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接二连三的算计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18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空气之中飘散着一股很淡的香味,若是不仔细的闻的话,根本就察觉不出来。她也不过是略微顿了一下脚步,便继续往外走。

冯昭仪坐到矮塌一边的椅子上,看着塌上正吐泡泡的两个小奶娃,眼底满满的喜爱。

“团团圆圆怎么可以这么可爱,真恨不得抱回家去。”

林娇娇闻言送了她一个白眼,然后屈指轻轻弹了一下小儿子肉乎乎的脸颊。这小家伙特别能吃,现在看着已经比妹妹胖了一圈了。

“若是喜欢,那平日里多来看看就是了。”

她可不会傻傻的接一句,若是羡慕,自己生一个。君文渊现在日日都歇在她这里,若是不歇在她这,也是歇在自己的寝宫之中,怎么可能会同冯昭仪有孩子。

当然这些话,她是不会说出来的。她是同冯昭仪几人的关系不错,但也没有好到这个地步,况且大家如今的身份都是皇上的女人,说这话不是戳人家的心窝吗。

“这可是贵妃娘娘您自己说的,别到时候臣妾来的频繁,您到要嫌弃嫔妾了。”

“放心吧,本宫可不会嫌弃你们。”

几人说话间,初雨就端着食盒回来了。在桌子上摆放好了点心,然后退了下去。

“听说慧妃昨日夜里着了凉,今日早上的时候高烧不退。随行的太医都被皇上派过去了,就连皇上本人接到消息的时候也匆匆赶了过去。”

冯昭仪接过林嬷嬷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将自己今日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她眼含着几分的担忧,接着道:“这慧妃看着就不是省油的灯,贵妃娘娘以后可要多注意提防着她一些。”

虽说那慧妃给人的感觉很亲切,极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她很假。尤其是那双总是淡然的眸子和好似与世无争的性子,反正她是喜欢不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性子,怎么可能在短短数月,从美人晋升到妃位。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人绝对不是与世无争的性子。

“慧妃可是淑妃以为,宫中评价最好的妃嫔。就连太后娘娘,也时常夸她品性极佳,怎么你却不喜欢她?难道是她曾经做过什么得罪你的事?”

冯昭仪闻言冷哼一声:“那倒是没有得罪过嫔妾,只是不喜欢她而已,总觉得她有些假。”

林娇娇闻言噗呲乐了一身,随后笑道:“既然不喜欢她,那以后就离她远一些。”

她以为在女主光环下,身边的人都会被降智呢。不过好像并没有,女主目前为止,也不过是得到的君文渊的感激而不是喜欢。

她单手撑着下巴,眸子里闪动着烨烨华光而不自知。

女主的光环似乎没什么做用了?难道是因为自己阴差阳错把那个逆天改命之法给破了,让女主失去了光环?

不管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反正目前的情况,她还是非常满意的。而且她也想看看,没有了男主的女主到底会怎么样。

冯昭仪叹了一口气:“如今人家是妃位,嫔妾可不敢如同从前那般的无视她。”

听着冯昭仪的话,林娇娇只是笑笑。就算皇上提拔了慧妃的娘家,可依然无法同冯昭仪身后的冯家相比。这后宫的妃子,主要看宠爱,然后是家世。

冯昭仪的家世不算是顶尖的,但比慧妃娘家要好太多。而慧妃也不算多得宠,皇上对她不过是感激之情。这情谊是最经不起消磨的,慧妃那般聪明的人,也绝对不会出手对付同她没什么恩怨,不会挡她路的人。

“好了,不提这些了。”静修仪闻言笑了笑,她觉得如今她是越来越佛了。没了争宠的心思后,她每天就在自己宫里侍弄花草,调香玩也不错。

提起这个,她连忙让宫人将自己调制的香拿来。

“娘娘,这是臣妾自己调制的香,你看看喜欢吗?若是喜欢就留下,不过还是先让林嬷嬷和您身边懂医术的初雨看看再用。”

毕竟之前出过慧妃给贵妃娘娘送的香可能做手脚的事,她虽不会做手脚,但也怕被人当枪使了。

林娇娇闻言点点头,然后让林嬷嬷和初雨过来,检查一下那香。

初雨拿着闻了闻,眉头微微皱起,自己刚才闻到的果然是这个香味。

“静修仪娘娘,这香可经手过她人?”

听到这话,静修仪脸色变了变。不用想都知道,这香肯定是有问题了。她看向贵妃娘娘,开口道。

“这香是臣妾亲手调制的,不过采摘花朵和一些用到的药材则是从太医院那边让宫人去拿的。”

因为经手的人比较多,能下手的机会便不少。这样说完,静修仪脸色越发的苍白,看来是有人想要接着她的手害贵妃娘娘。

“娘娘,您要相信臣妾,臣妾没有害您的心思。”

林娇娇面色也不是很好,听到静修仪的话后,朝着她安抚的笑了笑:“你无需担心,本宫知道你不会这么做的。”

静修仪见贵妃相信自己,松了一口气。她想了想,微微皱眉道:“臣妾在自己宫中调香这事都是瞒着的,就算去太医院取药,也是报备的有些伤寒。而且那些药材,也没什么问题。怎么会有人知道,臣妾调香,又怎么会知道要送给贵妃娘娘?”

