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小别胜新婚?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73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低沉的笑声响起,林娇娇看着满眼笑意的狗皇帝,嫣红的唇瓣一嘟,有些羞恼。

“你笑什么?”

君文渊伸手将小人搂入怀中:“原来爱妃脑子里竟然想着那种事,看来是这段时间没有看到朕的原因。”

林娇娇:……

狗皇帝这么自恋的吗?

“皇上说什么呢?臣妾听不懂。”林娇娇傲娇的扬了扬下巴,随后伸手推开皇上,坐起身准备下榻。

君文渊看着耳尖泛红的小人,也不再逗她,免得一会逗急眼了,还得他来哄。

如今两个人和好,他可不想再惹这小人生气。他起身,紧跟着下了榻。

听到里间的动静,常海这才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初雪几人。

“皇上,可要用午膳?”

君文渊看了一眼时辰,竟然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候,这一觉他睡的够长的。这还是他登基以来,白日里睡的最长的一次觉。

“传吧。”

他拉着人到桌子前坐下,然后边等着宫人伺候他净手。

等到午膳摆上来,君文渊便挥挥手让人都出去,他记得小人吃饭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身边有人伺候。

他亲自动手先盛了一碗汤放到她面前,柔声叮嘱:“先喝碗汤。”

因为她还在小日子里,这汤是林嬷嬷特意让小厨房准备的药膳汤,具有暖宫的效果。

她微微有些惊讶,狗皇帝竟然能区分出两种汤的不同。

似乎是看出她眼底的惊讶,君文渊轻咳了一声,给自己盛了另外一蛊汤。

“朕看那汤中有大枣还有一些药材,想来应该为你准备的。”

林娇娇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乖巧的端起碗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动作十分的秀气优雅。

两人用了一顿十分愉快的午饭,可能是因为和好,明显感觉越发的亲近起来。

林娇娇的脸色也瞧着比早上的时候好了一些,脸颊上多了几分的绯红。

常海看着腻歪的两人,硬着头皮上前,恭敬的开口提醒:“皇上,您下午传召了几位大臣进宫商议事情,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林娇娇脸上露出一抹不舍,但还是很识大体的开口:“皇上有重要的事要忙,还是先去忙吧,等您有空了再来看臣妾。”

看着乖巧的小贵妃,君文渊心里却是有一些不舍,但他更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自然还是要以国事为重。

“上次你不是说想要一块小的琉璃镜放在梳妆台上,等晚上朕过来的时候给你带一个。”

林娇娇闻言眼睛一亮,重重的点头,并送上了一个响亮的香吻。

“皇上待臣妾最好了。”

君文渊看着满脸欣喜的小贵妃,心里软的一塌糊涂,真是个小傻子,不过一个小块的琉璃镜就让她如此高兴,还真是容易满足。

他没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又说了几句话,这才带着常海离开长乐宫。

林娇娇亲自将人送到了宫门口,一直到皇上的身影消失,她才转身往回走。

“真是太好了,娘娘又重得盛宠。”初雪几人都为自家主子高兴,虽说这段时间没有盛宠,也没什么人敢踩她们娘娘,但或多或少她们出去行走的时候听到不少不太好听的话。

对于宫人的高兴,林娇娇到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不过她也露出一抹浅笑,扶着初雪的手歪到了贵妃椅上。

一切都是按照她的计划进行,对于结果如何她还是很有自信的。她能在混乱的娱乐圈里站稳脚跟,各种技能点满,岂会被一个小小的后宫打败。

林贵妃复宠的消息眨眼间就在后宫传开了,本来还想看贵妃好戏的众人,再一次摔了杯子。

御书房里君文渊看着下面坐着的几个人,冷峻的面容带着几分的不悦。他将几个奏折交给了常海,冷声道。

“拿下去给他们看看。”

被传召进宫的几位大臣互看了一眼,看着皇上面色冷沉,心里有些惶惶,但想到自己好像最近也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心下安稳了几分。

常海接过折子,走下去交给了几位大臣。

这几位大臣凑到一起,当看到折子上的内容时,脸色大变,惊怒交加。

“皇上,这榕城县令怎么敢如此大胆,竟然敢克扣了近一半的粮饷?”

