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皇上病重的连锁反应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86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皇后觉得杜嬷嬷这个主意不错,可皇上病的如此重,为何不自己私底下派人去请了悟大师过来给他看看?

她将心思的疑问告诉了杜嬷嬷,杜嬷嬷听完后也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过了好一会,才犹犹豫豫的开口。

“会不会是皇贵太妃的人暗中监视着皇上,所以皇上不敢轻举妄动去请了悟大师过来,怕惊动皇贵太妃的人?”

她能想到的也就知道这个原因了,毕竟整个后宫谁不知道先皇驾崩时可是给自己最心爱的皇贵妃留下了自己最信任的暗卫。能得先皇信任的暗卫,实力绝对不低。

皇后闻言略微想了想,到是觉得杜嬷嬷的原因还真有可能。

“准备笔墨。”

“是,娘娘。”

杜嬷嬷闻言立刻转身离开,过了一会将笔墨准备好放到了皇后身前的小几上。

皇后写好信后,交给杜嬷嬷并吩咐道:“加急送出去,让人一定亲自送到太后手中。”

好在如今贵妃有孕,皇贵太妃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她身上,凤栖宫这边应该没什么人盯着了。

“娘娘放心,这信一定会交到太后手中的。”

皇家寺庙距离上京并不远,加急送出的话,快马加鞭一日的时间就够了。

皇后这边的信送出,君文渊那边就收到了消息。一时之间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吩咐常海。

“传消息给母后,让她接到信后不用担心,朕没事。”

“是,皇上。”

常海立刻应道,心里却想着看皇上的反应,皇后此举并没有惹其不悦。

淑妃这边也是有些焦急,她在自己宫中来回的走动。手里的帕子都快被她揉烂了,伺候在一边的嬷嬷实在看不下去,才轻轻开口道。

“娘娘,您快坐下休息会。皇上如今病重不见任何人,您着急也没用。不如坐下来静下心想想,有什么法子能帮皇上治好病。赵太医的医术虽说是太医院最好的,可民间也有一些医术极高的神医,老奴听说有一程姓大夫医术极高,被成为程神医。若是找到他,将人带进宫中为皇上诊治也许可行。”

淑妃一听,有那么几分的道理。她立刻让人备笔墨,准备给自己父亲去一封信,让他去找那位程神医,并将皇上的情况也写了进去。

等写好信,交给嬷嬷让她找人将信送出宫。

等一切都安排完,淑妃身子向后靠在了软枕上。心里祈祷着,皇上可千万不要有事。

“去盯着一点长乐宫。”

皇上那么宠爱贵妃,如今皇上病重,贵妃怎么也该亲自去看望皇上。她倒是要看看,皇上会不会将贵妃拒之门外。

可过了四五日,长乐宫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

淑妃正坐在小几上看书,嬷嬷从外面进来。

“长乐宫那边还没去看望皇上?连个宫女都没打发过去问问?”

放下手中的书,淑妃抬起头看向嬷嬷,皱眉问道。

“嗯,长乐宫那边没有动静。就连宫人都很少出来,好像彻底闭宫了一样。”

淑妃闻言勾起嘴角,眼底划过一丝嘲讽:“皇上还真是白宠那位了,如今病重,她都不去看一眼。若是她一直不去,等皇上病好了,不知道她是否还会一如既往的得宠。”

“贵妃待皇上如何,皇上心中定是有数。”嬷嬷恭敬的道,想到小厨房里煲的汤,接着道:“娘娘,那补汤可还要继续往龙章宫送?”

“送,皇上喝不喝无所谓,本宫这份心意送到即可。”

她要让皇上知道,在他病重之时,只有她才是最关心他的人。不管是皇后还是贵妃,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

“是,那老奴一会就安排人将汤送去龙章宫那边。”

淑妃闻言点点头,然后想到之前让人送回娘家的信,问道:“我父亲可回信了?”

“还没有。”嬷嬷闻言摇摇头:“那程神医行踪不定,不太好找。估计要花点时间,才能找到人。”

淑妃眼底划过一抹失望,不过好在这几日龙章宫那边也没有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宫中皇上病重的消息传了出来,林娇娇正坐在自己祖母身边,陪着她说话。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一愣,随后想起前些日子才来看过自己的某人,又淡定了。

倒是自家祖母爱眉头紧紧皱起,眼中划过一抹担忧。

“宫中的太医都治不好吗?”

林娇娇动了动嘴角,最后什么也没说,脸上带着几分的担忧,开口道:“之前秋猎的时候受伤,他就一直没好,后来了悟大师给他看过,慢慢的好转了一些,怎么会忽然又病重了?”

