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太后出手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33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太后因着林娇娇上次的话,对修炼越发的上心了。能活的长长久久,谁又愿意死掉。

袁嬷嬷见太后今日的精神特别的好,忍不住跟着开心。她将一碗燕窝羹奉上,开口道:“老奴瞧着太后娘娘您如今精神气是越发的好了,整个人看着好像都年轻了不少。”

太后闻言一乐,快步来到梳妆镜前,左右仔细的看了看。好像还真是这样,她的皮肤都比之前白皙清透了几分。

“真的?莫不是你哄哀家开心,才如此说的?”

袁嬷嬷闻言,连忙摇头:“太后娘娘最了解奴婢,在您面前,奴婢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您若不信,这宫中之人您都可随便问。”

她确实没有说谎,太后娘娘如今不管是精神还是外表状态都非常的好,和宫中那些娘娘们站在一起,怕也会被误认为是姐妹呢。

“你啊,就会哄哀家开心。”

她虽然嘴上如此说,但眉宇间的笑意却显露出她此时的开心。

主仆两人说话间,就有人进来通传:“太后娘娘,皇上来了。”

太后一听,立刻扶着袁嬷嬷的手出了里间。看到正坐在矮塌上喝茶的儿子,她迈步走过去。

“皇上今日怎么过来了?”

她在小几的另一边坐下,接过宫人奉上的茶喝了一口,慈爱的问道。

“儿子今日过来,是想同母后说一件事。”

君文渊放下手里的茶盏,他觉得有些事还是需要同自己母亲说一下的。

“什么事?”

太后一愣,自己儿子向来是个有大主意的人,很少有事情会来找她商量。一般她只要做了决定,就没人能改变。

“母后,朕想等天暖和一些后,让娇娇回林府养胎。”

开国以来,还没有哪个妃子被允许回娘家养胎的。即便是世家大族和外面的普通百姓家中,亦然没有让儿媳回娘家养胎的。

“这件事哀家自然不会反对,只是到时候你想要如何应对那些大臣们了?”

太后觉得林娇娇回林家养胎自然是好的,毕竟林家比后宫要安全很多。只是她们处于这个位置上,并不是做什么事都可以为所欲为的。

巨大的权利,背后也背负着许多责任和束缚。

“母后不用担心这些,到时候会有人替贵妃留在长乐宫中打掩护。况且朕也会下旨,让贵妃在自己宫中养胎,不许旁人来打扰。”

看着自己儿子说话的样子,看来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既然你已经想好如何做,那便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吧。”

太后身子向后,靠在了软枕上。如今她也不想插手什么事,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修炼上,她可是还想看着自己的小孙孙长大成人,然后娶妻生子呢。

君文渊就知道自己母后不会不同意,他来不过是告知一声。

“如今年节以过,锦王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太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阿茹娜在宫中的时间过长,她总是不放心。

“嗯,圣旨朕已经下了。再过几日,两位侧妃便会进王府。”

君文渊点点头,如今在外人眼中,他同锦王已经决裂,不过是面上维持着平和。只差一个引火索,便能将两人之间那面上的虚情假意也掀掉。

而这个引火索,大概很快就会出现了。

太后闻言点点头,不过想到那两位侧妃,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皇上,锦王还是不错的。那两个侧妃性子实在是有些刁蛮,两人进府怕是锦王的后院不得安宁了。”

皇上一直都知道,母后对锦王还是有些感情的。毕竟小时候,锦王和小贵妃总是跟在他屁股后,常常出入凤栖宫。

“母后放心,若是锦王他真的按照他所说的那般做的话,朕不会亏待他的。”

这两位侧妃,阿茹娜不过是个幌子。而另一位,性子虽刁蛮,但却不是个会主动挑事的主,大多都是别人挑衅在前,对方才反击的。至于为何外界会传言她刁蛮任性,心狠手辣。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龌龊之事,那他就不清楚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

太后看了一眼皇上,出言问道:“皇贵太妃那边可有什么动作?”

“这几日朕用的饭菜还有宣纸上都被人动了手脚,那些东西皆不易察觉,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弄来的。”

君文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皇贵太妃年轻的时候以美貌而闻名。入宫前听说结交了不少的人,人脉甚广。

太后闻言,面色一沉。她一直容忍着皇贵太妃,没想到她竟真的对自己儿子下手。

“听说了悟大师在皇家寺庙,哀家决定要去那里住段时日,为皇上和先皇,还有我大宴国祈福。皇贵太妃听闻后,也决定跟着哀家前去。”

君文渊闻言微微皱起眉头:“母后,您这是要做什么?”