这说是一份奏折,其实更确切的是唐子瑜收集的蓉城县令克扣粮饷的证据,可这次派去送粮饷的人也参与其中,他们背后更是牵连了不少官员,可谓是牵连深广。

说话的是一名年岁较大的大臣,正是礼部侍郎秦中骏,他性子本就是比较刚正,看到这样的折子,自然第一个暴怒。

到是其他几位大臣,虽然脸色也不好看,但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看向坐在上首的皇上。

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收集了蓉城县令克扣粮饷的证据,可见皇上的手段。如今皇统领他们召进宫中,怕是有事吩咐他们去做。

他们这些人都是保皇派,对皇上的忠心日月可鉴。

“秦侍郎不必如此大怒,朕这次召你们进宫,便是商量如何收拾这些克扣粮饷的人。”

听到皇上的话,秦侍郎皱了皱眉:“如今证据确凿,皇上直接派人将那蓉城县令抓回来问罪不就好了?然后再派一个清明的人去做那蓉城县令,想来不会再发生克扣粮饷的事了。”

听着秦侍郎的话,其他几个大臣真是想送他一个白眼,这么简单的事皇上能想不出来?是看不起谁呢?

可有些憨直的秦大人似乎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君文渊有一种扶额的冲动,目光转到了旁人身上,他觉得不能同这种过于憨直的人说话。

“皇上是想借着这次的事,好好的清理一下朝堂上的人?”

君文渊听着这话,心里舒服了一些,看还是有聪明人的。

“对,不过倒是需要几位的配合。”他点点头,将自己这次召他们几人进宫来的目的说了一遍。

一直到傍晚时分,这几位大臣才从御书房离开出宫。

扫了一眼御案上堆积的奏折,低声吩咐:“将折子拿到长乐宫去,朕在那边批阅。”

说完起身去了内间,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出来,然后抬步离开御书房,坐上龙舆往长乐宫去。

走进长乐宫,一个娇小的身影就迎面扑来。君文渊看着飞扑过来的小人,连忙伸手将人接住。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样像小孩子。”

他嘴上虽然说这责备的话,但眼底却满是笑意。将人紧紧搂着,往殿里走。

林娇娇欢喜的挽着皇上的手臂,笑容明媚:“您看臣妾刚出来您就来了,咱们算不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君文渊闻言一愣,随后笑的宠溺:“爱妃说什么便是什么。”

两人坐到榻上,林娇娇立刻奉上一杯茶,目光却是往皇上手里的盒子上瞟。那小模样看在君文渊眼中,只觉得十分的可爱。

“爱妃这般早的等着朕来,怕是惦记着朕手中的东西吧?”

林娇娇眨巴着漂亮的猫眼,这狗皇帝是成精了吗?

这一猜一个准,她可不是就惦记着他手里的琉璃镜。有了这琉璃镜,再加上最近她捣鼓出的东西,她就又可以画美美的心机裸妆、蜜桃妆……

这里照人不是那么清楚的铜镜,对于爱美的她来说,真的是受够了。

“皇上在臣妾心里才是最重要的,这东西是皇上送臣妾的,自然在臣妾心中也十分的重要。”

君文渊闻言一愣,目光扫了一眼殿里的布置,好像很多东西他赏给她的。她都摆在明面上,可见是真的很喜欢也很重视。

心中很是愉悦,他将手里的盒子推到她面前,然后接过她手中的茶抿了一口。

林娇娇接过盒子,打开看到里面的琉璃镜,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喜爱。这琉璃镜做的非常的漂亮,镜子镶嵌的外壳上面雕琢着栩栩如生的凤凰,凤凰的眼睛是两颗极品的红宝石,虽然小但一看就不是凡品。

“初露,将这镜子放到梳妆台上。”她吩咐完,想了想起身道:“还是臣妾亲自去放吧。”

说完就捧着镜子急匆匆的往里间跑,格外小心的放到了梳妆台前。

君文渊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但心里却十分的熨帖,自己送出去的礼物被人如此的珍惜,他自然是高兴的。

林娇娇再次从里间出来的时候,她手中拿着一个荷包,上面绣着青色的竹子,虽然简单但却透着几分的大气。

“皇上,这是臣妾为你绣的荷包,您看喜不喜欢?”

