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西北精锐小队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635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跟在皇贵太妃身边的嬷嬷看着自家娘娘脸上的笑容,就知道娘娘之前筹谋的事成了。

“娘娘,这件事可要同告知王爷一声?”

皇贵太妃闻言愣了一下,随后皱了皱眉。

“哀家就说,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嬷嬷这一提醒,才想起来还没通洛儿商议此事。”

也是年后洛儿许久未进宫,一直在忙着前朝的事情。

让人准备笔墨,皇贵太妃写了一封信交给了嬷嬷。

“让人加急送到洛儿手中。”

她揉着眉头,靠坐在软枕上,幽幽开口:“哀家这些日子似乎总是爱忘事,这记性越来越不好了。”

之前总是忘记一些小事,她也没怎么在乎。可今日这事可是大事,她竟然都能忘记。

“娘娘可要请太医过来瞧瞧?”

皇上这次派了太医跟随,就是怕他们两人生病。

“嗯,将太医叫过来看看吧。”

等到嬷嬷离开,皇贵太妃面色慢慢沉了下来。这些日子,她总是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个女子背对着,吩咐一只猫给她下毒。

那是一只通体漆黑的小猫,而在后宫之中她知道只有那位慧顺容有一只。可她同那位也没什么恩怨,她又为何要给自己下毒?

这次叫太医过来,也是想看看自己是否真的中毒。也许一切,不过是梦而已。

很快太医就被带过来了,她收回思绪看向太医。

“臣参见皇贵太妃。”

“起来吧。”

她将人叫起,然后伸出手臂等着他为自己诊脉。

“最近哀家总是爱忘记事情。”

听到皇贵太妃的话,太医收回手,微微皱眉:“皇贵太妃的身子很健康,没有任何的问题。至于爱忘记事情……”

太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碰到。皇贵太妃这身体状况,比一些年轻的妃子还要好。他记得从前也给皇贵太妃看过诊,那个时候太妃的身子虽也不错,却没有达到如今这样的康健。

皇贵太妃闻言,眉心一皱:“那按照太医所言,哀家身子好着呢。那是否有可能是被人下了让人忘记极大的药?”

说是药,可大家心知肚明是毒。

太医心下有些无奈,一直以来谨慎行事,没想到还是被拉入了皇家争斗之中。按照皇贵太妃说的,那她确实极有可能是被人下了药,但这药他检查不出来。

“臣才疏学浅,从未听说过有这种效果的药。”

黄柜台爱妃看了一眼有些惊恐的太医,摆摆手:“行了,你下去吧。”

等到太医离开,她才看向身边的嬷嬷,问道:“你说能给哀家下药的人,是谁呢?”

她的宫中都是背景干净之人,花了她好长时间和心血才收服了她们。按理说,她们是不应该会背叛她的。

“娘娘,也许是您多想了呢?向来您入口的和用的东西,都是老奴或者那几个心腹宫女亲自准备,也不会假他人之手。”

皇贵太妃揉了揉眉心,心底没有来的生出一丝烦躁,刚刚看到信的哪一点子欣喜也消失无踪。

“但愿是哀家多想了吧。”

“娘娘,您休息一会吧。”

皇贵太妃点点头,然后扶着嬷嬷的手往里间去。只希望洛儿收到信后,尽快回复,这样他们的计划就可以进行了。

上京,锦王府。

锦王正坐在书房里,他看着手中信,面色不是很好看。

“王爷,可是出了什么事?”

他将手里的信交给了幕僚,然后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他这边计划的好好的,没想到他母妃竟然同西北军联系上了。

就这样他是真怕皇上会误会,以为他之前的话不过是为了蒙蔽他而已。

“王爷,此事尽快告诉皇上为好。既然皇贵太妃给你送来信,这就说明一切还来得及阻止。最怕的是皇贵太妃什么都没跟你说,而私下里自己行动。”

锦王闻言点点头,可心里还是十分的郁闷。他明明对那位置一点想法也没有,可却因为自己母妃而被皇上忌惮猜忌。为了表达忠心,还要给自己母妃下药,恐怕做王爷做到他这个地步也没几个了。

“嗯,你说的没错。母妃这边本王还需要拖住,一会进宫就将此事同皇上说,让他有时间做好准备。”

锦王说完,沉思了一瞬后朝着那位谋士伸出手:“剩下的那些药给本王。”

谋士闻言一愣,随后有些犹豫的道:“王爷是想都给皇贵太妃服下吗?”

锦王抿了抿唇瓣,良久才点点头:“嗯,也许这样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

“可王爷若是将剩下的药一次性给皇贵太妃用了,皇贵太妃最后怕是连你都不记得了。”

谁又会愿意自己的母亲忘记自己呢?

“药拿来。”

见锦王心意已决,谋士只能叹了一口气后,从衣襟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交了上去。

马车很快准备好了,锦王让谋士离开后,便起身离开了书房坐上马车直奔皇宫而去。

宫中君文渊刚送走了丞相和太师,正准备用午膳就见守门的小太监跑了进来。

“奴才参见皇上。”小太监恭敬的跪下请安。

“什么事?”