林老太爷面色凝重,沉思了一会才道:“不然这样,我进宫去看看皇上的情况,也让你们放心一些。”

皇上如何会突然病重,林老太爷更倾向于被人下毒。之前皇上同他们私下里说过,皇贵太妃同西北那边有联系,听过后他私下里找人查过,西北大统领竟然暗中调了一队精锐悄悄回来了,这举动不得不让人多想。

“嗯,你也别明日了,一会进宫吧。”

反正也刚用完早饭没多久,林老夫人看了一眼自家脸色有些发白的孙女,怕她过于担心而影响到孩子。

“好,那我这就进宫看看。不过能不能见到皇上还不一定,我听说皇后和淑妃去看望皇上都被挡在了外面。”

林娇娇倒是觉得,自家祖父如果去的话,君文渊应该会见的。

林老太爷这边简单收拾一下,换上朝服就坐上马车往宫里去。

君文渊这些日子都快被后宫的妃子们给烦死了,自从淑妃日日让人来送补汤,他过后让人送了赏赐过去后,每日这龙章宫都会受到各种汤。

看了一眼明显胖了一圈的常海,他眼底划过一抹嫌弃。

“让你办的办的怎么样了?”

常海被皇上那嫌弃的眼神看的有些郁闷,听到问话立刻恭敬的道:“一切都办妥了,皇贵太妃那边应该已经知道皇后和淑妃的举动。再加上靖国公私下里寻找程神医,皇贵太妃应该会信您是真的病重了。”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小太监走了进来。

“奴才叩见皇上,林大人在外求见。”

君文渊闻言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开口:“将人请进来吧。”

小太监闻言提着的心放了下来,果然贵妃得宠,就连贵妃娘家人都和旁人的待遇不一样。

常海见皇上没回塌上装病,便知道这是不准备瞒着林家人了。

林老太爷从外面进来,见坐在桌案前的皇上面色虽有些苍白,但精神极好,一点都不像是病重的样子,立刻就明白了。皇上病重怕是装的,是为了迷惑皇贵太妃。

“老臣参见皇上。”

君文渊给常海使了个眼色,然后开口道:“外祖父快起来,这里没有旁人无需如此多礼。”

赐了坐,让宫人上茶后便将人屏退,只留下常海伺候。

“看到皇上没事,老臣就放心了。”

君文渊闻言轻轻一笑,他也没打算瞒着林家人。不过若是他们自己没发现,他也没打算说。

“外祖父进宫来看望朕,朕很高兴。娇娇最近如何?这段时间,朕怕是不能过去看她了。”

“娇娇让老臣给皇上带一句话,她说不管你做什么,她都支持你,也让你放心,她会保护好自己和孩子,等你去接她回宫。”

君文渊闻言,眸色温柔。嘴角轻轻扫上扬了几分,他就知道他哪怕传出病重的消息,她也不会如同皇后她们一般慌了手脚,会选择相信他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打倒和算计的。

“皇上此举既是为了迷惑皇贵太妃,可是皇贵太妃是准备动手了?”

林老太爷微微皱眉,再过几日皇贵太妃同太后就要回宫了。两人为大宴、先皇和皇上祈福,回宫自然要设一场宫宴。

若是皇贵太妃要动手的话,宫宴应该是个好时机。

“嗯,朕自有部署。外祖父不用担心,一会离开的时候,外祖父应该知道如何做。”

林老太爷点点头,随后有些不放心,叮嘱道:“皇贵太妃手中除了先皇留给她的那些暗卫,这些年过去,不知道还有什么底牌。你要多加小心,定要保护好自己。”

君文渊心中一暖,除非母后和娇娇,林家人是真的关心他。

“外祖父放心。”

林老太爷不好在龙章宫逗留太久,只说了一会话就离开了。出宫时他面色凝重,回到家后也开始让人找程神医的踪迹。

这举动无意是坐实了皇上病重的消息,不然林老太爷为何从龙章宫出来后就让人去寻程神医,肯定是找到后要带人进宫为皇上诊治。

皇家寺庙,太后走在梳妆镜前,由着袁嬷嬷给她梳头。

“太后娘娘,皇后的信真的不用回吗?”

前些日子收到皇后的信,太后看完信上的内容后面色凝重。紧接着又听到皇上病重的消息从宫中传出,如今上京都传开了。反而听到这消息,太后就不着急了,仿佛一点不担心一样。

“不用。”

太后摇摇头,她只让袁嬷嬷简单的梳了个发髻,便带着她往外走。

“走吧,先去将今日的讲经听了。”

扶着袁嬷嬷的手出了院子,正好看到皇贵太妃身边的嬷嬷过来。

“老奴参见太后娘娘。”

太后微微颔首:“起来吧,可是皇贵太妃有什么事?”

“回太后娘娘的话,皇贵太妃娘娘今日早起的时候身子不适,刚叫了太医说是染了风寒。特意让奴婢来告假,免得传染给太后娘娘您。”

“既然皇贵太妃染了风寒,那便好好休息吧。”

说完带着袁嬷嬷头也不回的离开,往讲经的小院走去。

而此时得了风寒的皇贵太妃正懒散的靠在软枕上,手里拿着一封信看着。等看完信上的内容,嘴角微微上扬。

“回来了?”

