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辞别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664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冯老将手搭在她的手腕上,当察觉到脉搏的异象,微微一愣,他放开手又重新诊脉。

“你有喜了?”

林娇娇点点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语气温柔中带着一丝母性的慈爱。

“已经快满了三个月了。”

冯老微微含首,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瓶丹药放到她的手中。

“我虽很少在俗世走动,但也知道这后宫之中争斗不断,你要多加小心,这丹药对你的身体和孩子都有好处。”

想起什么冯老又接着语重心长的嘱咐:“如今你已经是修炼之人,则会受到天道的限制。修炼之人不可无故对普通人动手,若是被天道发现,则会降下惩罚。”

对于这条规则,林娇娇表示非常的喜欢。因为有了它,这里即便面对大洗牌,也不会伤及无辜的普通人。

“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师父。”

“什么事?”

林娇娇略微沉思了一下,才开口问道。

“师傅现在的灵气充沛,那你们那些修炼家族和宗门是不是就要重新出现在世人眼中?”

“是。”

冯老的眸光变得深邃遥远,似乎想着什么,他缓缓开口。

“你已入我门下,那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我们这片大陆是被抛弃的封印之地,但这里曾经也是十分的辉煌。”

林娇娇听完冯老的话,这和小统子曾经跟她说过的差不多。

“那师傅可知道是谁封印了这里?还有,为什么要封印这里?”

小统子曾经说过的,这里有一个东西在不断的吸收灵气,而那些人若是因为那个东西而封印这里的话,就说明那东西对他们一定是有威胁的。

可她从幽湖拿走的那个青莲怎么看也不像是邪物啊?

冯老摇摇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们修炼界一直以来都在寻找原因,现在灵气充沛,我们能够继续修炼,也许很快就能打开封印,找到原因。”

“师父的意思是,如果想要找到被封印的原因,需要到找到那些施加封印之人。”

这封印是有人故意施加的,她有些担心,当封印打开之时,那些人若是知道的话,会不会对这片大陆的人造成伤害,毕竟这里的人实力绝对没有那些人强大。

冯老见她面露担忧之事,便知道她心中所想。

“修炼的世界强者为尊,但也有很多规矩制衡着,各大家族宗门相互牵制,他们轻易也不敢对普通人或者无缘无故杀害实力比他们低许多的人,除非两方结下死仇。”

虽说如此,但林娇娇还是有些不放心。不能明面着对付,可若遇到阴险不要脸的人,那就未必了。

“好了,你现在想这些对你的修炼无意义,不如将心思多放在修炼之上,依照你的天赋,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一方强者。”

林娇娇收回思绪,听到这话一乐:“那我救先谢过师傅的吉言了,不过师傅今日过来不仅仅是看看我修炼的如何了吧?”

“嗯,为师准备回去了。既然幽湖那边已经调查出结果,得回去商议一番如何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冯老按耐住心中的激动,面上淡定自若的说着。

“师父,那下次你什么时候再回来呢?”

知道便宜师傅要回去,林娇娇还微微有一些不舍得。

“等我下次回来,大概就是家族开始大量收人的时候。”

冯老说完,拍了拍她的手温声道:“照顾好你自己,等下此为师来将你的师哥师姐们都带过来给你认识认识。若是有人欺负你,尽管找他们帮你报仇。”

林娇娇心中暖暖的,有这么一个有些护短的师傅,还真是不错。

“也许等下次见到师父,我们家宝宝都出生了。”

冯老哈哈一笑,心情十分的不错。

“如果真是这样,那下次为师来的时候,要给小徒孙准备礼物了。”

“那我就先替我家小宝贝谢过师父了。”

师徒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冯老就离开了。

林娇娇看着自家师傅几个纵身消失在夜色之中,而且没有惊动周围的那些暗卫,心中十分的向往。

回到榻上坐下,她闭上眼睛准备继续修炼。

【主人。】

听到小统子叫自己人叫嚣,睁开眼睛,歪头看向它。

“怎么了?”

【主人如今怀孕,修炼速度降低。你吸收的灵气转化为灵力后,有一部分被你肚子里的小主人吸收了。】

林娇娇一愣,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小,统子问道。吧

“不是吧,他在吸收灵气?”

这是还没出生就开始修炼的节奏了,这么变态的吗?

【嗯,所以主人你要多注意一些,因为小主人可能会提前出生。】

“提前出生?他就算再提前出生也不可能四五个月就出来吧?”

小统子闻言心里小声逼逼,那还真说不定。

【反正,主人你多注意些就行了。】

“好吧,我记住了。”

林娇娇觉得一切顺其自然就很好,她看了一眼窗外飘散而落的鹅毛大雪。

想起今日便宜师傅说的话,她从床榻上起身,将初雪几人叫了进来。

“娘娘有什么吩咐?”