她就是怕用到药材会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所以用的都是很普通常见的药材。可没想到,竟然还是出事了。

如今林娇娇已经是低级灵王,这普通的毒药对她造成不了什么大的伤害。可背后算计之人若是不找出来,却让她有些不放心。

有句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放在这件事上也一样,她不怕任何人的算计,但就怕没完没了的算计,实在是有些惹人厌烦。

“那只能说明,你的宫中应该出现了背主之人,而这个人很可能还是你比较信任之人。毕竟你也说过,你调香的事是秘密进行的,知道的宫人肯定都是些较为信任之人。”

静修仪听到这话,心里一颤。

是啊,这次她调香知道的人不多,只要近身伺候的大宫女还有两个二等宫女。

“你的人,你自己回去好好查查吧。至于这香,本宫先留下,你那边审出什么,到时候派人来说一声。”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林娇娇的心情也不怎么好。也不知道这件事背后算计的人同被褥事件背后算计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娘娘放心,臣妾定会找出此人的。”

总共就那么几个人,若是她还找不出来的话,那她就是蠢死了。

“臣妾瞧着小皇子和小公主似乎有些困了,咱们就先回去吧。”一直没说话的舞贵人,轻声道。

冯昭仪几人也没意见,便起身行礼就离开了。

林娇娇揉了揉眉心,让初雨送她们出去。

等初雨回来后,这才懒散的开口:“怎么样?这香动过手脚后可是有什么旁的作用?”

初雨将那香收到一边,然后给自家娘娘倒了一杯茶,这才低声道:“那香用多了,会对女子的身子产生极大的损害。不过那香同之前慧妃给您的一样,都是需要慢慢积累下来的。”

林娇娇闻言勾了勾唇角,这背后算计的人还真是将她喜欢的香味拿捏的很准呢。

“这香也不用收了,正好中午请皇上过来用午膳的时候将被褥的事一起同他说了。”

将奶娘叫过来,把两个困顿的小奶娃抱走。然后她便让初雨几人守着,自己闪身进了空间之中。

她需要提升实力,这边没有聚灵阵,所以只能到空间之中进行修炼了。毕竟慧妃的修炼速度有些快,不得不说给她带来一些的压力。

空间里的灵气十分的浓郁,加之林娇娇将两个孩子生下来后,吸收的灵气不用分给两个孩子,她明显感觉自己修炼的速度特别的快,比她刚开始修炼的时候还要快很多。

按照这速度,她很快就能晋升到灵王中级了。她微微睁开眼睛,单手撑着下颚。想到什么,她将自己修炼的功法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随后眼睛一亮。

她再次闭上眼睛,运起功法然后慢慢将身体里的灵气引入丹田,一点点的淬炼。原本无形无声的灵气,竟然慢慢的凝结起来,有液化的趋势。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缓缓睁开眼睛,身上竟然已经被汗水打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她起身去换了一件衣服。

然后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似乎更加的稳固了,而且她有一种感觉,丹田里储存的灵力似乎增加了不少。

从空间出来,刚喝完一盏茶的功夫,就看到君文渊大步走了进来。

“午膳准备了什么好吃的?”他来到她的身边坐下,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茶。

“都是你喜欢吃的,不过我叫你过来可是另有其事。”

林娇娇看着他慢悠悠的喝着茶,将被褥和香的事情告诉了他。

君文渊眉头紧皱,手里的茶盏化为了粉末消失在空气之中。

“这后宫人数不多,可却一点都不清净。这件事你不用操心,我会让人去查此事。”

谋害皇嗣和后妃,同样是大罪。而能在行宫谋划此事的人,后宫屈指可数。他的人若是想查,并不困难。

林娇娇将此事告诉他,本就打着让他去查的主意。见他自己提出来,倒是省了她的口舌。

“嗯,我相信你能给我和团团圆圆一个交代的。”

提起两个孩子,君文渊见他们并没有在此,问道:“两个孩子睡了?”