看着走进来的嬷嬷,皇贵太妃将手中的信放下,漫不经心的道。

“是,娘娘。”

皇贵太妃伸出手,扶着嬷嬷的手起身:“让人备些点心,一会洛儿过来。”

她刚刚收到的信就是自己儿子让人送来的,他今日会悄悄过来一趟同她商议些事情。

“王爷要过来?那老奴这就去准备。”

皇家寺庙招待京中贵人比较多,所以每个院落都有小厨房。若是不想吃寺中的斋饭,也可自己在小厨房做些素食吃。

但大多时候小厨房都是摆设,毕竟皇家寺庙的斋饭很好吃,不少人特意来这里吃斋饭呢。

看着嬷嬷又转身出去,皇贵太妃将暗卫叫了出来。

“一会看好了这个院子,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若是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暗中直接处理了。”

“是,主子。”

暗卫面无表情的应道,声音冷漠平静的没有丝毫起伏,仿佛没有感情的人一般。

皇贵太妃看了一眼暗卫那张俊俏的脸,眼底划过一丝惋惜,摆摆手:“好了,下去吧。”

锦王到皇家寺庙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他原本是想先去给太后请安,想到自己是悄悄来的,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个时间太后应该正在听了悟大师讲经,他便没什么遮掩的去了自己母妃住的院子。

皇贵太妃看到自己儿子过来了,立刻放下手中的经书,起身迎了上去。

“这个时辰过,就留下来用午饭吧,母妃让小厨房去准备。”

锦王闻言点点头,然后扶着自己母妃走进屋子。

“再过些日子祈福就结束了,到时候母妃同太后回宫会有一场宫宴。咱们就定在那日动手,宫中传来消息,皇上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

皇贵太妃眼底带着几分的笑意,她筹谋了这么久,终于要等到这一日了。她看了一眼微微皱眉的儿子,伸手拍了拍他的手。

“母妃知道你看中兄弟之情,可皇上他真的在意吗?若是在意,当初就不会给你同宫家小姐赐婚。也就不会有今日宫老太爷进宫求皇上退婚了,如今虽说外面宫家小姐的名声不太好了,但你被退婚也传的沸沸扬扬。”

提起这件事,皇贵太妃就觉得气闷。定国公府干的是什么事,虽说这样宫家小姐的名声毁了,但宫家那死老头子竟然进宫求皇上退婚。

这是将她儿子的脸面踩地上,若是说退婚也该是她儿子提出退婚!

“好了,母妃。不管怎么说,这婚事总算是退了。”

皇贵太妃见自己儿子已经有几分的不耐,便不再提此事。而是将一个玉佩给了他,压低声音道。

“西北大统领派来的那一队精锐小队已经抵达上京,如今安排在母妃在京郊的庄子里。这是信物,拿着这信物去见他们,他们会听从你的安排。”

皇贵太妃将自己的安排和计划都说了一遍,随后问道:“你看看哪里还需要改动。”

“母妃安排的很周密,不需要什么改动了。”

锦王说完起身,走到桌前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他身材高大,正好挡住了自己母妃的视线。因为屋子里就她们两人,他趁着这个时候将要药丸丢入了其中一个茶杯之中。

那丹药遇水即化,茶汤依然清澈。他拿着茶杯过去,递给自己母妃。

“母妃,喝点茶。”

皇贵太妃刚才说了不少的话,确实也有些渴了,接过茶杯喝了一口。

锦王端着茶杯抿了一口,看着自己母妃喝光手里的茶杯,眸光闪了一下,眸低划过一抹愧疚。

不过想到这样能救自己母妃一命,他便将心里那一点的愧疚抛开了。

在这边用了午饭,母子两人又仔细的商议了一番后,锦王才离开。

太后扶着袁嬷嬷的手在院子里散步,看到走进来的大宫女。

“锦王走了?”

“是,太后娘娘,在这边用了午饭后便离开了。不过没有回宫,而是往京郊的方向去了。”

太后闻言只微微点头,然后接过袁嬷嬷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如今连请安都不来了。”

“也许锦王是怕皇贵太妃气疑吧。”袁嬷嬷想了想,开口道。

皇上和锦王合作的事她是知道的,所以听到太后的话,才会如此说。

太后闻言笑了笑,她到不少不高兴锦王不来给她请安,而是锦王如此做,怕是皇贵太妃那边已经要出手了。

“将哀家在了悟大师那里秋来的手钏让人送去林府给娇宝。”

了悟大师亲自开的光,那是十分难得的佛珠手串。

“是,老奴这就让人送过去。”

锦王这边离开皇家寺庙后,坐进马车之中,吩咐车夫往京郊那边去。她记得自己母妃在京郊只有一处庄子,那里还比较偏。西北大统领派来的精锐小队安排在那里,倒是正好,也不会引起注意。

来到京郊庄子,看着庄子的管事是皇贵太妃的心腹,自然是认识锦王的。见锦王来了,立刻将人迎了进去。

“人都安排好了?一共有多少人?”

“回王爷的话,这队伍一共二百人。”

二百人?这庄子能住下?

“带本王过去见见他们这小队的队长。”

他不需要见所有人,只需要见见这支小队的队长就足够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