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西北将军回京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59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看着小贵妃将最真实的情绪都展露在自己面前,他竟然不觉得有丝毫的厌烦。他可以肯定,若是旁的妃子在他的面前这样的话,他肯定会厌烦的。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手,柔声道:“你不喜欢她,以后不理她就是了。”

林娇娇冷哼一声,然后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我不理她倒是可以,可若她自己凑到我面前来呢?看得出来,慧妃也是十分喜欢你呢。”

君文渊眼底划过一丝无奈,随后凑到她身前,轻轻的嗅了嗅,低沉嗓音里透着几分的笑意:“娇娇可闻到了一股酸酸的味道?”

林娇娇愣了一下,然后对上那双含笑的眼眸,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在拐着弯说她吃醋呢。

“你鼻子可真是好使,我怎么没闻到?”

君文渊闻言低沉的一笑,并没有接她的话,而是将人圈入怀中,大手放到她的肚子上。

“太医说你可能会提前就发动,这段时间我让赵太医就在长乐宫吧?”

林娇娇闻言点点头,感受到肚子里两个小家伙又动了几下,眼底染上了几分温柔。

“两个小家伙特别的爱动,怕是也不愿意在里面呆太久了。”

她和初雨聊过,两个孩子若是提前一两个月就出生的话,会不会对孩子有什么影响。她检查了几次,两个孩子都非常的健康。

最后两人觉得大概是因为她是修炼之人,肚子里的孩子自小就在她的肚子里收到灵气的蕴养,生长发育肯定要比普通的孩子要快,所以提前出生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影响。

“我的实力一直都没有提升,小统子说肚子里的连个小家伙将我引入体内的灵气吸走了大半,他们可能在肚子里的时候就得到了灵气的蕴养。”

君文渊听到这话一愣,这两个孩子是要逆天吗?

“好期待两个孩子生下来是什么天赋。”

林娇娇一边摸着肚子,一边呆着几分期盼的开口。她觉得肯定要比她同君文渊的还要好,毕竟两个人的天赋都非常好,她们的孩子必定不凡。

“咱们的孩子必定不凡。”君文渊的语气之中带着几分的骄傲。

林娇娇:……

两人又聊了一会,然后君文渊便回了御书房。风丞相和顾太师进宫求见,说是有要事商议。

林娇娇知道肯定是西北大统领回京的事,所以也没有将他留下来。

西北大统领是在初夏的时候进京,而这段时间林娇娇胎动的越发频繁。每日里身边不管什么时候总是会有人陪着,随着月份渐近,整个长乐宫也越发的紧张起来。

皇上虽然今日很忙,但每日中午还有晚上都会来一趟长乐宫看望贵妃娘娘。这样的圣宠,可是羡慕嫉妒了所有妃嫔。

皇后难得懒散的靠在软枕上,手里拿着一把团扇有一下没一下的煽动着。如今她看着皇上盛宠贵妃,已经麻木了。反而看着那些不死心的妃嫔各种手段争宠,看出了几许的兴味。

“算算日子,贵妃这一胎已经八个月多了吧?”

“是啊,老奴上次去给贵妃娘娘送东西,看着那肚子都比十月临盆的孕妇还要大。看着贵妃娘娘散步,都怕她会一不小心摔倒。”

如今皇后娘娘同长乐宫的贵妃交好,杜嬷嬷自然也对贵妃的态度不一样了。而且现在谁不知道,皇上同贵妃的感情越来越好,其他妃嫔早已成了摆设。

“我记得贵妃特别怕热,本宫似库里好像有一块凉玉。一会你找出来,给贵妃送过去。”

杜嬷嬷闻言一愣,那凉玉和暖玉一样难得。两者的功效正好相反,暖玉是戴在身上会让人有一种暖暖的感觉。而凉玉佩戴在身上,会产生一种凉丝丝的感觉,是夏日最好的东西。

皇后娘娘可是十分的喜爱,自己都舍不得拿出来戴,没想到今日竟然要送给贵妃娘娘。

“娘娘……”

她想开口劝劝,却被皇后抬手给打断了:“本宫知道你要说什么,那凉玉并非本宫不想用。而是本宫畏凉,不能用。既然如此,还不如送给贵妃,也算是送个人情。”

杜嬷嬷这才想起来,上次皇后设计皇上,自己也中了药,从那后也有了一些后遗症,那便是身子畏凉。

“那一会奴婢亲自跑一趟,将这凉玉送过去。”

皇后闻言微微点点头,随后想到今日西北大统领进京,眸子眯了眯后开口道:“西北大统领进京,可皇上并没有吩咐本宫准备宫宴,看来是不准备为西北大统领接风洗尘了。”

“这次西北大统领回上京,可不是打了胜仗凯旋而归。而是戴罪而归,自然也没什么接风宴了。”

杜嬷嬷冷笑一声,那西北大统领因着有军权在手,可是十分不将皇权放在眼中。而这次孟大统领参与谋反,西北军中更是有一支精锐小队无召回京参与了上次的逼宫。这些还等着西北大统领来解释呢,怎么可能还给他举行接风宴。

皇后扯了扯唇瓣,西北大统领可不是个会等着挨打的人。这次他敢回京,肯定是手中有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父亲那边可有消息?”