“她不在宫中搅风搅雨,皇上也能安宁一段时间,做事情也好放开手脚。”

太后知道自己儿子心中自有成算和计划,他不说她也不问。

君文渊心中甚是感动,好一会才开口道:“母后,其实您不必这样的。有锦王同朕合作,皇贵太妃就算想做什么,怕也做不了。”

锦王给皇贵太妃用的药,见效缓慢。但也不会被人察觉,等到药效发挥,她也就不足为据了。

“无事,正好哀家也有些问题想要找了悟大师说说。”

见自家母后心意已决,君文渊便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却想着暗中再多派一些人保护,毕竟皇贵太妃手中还有父皇留给她的暗卫。若是她对自己母妃生出歹心,他在宫中,远水救不了近火。

太后可不知道自己儿子脑补了什么,她将这些事抛到脑后,询问了许多关于修炼的事。然后又将自己遇到的一些不解之处说了出来,一点都不觉得她这个做母亲的问自己儿子有什么丢人的。

从凤栖宫出来,君文渊坐上龙辇,想到自己母妃竟然那般的上心修炼,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抹浅浅的笑。

龙辇经过梅林的时候,正好看到慧顺容抱着一只小黑猫从里面出来。

宁语蓉看到皇上时一愣,她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皇上。因为金翊说在梅林发现了宝贝,这才抱着它过来,收获还算不错。

“臣妾参见皇上。”

君文渊看着行礼的人,面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快起来,爱妃很喜欢梅花吗?”

“嗯,臣妾自小便喜欢梅花。觉得梅花不畏寒霜,自有一番傲骨。”

听到她的话,君文渊轻轻一笑:“看来爱妃也想做一个如同梅花一样的人,不畏寒说,一身的傲骨。”

宁语蓉微微垂下头,脸颊染上几分的红晕:“臣妾可比不得梅花,皇上不要取笑臣妾了。”

君文渊哈哈一笑,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他看了一眼安静的站在她脚边的小黑猫,突然开口道:“贵妃也养了一只猫,不过那只猫又妃又蠢。倒是爱妃这只小黑猫看着颇有灵性,瞧着就让人喜欢。”

听到皇上的话,宁语蓉心中咯噔了一下。皇上这话,她却不知该如何接下去。万一她接下,皇上张口要将猫要去该怎么办?

“朕宫中还有折子没有处理完,先回去了。天气冷,爱妃若是无事也早些回去吧。”

“是,皇上。”

宁语蓉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温顺的道。

君文渊没有再说什么,让龙辇继续前行,很快一行人便消失在了宁语蓉的视线当中。

等到皇上离开,一直安静的金翊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这个皇上除了容貌俊美了些,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你可是我们金凰一族的公主,想要什么样的男子没有,为何非要吊死在这个人身上?”

在他看来,无法修炼的普通人,哪怕对方是一国之主,也配不上他的妹妹。

“你若真的喜欢,等到你实力恢复后,将人抢来做个男宠就是了。”

宁语蓉闻言抽了抽嘴角,她没有从前的记忆。对于金翊的话,无法苟同。

“被说话,万一被人发现你是只会说话的猫,会给我召来大麻烦的。”

金翊嗤之以鼻,有它在怎么可能会让人伤害她。不过看着自家妹妹有些不高兴了,便闭上了嘴。

宁语蓉弯身抱起她,朝着未央宫的方向走去。

等回了未央宫后,她将人屏退,这才开口询问:“这后宫之中,可还有人能够修炼?”

金翊闻言摇摇头:“你当人人都能修炼?那可是需要天赋的,即便是曾经灵气充沛的时候,灵师也是身份高贵的。”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不能修炼的普通人占了大半。而这些普通人之中,却有人将身体淬炼到了很高的境界,甚至比一些低级灵师还要厉害。而那些人,则被成为武者。不过依照现在个情况,武者的出现还需要很久。

“我让你帮忙的事办的如何了?”

金翊懒懒的趴在桌子上,打了一个哈欠:“哥哥我办事,你放心就是了。药已经下了,因为是慢性的,所以不会被发现的。”

说完他有些疑惑的看向她:“你不是很讨厌那位贵妃,为何不将药下给她?反而选了不得宠的人,真是搞不懂你在想什么。”

宁语蓉闻言微微垂下眼眸,看着自己的手。她的这双手还是干净的,没有沾染过任何人的血和生命。之前她想要除掉贵妃,那是她没有怀孕的情况下。

可如今她怀孕了,肚子里是两个无辜的小生命。她做不到,不眨眼的将她们除掉。

她抿了抿唇瓣,良久才道:“你问那么多做什么?我虽然厌恶贵妃,但她如今有喜了。若是出事,那就是三条命。你也说过,这个世界是有天道存在的。我可不想被天道惩罚,如今我是修炼者,不能随意对普通人痛下杀手。”

至于她给那人下的药,也不是要人性命的药。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该有的底线她还是有的。

金翊弄不懂,也懒得再弄明白。它甩了甩尾巴,丢下一句话就跑了。

“我去找小肥猫。”

小统子看着正在看书的主子,歪着头想了好一会才道。

【主人,我发现你修炼的速度好像又快了很多。两个小主人一起吸收你身体里的灵力,你修炼的速度虽然慢了一些,但却比最开始的时候要快了。】

林娇娇闻言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小统子。

“听你这么说,倒是我的修炼速度其实是在提升的了?”