“一会让陈福去龙章宫请皇上过来,然后吩咐小厨房准备暖锅。”

初雪看了一眼林嬷嬷,娘娘一吃暖锅就喜欢吃辣的,如今怀孕最好晒吃辣的东西。

“娘娘,暖锅的汤底就用骨汤吧。”

林娇娇点点头,她虽喜欢吃辣锅,但皇上不太能吃辣的,况且她现在有了宝宝,少食些辛辣刺激食物总是好的。

“好,就按嬷嬷说的准备。”

初雪闻言,连忙应了一声,然后欢欢喜喜地转身跑了出去。

龙章宫中,君文渊看着冒着大雪进宫来见自己的锦王。

让人上了热茶后,将伺候的人都遣了下去。

“你这么急着进宫来见朕,可是有什么急事?”

锦王喝了一口茶,暖了暖身子后才开口将他同自己的谋士商议的计策将给皇上听。

“皇上觉得这办法如何?可行吗?”

君文渊抿着唇瓣,沉思了许久才回道:“这办法确实不错,只是我们两人为何决裂,要找一个让他们相信的理由。”

不然那些如同狐狸一样的老家伙们,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上当。想让他们有所行动,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皇上,臣弟觉得以您之前的赐婚之事为由,宫家小姐的身子不好,可这事臣弟被蒙在蛊中,如今知道后来找您理论,两人意见不合便大吵了一架,愤然离开。”

君文渊闻言嘴角一抽,接着开口道:“就这么一个理由,依然不够让她们有所行动的。”

“一个理由不够,咱们可以多找几个琐碎的理由,然后日积月累成为了导火索,这样他们就不会怀疑了。”

锦王的眼睛一亮,他觉得这个办法极好。两兄弟之间矛盾不断,最后再找一个引火点,这事不就成了吗!

等这事成了之后,皇上收拾了那些人,他就能带着他母妃离开上京,回他的封地过悠闲的日子了。

这样一想,他心里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到是个稳妥的办法。”

君文渊点点头,便允了这个办法。

很快众人都得到消息,锦王进宫看望皇上,但不知什么原因,两人大吵了一架。皇上摔了杯子,锦王气愤的从龙章宫离开。

等到君文渊来长乐宫的时候,就见自家小贵妃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林娇娇快步上前,拉着他到塌上坐下,然后到了热茶递过去。

“我听说你同锦王吵了一架,到底因为何事?”

在她的印象之中,锦王一直是个温和的性子,很少与人争吵。对皇上这个皇兄更是恭敬有加,能让两人吵起来的事肯定是大事。

君文渊拉着她坐到自己身边:“无事,这是我同锦王演的一出戏而已。”

他如今这些事都不打算瞒着她了,她早些知道也好有些准备。便直接将自己同锦王商定的计划告诉了她,让她不要担心。

“那接下来的日子怕是要精彩了。”

林娇娇听完他们的计划,感叹了一句。

“嗯,这上京怕是也要乱起来了。这段时间,你要照顾好自己。”

他的目光落地她的肚子上,眸光越发的温柔起来。

“你也要小心仔细一些,毕竟有时候防不胜防。不过你们两人以锦王婚事为由吵架,那接下来这婚事怕是要提前了吧?”

君文渊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茶盏放到小几上,搂着她向后靠向身后的软枕。

“嗯,我准备明日便下旨让两人年后开春便成亲。”

“那两位侧妃岂不是年前就要入锦王府?”

虽说侧妃不比正妃,但好歹也是要上皇家玉碟的正经皇媳,如此草率真的好吗?

“无事。”

如今锦王独揽朝政,他们怕是恨不得早些进入锦王府呢。

“那阿茹娜那边呢?”

林娇娇皱起眉头,那阿茹娜可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若是知道要提前去锦王府,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呢,可别打乱了两人的计划。

“阿茹娜的任务已经完成,进入锦王府之前,阿古拉会将她带走。至于猛犸族族长那边,有我的人会帮他们推阿古拉上位。”

“那就好。”

林娇娇见他计划的周全,便不再操心此事了。

“今日师傅来宫里见我了。”

听到林娇娇的话,君文渊一愣。皇宫守卫森严,可对方却没有惊动任何人就到了小贵妃的寝殿里,这实力要多强。

“是来看你的吗?”