“锦王殿下在外求见。”

君文渊闻言一愣,随后立刻让人将锦王请进来。

锦王大步走进来,先给皇上请安后被皇上赐座。

“你今日进宫来求见,可是有什么事?”

锦王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皇上,想了想将自己母妃给他写的信送了上去。

“这是臣刚收到的母妃来信,皇上您看看吧。”

君文渊微微挑了挑眉,然后给常海使了个眼神。常海立刻会意,上前恭敬的将那封信接了过来。然后转身,又交给了皇上。

君文渊接过信,从信封之中抽出,看了起来。

锦王看着看完信后没有丝毫惊讶的皇上,动了动嘴角。

“皇上一点不惊讶,是早就知道此事了吗?”

君文渊将信放回了信封之中,然后交给常海收起来。这才转头看向锦王,点点头。

“嗯,朕确实是早就知道皇贵太妃同西北军那边有了联系。猜测皇贵太妃怕是同西北军私下里达成了什么协议,如今看到这封信,证明朕的猜测是对的。”

锦王心中被震了一下,幸亏他选择将此信送到皇上面前。

“你还没有用午膳吧?”

这话题转移的有些快,锦王还没反应过来,只本能的点点头。

“那先陪朕用午膳吧。”说完,看向一边的常海吩咐道:“摆膳吧。”

一顿饭吃完,锦王还有些懵。皇上邀请他一起用午膳,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朕已经知道,你能将这封信送到朕面前来,这份心意朕收到了。”

听到皇上的话,锦王才从恢复如常。

“这件事确实是臣母妃做错了,皇上不责怪已经是最大的宽容。”

两兄弟说了一会话,商量完此事后,锦王便离开了皇宫。毕竟这宫中有不少自己母妃的眼线,他这边刚接到信,就急匆匆的往宫中来见皇上,怕会因为他母妃的怀疑。

等到锦王离开后,常海奉上了一杯茶。

“皇上,看来皇贵太妃真如你所料同西北军私下里达成了什么协议。只是那西北将,军可不是什么善茬,皇贵太妃这样不下于与虎谋皮。”

西北军离上京非常远,在西北那边几乎都是以西北军为尊。可以说,西北将,军都要成为土皇帝了。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西北将,军可真是将这话表现的淋漓尽致,天高皇帝远,没人能管得了他。尤其明面上,西北将,军没有任何的把柄拿捏在皇上手中,而他在西北军和百姓心中的地位也非常的高。

西北将,军心中没有自己的谋算,他们是不信的。

“让人查查,西北军那边到底有什么动作。”

提起这个,常海想起来刚收到的信,立刻拿了出来:“皇上,刚收到的唐三少的信。”

君文渊接过信,拆开看了起来。随后露出了笑容,心情好像瞬间就好了起来。

“子瑜这信来的可真是时候。”

常海见皇上如此高兴,只略微思索了一下便猜到了一些。

“可是西北军那边有了什么动作?”

君文渊点点头:“子瑜信中说,西北将,军有一日暗中见了什么人,之后没多久就派出了西北军中一队精锐悄悄离开了西北军营,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他暗中查了一番,确定那些人是往上京这边来。”

“无召悄悄回上京,这可是大罪。皇上若是能抓到这些人,便可以接着此事收拾一番西北将,军。”

常海的眼睛一亮,也许无法动摇西北将,军的地位,但至少也能咬块肉下来。

“明日让丞相和太师悄悄进宫,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听到皇上的吩咐,常海便知道这是让丞相和太师走密道进宫。

“是,皇上。”

君文渊将唐子瑜送来的信销毁,随后身子向后靠了上去,整个人放松下来。

想到唐子瑜送来的信,他略微沉思了一下,吩咐常海:“朕记得淑妃很喜欢那匹紫烟罗锦,一会你让人送两匹过去。另外慧顺容那边,送两匹鲛人纱过去。”

常海愣了一下,这紫烟罗锦和鲛人纱那都是极为少有的布匹。就算是皇宫,也就只有五六匹而已。只是淑妃是因为唐三少送来的消息有用,慧顺容是为何突然给了赏赐呢?

这个疑问不仅仅是常海心中存着,后宫的所有妃子都对此产生了疑惑。

凤栖宫中,皇后的精神越来越好。眼底的青色退了下去,整个人沉寂下来后越发的沉稳端庄了。

杜嬷嬷看着站着修剪盆栽的皇后,快步上前。

“娘娘,皇上把……”

皇后闻言,平静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波澜。从前听到这些,心里还会闷闷的难受,如今却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她手下的动作没停,只淡淡开口:“贵妃如今有着身孕,又闭宫养胎。其他人自然要蹦跶一番,淑妃的哥哥如今正在西北军那边,皇上自然是要多宠着淑妃一些,而慧顺容那可是皇上的救命恩人,怎么宠都不为过。”

这两人的父兄还都很得用,皇上自然也要给两人几分体面。当然前提是这两人同贵妃之间没有什么龌龊在,不过真的不存在吗?