林娇娇看看时间,两个孩子差不多应该也醒了,便让林嬷嬷去瞧瞧,若是醒了就将孩子抱过来。

林嬷嬷退下后,没一会就带着奶娘抱着孩子过来了。将两个孩子放到矮塌上,奶娘便退了下去。

三个奶娘的奶水很充足,两个孩子都被喂养的白白胖胖的,十分惹人喜欢。

“唉,看圆圆见到你就笑的这么开心,看的我都有些嫉妒了。”

林娇娇有些酸酸的开口,小女儿这般喜欢他,不愧是前世的小情人。

君文渊闻言,眼底划过一抹笑意。伸手将圆圆抱了起来,引的小人咯咯的笑了起来。

“连自己女儿的醋都吃。”

见圆圆的脸色红润,精神状况也不错,他这才放心一些:“既然那些被褥有问题,那边让人悄悄换掉,这件事让常海去办。”

“嗯,这行宫也该好好整顿一番了。”

她本就是护短的人,如今两个孩子是她的逆鳞,既然他们敢把手伸到孩子身上,她不介意断了这只手。

君文渊见她面色冷然,知道这次怕是动了火气。将圆圆放到塌上,伸手将人搂入怀中。

“别动气,这件事交给我,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林娇娇闻言冷哼了一声:“哼,还不是你惹来的。”

君文渊动了动嘴角,竟然无力反驳。

两个人用了午膳,又一起陪着两个小奶娃玩了一会。等到两个孩子困了,便让奶娘抱了下去。

林娇娇懒散的靠在他的怀中,微微垂着眼眸,手里把玩着他腰间的玉佩。

“如果被褥和香的事情是慧妃走的,你会如何处置?”

听到她的话,君文渊愣了一下。慧妃虽救了自己两次命,这份恩情不小,但他也提升了她的位分,提拔了她的父兄,这些足以偿还了这份恩情。

如果真的是她所为,他定不会放过她的。

林娇娇见他半晌没回答,心里微微有些不悦。果然在他心里,慧妃这个救命恩人也是有些分量的。

“毕竟她救过你两次命,若是这次真是她所为,那就算了吧。”

听到那有些不甘不愿的话,君文渊收回思绪,他明显感觉到小贵妃说这话时的不满。眼底划过一抹无奈,伸手握住她蹂躏玉佩的小手,低声道。

“你这小脑袋瓜在乱想些什么,虽然她对我有恩,可你是我爱的人,团团圆圆是我和你的孩子,自然是比她要重要的多。况且我破格将她晋封为妃,又提拔了她的父兄,保她一生荣华。在我看来,已经算是报答了救命之恩,我之于她算是两清。”

听到他的话,林娇娇心里那点子不快消失了很多。她抬起头看着他,望进那双透着认真的深邃眼眸。

“好吧,我相信你。”

她将头靠近他的怀中,低声道:“我不喜欢她,没有任何的理由,就是打从心底里厌烦。”

有很多时候,喜欢一个人和讨厌一个人一样,都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就算慧妃不是原女主,她也不喜欢那样的人。

君文渊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低声道:“若你真的不喜欢她,那我便找个理由将她留在避暑行宫。”

林娇娇一愣,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微微摇摇头:“不用了。”

“那你能告诉我,为何你会觉得被褥和香的事是她做的?她虽然如今被晋封为慧妃,可她在后宫的势力却很小,尤其行宫这边,手怕是伸不过来。”

林娇娇闻言叹了一口气,将被褥上药物之中需要一味灵药的事告诉了他。

君文渊闻言微微眯起眼眸,良久才道:“好了,这些事我会让人去查的。”

“慧妃的修炼速度很快,如今后宫根本就奈何不了她,若她真想做什么事,根本就没人能发现。”

修炼者避开普通人,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这也是为何,她会怀疑到慧妃身上的原因之一。所以在后宫慧妃培不培养势力,问题不大。

君文渊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有些无语的道:“你忘记了,一旦她开始修炼就要遵守天道的规则。修炼者是不可以杀普通人的,不然会受到天道的制裁。而慧妃可不知道团团圆圆和你都是修炼者,想来她是不敢明目张胆对你们下手的。”

林娇娇:……

她把这事给忘记了,不过直觉告诉她,这两件事都和她脱不了关系,就算不是她下的手,她肯定也推波助澜过。

“嗯,也许是我想多了。”

君文渊捏了捏她的手指,然后低声的保证了几次,总算是将人哄笑了。

从长乐宫出来,君文渊脸上的笑容消失,面容沉了下来。

“将行宫的人彻底清洗一次,另外团团和圆圆身边再安排一些暗卫过去保护。”

常海知道这次算计贵妃和小皇子小公主的人,碰到了皇上的逆鳞,这件事必定是要调查清楚了。看来,这后宫和前朝又要起波澜了。

“是,皇上。”

这些后宫的妃嫔们,一个个可真是不作不死,连皇贵太妃都被皇上收拾了,她们竟然还敢作妖。

依照她对皇上的了解,这次若是抓到人,必定会杀鸡儆猴,让后宫这些人都消停下来,不敢再把主意打到贵妃和小皇子小公主身上。

回到自己的寝宫,君文渊将暗处的冥风叫了出来,吩咐了他几句,便让他离开了。

在避暑行宫住下的第四天,天空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

林娇娇站在窗前,看着阴沉的天空,眸子微微眯起。

这阵仗有些吓人,该不会是那只小黑猫要化形了吧?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