,林娇娇吐了吐舌头。还不是君文渊那变态,他将朝政扔给锦王后,就开始拼命的修炼。她若是不勤快一些,怕是要被他甩的远远的了。

所以除非他召她过去,不然她也是会呆在长乐宫里修炼的。不过算算日子,都已经一个多月了,怎么锦鲤空间还没有升级完成?

“你让小厨房现在煲汤,等好了正好到用午膳的时间,咱们去龙章宫走走。”

见自家娘娘愿意出去走走,林嬷嬷立刻应下:“是,老奴这就去吩咐。”

林娇娇看着风风火火的林嬷嬷,眼底划过一抹无奈,自从能修炼后,林嬷嬷看着都年轻了许多,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接过初雪奉上的花茶,她抿了一口后问道:“那只黑猫可查到是何人的了?”

“没有,那黑猫仿佛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一般,再没有看到过了。”

林娇娇闻言眯了眯眸子,那黑猫给她的感觉很诡异,直觉告诉她,黑猫绝对不是普通的小猫,就好像开了灵智的小奶猫还有小统子一样。

不知为何,不将那只小猫找到,她心里总有些不安。

“派人继续找。”

初雪不知道自家娘娘为何会对那只黑猫如此执着,不过见她如此严肃,立刻又上心了几分。

“是。”

林娇娇将手里的花茶放到一边,然后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娘娘若是困了,就眯一会吧。”

屋子里暖洋洋的,林娇娇的困意越发的浓,便点点头:“嗯,等小厨房那边的汤熬好了你再叫本宫起来。”

初雪点点头,然后伺候她躺下后才离开。

凤栖宫中,皇后拿着笔正抄写着佛经。杜嬷嬷从外面进来,散了散凉气,才快步走过去。

“娘娘,老爷带着小少爷去了明臻侯府,小少爷的腿被打折了。”

皇后的身子晃了晃,杜嬷嬷连忙扶了一把。眼中带着几分担心的望着自己娘娘,到底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握着毛笔的手收紧,指节处微微泛白。皇后深呼吸了好一会,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明臻侯府很好,这笔账本宫记住了。明臻侯府最大的倚仗不就是长公主,长公主若是没了,他们又算什么?”

听到这话,杜嬷嬷心里一惊:“娘娘,您可不能干傻事啊。长公主可是大宴如今辈分最高的公主,皇上都要叫她一声姑祖母。”

“嬷嬷,你放心,本宫不会干傻事的。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长公主年岁已经那么大了,还能有几年的活头,本宫等得起,总有一樱花国宫会让明臻侯府加倍偿还给弟弟。”

林嬷嬷听到这话,松了一口气:“娘娘明白就好。”

她将毛笔放下,接过杜嬷嬷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淑妃那边找借口婉拒了本宫的牵线,看来她那边是走不通了。”

“娘娘,既然二老爷想将女儿嫁入锦王府,那就随了她们的愿。反正最后皇贵太妃也不会成功,碍不到您什么事,反而还能让老太爷觉得您懂事识大体。”

皇后垂下眼眸,良久才开口:“嬷嬷说的有道理,是本宫之前有些钻牛角尖了。”

既然祖父觉得她这个皇后对家族没什么大用,那便将她身上的压力都交給她那妹妹吧,她也乐得自在。她伸手摸了摸肚子,反正这辈子她恐怕是无法有自己的孩子了。

“景婕妤那边如何了?”

提起景婕妤,皇后算了算,也过了三个月了。这一胎也算是稳了,若是不出什么岔子,这孩子将会是皇上第一个孩子了。

“景婕妤有太后派过去的嬷嬷看着,如今老老实实的养胎,到再没出现过什么情况。”

皇后勾唇露出嘲讽的笑,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若是换成她,发现怀孕的时候就已经老老实实的在自己的宫中养胎了。只有孩子生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好了,让人多注意那边一些,这个孩子必须平安的生下来。”

“是,娘娘。”杜嬷嬷心中高兴,娘娘能说这话,表明她又变回了从前刚嫁入太子府时的样子了。端庄大度,这次是一个皇后该有的大气。

看着杜嬷嬷开心的笑容,皇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随后拿起笔,继续抄写佛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抄写佛经,她竟觉得心里前所未有的平静。

汤熬好后,初雪提着食盒从小厨房回来。她走进里间,见自家娘娘睡的香甜。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叫醒她,有些犹豫不决。

正好看到林嬷嬷进来,初雪走过去小声的道:“嬷嬷,这汤好了,要不要叫主子起来?”