如今皇贵太妃逼宫失败,董家二房将嫡女送入锦王府,如今怕是快后悔死了吧?她勾起一抹冷笑,想来现在董家的人又要开始巴结她的父兄了。

“老爷传消息进来,让您放心。如今几位少爷都变了很多,就连小少爷如今也安分了很多,一直都没有再出去闯过祸。”

皇后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尝到了来自亲人的打击,小幼终于长大了。

“准备笔墨,本宫要写封信给父亲。”

祖父那边她已经不再对其有什么期望了,这次的事让她更加的清楚知道,董家确实是从根子里就烂了。她可不想自己父亲这一房收到牵连,皇上对董家的态度十分的厌恶,她是绝对不能让其继续恶化下去。

杜嬷嬷点点头,很快将笔墨准备好。等皇后写好信,她拿着信便离开了。

因为西北大统领回京,上京的主街道上聚集了不少百姓。他们自然不知道之前的逼宫里还有西北大统领参与,对于这位一直在西北驻守保护大宴百姓安危的大统领十分的敬佩,所以都出来迎接了。

可让他们十分不解的是,这次西北大统领回京很低调。只是来了一支队伍,也没有骑着高头大马进京,而是坐在一辆马车之中。

西北大统领此时靠在马车里的软枕上,他身材魁梧,皮肤黝黑,五官粗犷。身上带着常年在战场厮杀而熏染出的煞气,整个人透着一股势不可挡的锐气。尤其那双虎目,只轻轻看你一眼便让人有一种压迫感。

“大统领,您这次回京,怕是一场鸿门宴。”

在西北大统领身边坐着一位面容苍白的男子,他眉目疏淡,容貌俊朗。身上带着一丝病弱之气,陪着他瘦弱的身材倒是有一种羸弱之感。

“孟予那人你我都清楚,酷刑之下必定会什么都说了。而本大统领确实也派了一支小队给皇贵太妃,这都是不争的事实。皇上抓着这些,说好听是等着本大统领回京解释,可这解释他断断不会相信。”

西北大统领勾起一抹冷笑,皇上想收回他手中兵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如今有这么好的借口在,怎么可能会放过。而且他可是听说,锦王自己主动将手里的兵权上缴,这才能回了自己的封地。

“那大统领此次回来,岂不是很危险。”

西北大统领摇摇头:“那到是不会,毕竟本大统领不管是在军中还是在百姓之中,威望还是很高的,他不会轻易动本大统领。”

“看大统领一路上都没有丝毫的慌张,可见是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知我者,宴之也。”西北大统领闻言微微一笑,随后猛烈咳嗽了几声。

被成为宴之的男子,眉宇间露出几许的担忧:“大统领身上的暗疾不少,程神医说过,他给您的药不能断。”

说着他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褐色的小药丸塞入了西北大统领的口中。

服下药丸后,西北大统领的咳嗽渐渐停止,黝黑的面容露出了一些疲色。

“无事,本大统领休息一会。让队伍直接回大统领府,本大统领自己进宫去见皇上。”

霍宴之看着闭上眼睛小憩的西北大统领,心底叹了一口气。随后微微掀开马车的帘子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看着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街道,眼底划过一抹怀念。

若是可以,谁又愿意在西北那黄沙漫天之地呆着呢。皇上忌惮西北大统领的军权,可没了西北大统领,还会有旁人。虽说西北大统领为人是猖狂了一些,但在行军打仗这方面确实无人可敌。哪怕曾经在军中亦很有名望的林老太爷,也是比不过西北大统领的。

西北大统领府是当年先皇御赐的府邸,占地面积极广。虽然西北大统领常年在西北军营驻守,但上京的府邸也有专人看守打扫。

在接到西北大统领回京的消息时,府邸里的下人在管家的带领下将府邸打扫干净,就等着西北大统领回来住了。

这次西北大统领回京带的人不多,这只队伍总共加一起也就二十来人。所以大统领府还是住得下的,西北大统领先将人安顿好,这才坐着马车往皇宫的方向去。

文武百官都知道今日西北大统领回京,可上了早朝后皇上并未让任何大臣留下。就连风丞相和顾太师,皇上都没有让他们去御书房。

一时之间,众人有些摸不清皇上的意思。上次逼宫之后,空出的位置还有许多安排人。所以一些品阶低的官员,心思都开始浮动起来。

想着办法走门路,希望能再往上升升。如今宁家出了个受宠的慧妃,这可是有史以来晋升最快的妃嫔。不过短短一年不到,就爬到了妃位上。而且就看皇上对宁家的态度,也可看出宁家如今颇得圣心。

对于这种刚崛起的新贵,世家大族有拉拢之意,而官位低一些的则有讨好巴结之意。

君文渊看着手中的信件,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这宁家的父子不错,经得起考验。”