“嗯,他是来和我辞别的。他要回家族去了,等下次再来看我的时候,那些隐世的修炼家族和宗门就会出现在世人眼中,他们会打量的招收有修炼天赋的人培养。”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能存活至今就说明这些家族和底蕴极其深厚,不然随着灵气越来越稀薄,一些小的家族和势力门派早就消失了。

“若是这样,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们如今手中能修炼之人并不多,想要和那些底蕴深厚的家族和宗门相抗衡,无异于以卵击石。当然他也没想同他们有什么冲突,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林娇娇也点点头,不过她到也没觉得时间紧迫。

“可咱们手中会修炼之人的天赋都很高,师傅说天赋越高修炼的越快。”

她将今日同自家便宜师傅说的话,挑了一些有用的告诉了他。

“这么说来,咱们的人修炼比别人快了许多。”

“是啊,咱们这种新建的势力,肯定是无法同那些底蕴深厚的修炼家族和宗门相比,但在大环境下,肯定有人会建立小的家族和宗们,咱们只要在这些人中站稳脚跟就好,其他的可以徐徐图之。”

林娇娇捂住嘴角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她们的天赋都很好,她相信只要给他们时间成长,绝对会超过那些底蕴深厚的家族和宗门。况且她可还有一个逆天的金手指,系统商场里的东西随就是她们的底蕴。

君文渊摸了摸她的脑袋,眸色温柔:“这些事交给我去做就好,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照顾好自己和咱们的宝宝。”

林娇娇闻言嘴角微微上扬,她将头靠在他的肩上。

“咱们功法和灵技都不缺,所以即便到时候想要召一些没有宗门家族的灵师也很好召。不过在咱们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前,这些好东西还是不要露出太多为好。”

“我知道你手里有好东西,你还记得血脉觉醒的时候那个小黑匣吗?”

听到君文渊的话,林娇娇点点头:“嗯,当然记得,那次都快吓死我了。”

“我血脉觉醒后,那黑匣子就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里面存放了许多东西。”说到这,他想起自己为她挑选的礼物。

手掌一番,一只十分漂亮的蝴蝶簪子出先在他的手中。蝴蝶的翅膀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薄如蝉翼,散发着璀璨的光芒,仿佛下一瞬就要展翅飞翔。

“这是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林娇娇看都那簪子就移不开眼了,因为实在是太漂亮了。她接过簪子,这才发现蝴蝶的翅膀上发光的竟然是碎钻。

“喜欢,喜欢。”

看着她爱不释手的样子,君文渊低头凑到她耳边柔声道:“我帮你戴上。”

林娇娇点点头,将手里的簪子递给了他。

君文渊小心翼翼的将簪子插到她的发髻之中,然后露出满意的笑容,他就说这东西最适合她了。

“好看吗?”

林娇娇眨了眨眼,伸手碰了碰蝴蝶簪子,满眼期待的问道。

“好看。”

听到他的回答,林娇娇露出灿烂至极的笑容。她起身离开矮塌,往里间走。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君文渊跟着进来,就看到自家小贵妃坐在镜子前臭美。他有些无奈又宠溺的一笑,然后走到她的身后。

“你若是喜欢这些,等以后遇到漂亮的首饰我都买给你。”

林娇娇闻言欢喜的点头,她这人最喜欢美食,然后便是将自己打扮的美美的。首饰、衣服只要是美的她都喜欢。

一直到林嬷嬷进来询问两人是否要传午膳,林娇娇才从梳妆镜前起身跟着君文渊出去。

看着热气腾腾的暖锅,君文渊的食欲被勾了出来。这次没有辣锅,他吃的倒是比那日多了一些。

因为外面还下着雪,两人便在殿内走了一会。

“宫中已近开始忙了起来,再过些日子就要过年了。每年除夕的时候都有晚宴,你有孕的消息就在那个时候爆出来吧。”

林娇娇点点头,除夕这一日宫中会有晚宴,到时候大臣们都会带着家眷进宫。在这个时候爆出她有孕的消息,即便是想下手的人也没有机会在宫宴上动手了。

“今年的宫宴,皇后以身子不适为由,将事情交给了淑妃去办。她向来是个仔细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君文渊捏了捏她柔软的小手,他怎么感觉小贵妃的手又滑嫩了许多。

“嗯,淑妃确实是个仔细的人。”林娇娇点点头,十分的认同。若是不够仔细小心,岂能得到皇上的一丝丝信任。

“宫宴的时候,景婕妤会去吗?”

景婕妤这胎可不太好,已经动了两次胎气了。

“她不去,朕会下旨让她在自己的宫中呆着。”

君文渊眸子闪了闪,景家因为景婕妤有孕,私底下小动作不断。有了孩子,果然野心也都渐渐浮现出来了。

林娇娇没有再多问,她已经困的一直打哈欠了。人家都说过了三个月,嗜睡会好些。可她倒是觉得,她是越来越嗜睡了。

有时候同初雪她们说话都能睡过去,这不散步也没一会,她就困得睁不开眼睛了。

“我也得回去了,你睡一觉吧。”

君文渊看着她困顿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他扶着她,将人送进寝殿里间。

替她盖好被子,看着她睡过去他才离开。

从长乐宫离开,走在安静的宫道上,君文渊的目光落到了远处皑皑白雪之上。

“常海,送信让冥火明日入宫一趟。”

常海一愣,随后连忙应道:“是,皇上。”

皇上可是很少让冥火来宫中的,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