皇后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只是这两人伪装的太好罢了。

“东西可送过去了?”

不愿意再关注皇上那边,管他宠爱谁呢,她只要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即可。

“送去了,娘娘放心,长乐宫那边也收了。”

自从皇后娘娘决定同长乐宫那边交好后,时不时的便会让她送些对孕妇有意的补品过去,而那边也照单全收,偶尔也会送些回礼。

“那就好。”

将手中的剪子放下,皇后接过杜嬷嬷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

“娘娘,如今你身子已经好了,这宫权时不时该拿回来了?”

杜嬷嬷扶着皇后坐到矮塌上,然后奉上一杯热茶后问道。这宫权放在淑妃手中已经许久了,她又安插了不少自己人,之前安插的那一波也悄无声息的提拔了几个到一些重要位置上。

再这样下去,岂不是让淑妃拉拢安插宫人太多威胁到她们。

皇后喝了一口茶,才不急不缓的开口:“嗯,确实是该将宫权收回去了。你派人去将淑妃召过来吧,本宫许久未同她说话了。”

杜嬷嬷眼底划过一抹欣喜,娘娘终于要开始重新执掌宫权,真是太好了。

淑妃收到皇上的赏赐时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立刻谢恩。然后让身边的大宫女给来送赏赐的宫人一人一个荷包,然后都送了出去。

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布匹,她走过去轻轻的摸了摸。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好似怕微微用力就会将这布匹弄坏了一般。

“这是紫烟罗锦吧?听说总共就只有五六匹,其中太后,皇贵太妃、皇后和贵妃一人一匹,皇上这是把剩下的两匹都送到娘娘这来了。看来,皇上还是宠着娘娘的。”

伺候在一旁的嬷嬷看着那两匹十分漂亮的布匹开口道,主子得宠他们做奴才的出去腰杆子都挺的比其他奴才直。

淑妃眼底也含着笑意,听到嬷嬷这话更是十分的欢喜。

“这是皇上的赏赐,可不能辜负这番心意。嬷嬷送一匹到绣局,让她们做出两身春装出来。剩下的一匹,等到夏季的时候再做两套裙子。”

其实紫烟罗锦最适合做的就是夏日里穿的裙子,因为这布匹比较轻薄。不过做春装,只需要里面加颜色搭的内衬也很好看。

“皇上除了本宫,可还有给其他人赏赐?”

淑妃坐到梳妆台前,拿过装首饰杜匣子,在里面翻找起来。这紫烟罗锦还得搭配首饰,等到开春的时穿上配好的一身,肯定会让皇上惊艳。

她可是听说,贵妃向来都是将皇上赏赐的东西都摆在或者穿戴在身上,因为皇上也十分的高兴。

嬷嬷听到这话,微微一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尤其看到自家娘娘如此高兴的时候,更是不知该不该说扰了娘娘的高兴。

淑妃没听到嬷嬷回话,转头看了一眼,看到嬷嬷犹豫的神色刚想说话,就看到大宫女走了进来。

“娘娘,皇后娘娘派人来召您过去说话。”

淑妃闻言一愣:“皇后召本宫过去说话?”

她微微皱起眉头,寻思了片刻后,开口道:“同皇后派来的人说一声,本宫收拾一下立刻过去。”

“是,娘娘。”

等到大宫女出去,淑妃立刻吩咐人为她梳妆。等收拾好,她吩咐道。

“将账册拿来,咱们该将宫权送回去了。”

“是,娘娘。”

嬷嬷见她不再追问赏赐的事,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想到要将宫权交回去,心中有些不舍。

林府这些日子收拾出了一处院子,林娇娇此时正站在院子之中。她研究了一下,巨灵阵的范围。她将阵法扩大了几倍,消耗的材料就翻了几倍。不过不知道这样做,到底能不能成。

将避灵石放好,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聚灵阵的存在了。

“这是蓄灵石,可以将灵力储存到里面,然后放到阵法中间的凹槽之中,灵力是维持阵法的关键,所以需要大家定时的往里面储存灵力。”

因为林娇娇有孕在身,林家人都不允许她输入灵力,便轮番上阵,花了一些时间终于将蓄灵石的灵力注满了。

林娇娇将蓄灵石放到了阵法中间,很快阵法便亮了起来,然后慢慢消失在众人面前。

“这院子里的灵气浓郁了好多。”

林玉宸率先感觉出来,他有些惊讶的开口。

听到他的话,众人立刻感受了一下,确实比外面的灵气要浓郁了好多。

“这也太神奇了。”

林一诺一脸惊讶,他看向林娇娇,接着道:“妹妹也太厉害了,到底还有什么是你不会?”

林娇娇摸了摸鼻子,这阵法她不过是按照书上说的布置的,其实也不是很厉害。

“娇娇弄这个聚灵阵,是想要提升大家的修炼速度,你是不是有什么自己的计划?”

林老爷子看向自家孙女,开口问道。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