常海看了一眼皇上的神色,确实是打从心底里开心。心里忍不住啧啧了两声,慧妃和淑妃一样,有入了皇上眼的父兄。

“将朕私库里那套春玉风雪图给慧妃送去,他似乎很喜欢洛大家的书画。”

“是,皇上,老奴这就找出来让人送去。”常海刚说完,想起今日西北大统领进京的事,开口道:“皇上,今日西北大统领回京,按照时间差不多应该要进宫了。”

君文渊闻言皱了皱眉:“嗯,若是西北大统领求见,直接将人带进来就行。”

他没有让朝臣留下,只私下里见西北大统领,也是有自己目的的。他想问一些事情,因为那些事情只能从西北大统领那里知道。

两人话音刚落,已经有小太监跑进来禀报:“奴才参见皇上,西北大统领在外求见。”

君文渊挑了挑眉,随后开口道:“请西北大统领进来吧。”

长乐宫中,林娇娇整个人懒懒的靠在软枕上。肚子太大,压的她的腿都开始肿胀起来。如今下地走路,都需要两个人搀扶才行。

加之入夏后,天气越来越热。她也懒得到外面走动,留在寝殿里凉凉快快的她不想吗?

“娘娘,这是最后一碗冰沙了,可不能再吃了。”

林娇娇看着只有巴掌大的小碗,瘪了瘪小嘴。这么热的天,若是不能吃上凉凉的冰沙简直是无法忍受。

杜嬷嬷来的时候,就看到贵妃娘娘巴巴的看着那小巧的冰沙看。

“奴婢参见贵妃娘娘。”

听到声音,林娇娇的眼神从冰沙上移开,落到行礼的杜嬷嬷身上。

“起来吧,杜嬷嬷亲自跑一趟,可是皇后娘娘有什么事找本宫?”她有气无力的开口道,这孕晚期实在是难受的紧,她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皇后娘娘之前得了一块凉玉,知道贵妃怕热,特意让奴婢送过来给您呢。”

凉玉林娇娇是听说过,却没有见过。就连几分商场都没有这东西,不禁眼睛亮了亮。若是有凉玉的话,说不定这酷夏会好过一些。

初雪上前接过盒子,送到了自家娘娘面前。

林娇娇接过盒子打开,拿出里面一块刻着莲花的玉佩。当看到玉佩上面的莲花时微微一愣,那上面雕刻的莲花和青莲一模一样。

她拿出玉佩,轻轻的摩挲着上面雕刻的青莲,丝丝凉意沁人心脾,驱散了身上的热气。

这凉玉,果然是好东西。

她微微垂下眼眸,皇后这礼送到了她的心坎上。这么厚的礼,自然也要回礼才好。自从联盟后,皇后的举动很明显是抛来了橄榄枝。

从系统商场里兑换出了一块具有调理身子功效的玉佩后,她看向初雪开口道:“去将本宫从了悟大师那里得来的玉佩拿来,回赠给皇后娘娘。”

初雪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反应过来,福乐福身子:“是,娘娘。”

她快步走进里间,找出一个精致的空盒子。然后走出来后,交给了自家娘娘。

林嬷嬷此时正拉着杜嬷嬷说话,林娇娇趁着杜嬷嬷没有注意,打开盒子将空间里的玉佩放入了盒子里。然后交给了初雪,让她给杜嬷嬷。

初雪拿着盒子上前,将盒子交给了杜嬷嬷。

“这是了悟大师亲自开过光的玉佩,你拿给皇后娘娘,希望她佩戴在身上,可报平安。”

了悟大师亲自开光的东西,那可十分难得的。杜嬷嬷心中高兴,连忙福身道:“皇后娘娘收到玉佩,定会十分的高兴。”

林娇娇又问了问皇后的今日里的身体情况等等,然后才让杜嬷嬷离开。

等到杜嬷嬷离开后,林娇娇侧头看向初雪,问道:“西北大统领可进宫了?”

“已经进宫去御书房拜见皇上了,如今已经有半个时辰还未出来。”

林娇娇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到用午膳的时辰了。她微微眯了眯眼眸,开口道:“你让陈福去一趟御书房,就说请皇上过来用午膳。”

“是,娘娘。”

而此时的御书房之中,君文渊看着跪在地上,满脸眼泪的西北大统领。嘴角暗暗抽了几下,这西北大统领唱的是哪一出戏?

“朕问你,那支精锐小队可是你派出协助庶民姚氏的?”

西北大统领擦了擦眼泪,点头:“是臣派出,协助庶民姚氏的。”

君文渊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西北大统领会认的如此干脆利落。

“那你是承认参与了逼宫?”

听到皇上的话,西北大统领连忙开口:“这逼宫臣可不认,臣曾经欠下过庶民姚氏一个人情。那支精锐小队便是臣还的人情,臣并不知道她借那支精锐小队是用来逼宫的。皇上若是不信,臣手中还有当时庶民姚氏给臣写的书信。”

说完他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件,递给了常海。

常海接过信件,然后折身来到皇上身前,将信件奉上。

皇上接过信件打开,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

他眸子微微眯起,这自己和印章确实庶民姚氏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