【应该是这样的,果然主人是最厉害的。】

看着小统子那溜须拍马的样子,林娇娇送了它一对白眼。

正当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初雪从外面进来:“娘娘,那只黑猫来了。”

小统子立刻闭上嘴,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林娇娇有些无语,抬起头看向初雪问道:“萱乐如何了?”

“娘娘,萱乐姐姐已经无事。这几日一直在看您给的那些册子,特别的认真,遇到不懂的还会询问奴婢几个。”

初雪对于萱乐的努力和认真很是佩服,难怪能一步步从小宫女爬到御前宫女的位置。那股子的坚韧性子,正是她们缺少的。

“你们互相多督促,会进步的很快的。”

两人正说话,林嬷嬷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

“娘娘,三老爷的信。”

林娇娇闻言,坐直了身子。接过信,拆开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她将信合上装回信封之中,丢到了储物戒指里。

“三伯提前回来,看来是知道四哥的事情了。”

“娘娘,凤卫那边还没消息吗?”

林娇娇摇摇头,若是凤卫都无法找到什么消息。那她四哥,大概率是被修炼之人带走了。

“准备准备,明日回一趟林府。”

说完她起身,走出屋子朝着小厨房的方向去了。

一个时辰后,林娇娇坐上鸾轿,初雪和初雨还有陈福跟着,一行人往龙章宫的方向而去。

君文渊正同锦王说话,听到常海说小贵妃求见,立刻让人带了进来。

锦王目光落到走进来的贵妃身上,见她脸色红润,似乎还丰腴了不少。那张娇媚的小脸,越发的漂亮。不知是不是因为有喜,她整个人多了一丝母性的光辉,越发的有韵味了。

看着皇上快步走到她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低头嘘寒问暖。他缓缓收回视线,将眼底的情谊扫空。他不能再这样看着她了,会给她带来麻烦。

等到他再抬起头,眼底一片的清明,哪里还有什么情谊,只余淡而疏离的温和笑意。

“既然贵妃娘娘来了,那臣先回去了。”

君文渊点点头,反正两人的事已经说完。小贵妃来了,他还是不太愿意让两人有什么接触。

林娇娇眼角余光看到皇上眼底闪过的神色,嘴角一抽。这货还真是让人有些无语,不过她也只是朝着锦王点点头,并没有打算说话。

锦王心底划过一丝失望,不过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他也颇为疏离的点点头,然后离开了龙章宫。

等锦王离开后,林娇娇微微嘟起嘴看向皇上,问道:“你是不是还在介意锦王?”

君文渊看着她有些发红的眼角,连忙摇头:“不是,没有,你别瞎猜。”

他连忙将人搂入怀中,低声哄着:“我没有不信你,只是锦王对你依然有情谊。他看你的眼神,让我很不喜欢,可能是我的占有欲太强了,这也说明我很在乎你。”

林娇娇心里甜蜜蜜,嘴上却傲娇的哼了一声:“哼,你是皇上你说的都对。”

她说完从他怀中溜了出来,接过初雪手里的食盒,然后转拉着他坐到塌上,将食盒里的吃食放到了小几上。

“这都是你喜欢吃的点心,快尝尝。”

君文渊捏起一块,放入口中。露出惬意的神色,然后开口问道:“看你今日如此殷勤,怕是有事求我吧?”

林娇娇嘿嘿一笑:“果然知我者,文渊也。”

君文渊好笑的看着她,擦了擦嘴角的点心屑子,笑道:“别拍马屁,说吧什么事?”

“明日我想回林府一趟,三伯回来,有些事情同他说。”

君文渊一愣,看了她好一会才道:“知道你四哥的事了?”

“嗯。”她闷闷的点了点头,原来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虽然知道她们是不想让她着急,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怀孕,她的情绪完全不受控制。

君文渊看着她忽然闷闷不乐的样子,叹了一口气:“之前不告诉你,也是怕你着急再动了胎气。不过现在看着你没事,那明日我陪你一起回去。不过还得悄悄出去,不能惊动任何人。”

再过几日,母后就要带着皇贵太妃去皇家寺庙祈福了。在此之前,还是少出宫为妙。可看到小贵妃如此,他也不忍心拒绝她。

“太后了,那我现在就回去准备些东西,一并带回去。”

看着风风火火就要走的小贵妃,君文渊十分的无语,自己还是个没长大孩子的性子。等到生了孩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他站起身,快步上前拉住她:“我送你回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