林嬷嬷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距离用午膳还有一段时间。想了想,开口道:“让娘娘再睡一会,这食盒有保温的作用,不会凉的。”

初雪点点头,然后将食盒放到一边,扫了一眼睡着的娘娘小声道:“最近娘娘好像很爱睡,是不是修炼的太勤累到了?”

这段时间娘娘修炼太勤奋了,她们都有些惊讶。不知道娘娘是在哪里受到了刺激,一天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修炼。

听到初雪小声的嘀咕,林嬷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问道:“娘娘这个月的小日子是不是又推迟了?”

“嗯,这月已经推迟了七日了,不过娘娘的小日子一直都不太准。”

初雪说完,猛的看向林嬷嬷:“嬷嬷该不会怀疑娘娘是有喜了吧?”

林嬷嬷闻言没回答,只道:“去将初雨叫进来。”

“是。”初雪心神一震,立刻跑了出去,那脚步飞快。

初雨正好从萱乐那里出来,看到初雪急匆匆跑过来,她一把拉住她:“干什么去,急匆匆的样子。”

“初雨,快跟我去看看娘娘。”初雪见拉住自己的是初雨,连忙拉着她就往回走。

“可是娘娘身体不适?”初雨见此,也不管耽搁连忙快步跟着。

“你去了就知道了。”

两人走到里间,林嬷嬷连忙开口:“初雨,你去给娘娘诊脉。”

初雨点点头,然后立刻上前给自家娘娘诊脉。当手指搭上那雪白的皓碗,她愣了一下。收回手后,又把了几次脉,最后才确定自己没有诊错。

“怎么样?”

林嬷嬷见初雨愣在那里,心里有些着急,上前小声的询问。

初雨听到林嬷嬷询问,回过神后呐呐开口:“嬷嬷,娘娘怀孕,已经一个多月了。”

林嬷嬷闻言脸上露出了笑容,果然如此。太好了,她们娘娘终于怀孕了。

“不要打扰娘娘休息,让娘娘自然醒吧。你们随我将长乐宫都仔细的检查一遍,另外娘娘有孕的消息先瞒着,等娘娘醒了再做说。”

“是,嬷嬷。”

初雪和初雨都十分的开心,不过为了不引起注意,她们检查的时候自然都是悄悄进行的。

林娇娇醒来的时候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她揉了揉眼睛,往窗外看了一眼。这天色竟然暗了下来,她这一觉怎么睡这么久?初雪她们怎么没有叫醒她?

听到里间的动静,林嬷嬷带着初雪几人走了进去。

“有什么高兴的事吗?看你们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笑容。”林娇娇有些疑惑的看着几人,怎么感觉她睡了一觉,好像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娘娘,您最近是不是很容易犯困?”

听到林嬷嬷的话,林娇娇想了一下自己最近的作息,好像是比从前睡的多一些。

“嗯,怎么了?难道我生病了?”

不会吧?她身体可好着呢,有灵气的滋养,她都好久没有生过病了。

“没有。”林嬷嬷连忙摇头,随后笑道:“娘娘您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了,是今日您睡着的时候初雨诊出来的。”

林娇娇闻言一愣,她哟徐诶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肚子。

这里,有一个小生命在孕育吗?

她算了算时间,正好是上次她同皇上一起的时候怀上的。

惊讶过后,她嘴角微微上扬,既然怀上了,她会保护好这个孩子,不让任何人有机可趁。

“娘娘,可要告诉皇上?”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