皇上接过荷包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这是爱妃亲手绣?”见其点头,接着道:“没想到爱妃竟然还有一手如此好的女红。”

他是真的很惊讶,林家可是出了名的疼闺女。就连她母后,那也是疼小贵妃疼的不得了,有时候他都怀疑到底谁才是母后的亲生孩子。

本以后小贵妃是一个被宠的过于娇气的小人,没想到竟给了他不少的惊喜。

林娇娇听着他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臣妾的女红也就这样,可没法同慧嫔相比,她那一手双面绣可真是让人震惊。”

“慧嫔的双面绣确实不错。”君文渊点点头,那副屏风是绣给母后的,不然他都想拿回去摆着了。

听到皇上的话,林娇娇暗暗翻了个白眼。这狗皇帝有时候撩起人来简直不要不要的,可有时候也耿直的让人无语。

哪里有在一个女子面前说旁的女子不错的,这不是妥妥的欠揍吗?

林娇娇小脸上的笑容浅了几分,声音淡淡的:“是啊,臣妾听说慧嫔不仅双面绣厉害,更是写的一手好字,学识更是广博,想来同皇上很是有话说。”

君文渊:???

看着一脸不高兴的小人,君文渊满脑子的问号。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这人怎么说不高兴就不高兴了?

他想了想刚才两人的对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他凑到她身边,将人圈进怀中,声音低沉撩人:“爱妃可是吃醋了?”

林娇娇将小脑袋向一边转过去,嫣红的小嘴嘟起,哼了一声。

她有没有吃醋,皇上心里没有点字母数吗?

君文渊简直喜欢死她此时傲娇又吃醋的小模样,手臂将人圈紧了几分,声音越发的撩人。

“是朕的错,朕以后再不在爱妃面前提旁人。晚上,朕好好安抚爱妃如何?”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根,林娇娇耳根微微发热,脖子微微动了动,侧头娇软的道。

“皇上很喜欢慧吗?”

君文渊闻言一愣,想起慧嫔那张温雅秀丽的小脸,她通身的气质让人很舒服,同她说话也很舒服,最重要的是他竟然靠近她并不会感觉恶心和厌恶。

这让他觉得很惊奇,因为他从小到大,除了母后以外,只有触碰和靠近小贵妃不会有那种恶心厌恶的感觉,如今又多出一个慧嫔,他自然会想要弄清楚了悟大师所言之中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娇娇见皇上半天不说话,心里暗暗感叹。剧情这东西果然是不可挡的,如今皇上怕是对慧嫔上了心。

喜欢可能说不上,但肯定同旁的妃子不一样了。

“皇上……”

娇软中带着几分忐忑的嗓音将他的思绪拉回,对上那双带着一丝丝雾气,眼底划过一丝惶恐的眸子,他的心莫名的揪了一下。

“喜欢说不上,只是不讨厌而已。”他说完亲了亲她的脸颊,低声道:“不管旁人如何,这宫中没有人能取代你在朕心中的地位。”

如今他已经确定自己喜欢眼前的小贵妃,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想看到她不开心。

林娇娇回身,蹭了蹭他的胸膛,软软的道:“臣妾信皇上。”

她能感觉到皇上此时说这话的真心,至少在这个时候这狗皇帝是真心把她放在心上的。但自古人心易变,谁知道以后狗皇帝会不会再喜欢上旁人。

她要做的就是在皇上喜欢她的时候,不断的加重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真爱不敢奢望,但求心中的一席之地。

两个人用过晚膳,在长乐宫的小花园里散了会步,皇上便将林娇娇赶到床上躺着休息。

“你乖乖躺着,朕在这批阅奏折。”

她确实有些不舒服,便没有逞强,点点头乖乖躺着休息。

等君文渊将奏折批阅完,床上的小人已经睡着了。看着她恬静的睡颜,他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他将常海叫进来,让他将这些奏折拿回御书房,然后去了后面的浴室沐浴。

感觉身边有人躺下,林娇娇揉了揉眼睛:“皇上……”

君文渊伸手将人揽入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睡吧,朕陪着你。”

鼻尖萦绕着熟悉的气息,林娇娇感觉到一种淡淡的安全感。她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胸膛,听话的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两人相拥而眠,这一夜两人睡的格外的香甜。

第二日早上林娇娇醒过来时,身边的人已经离开了。她缓缓坐起身,由着进来的初雪几人伺候。

等收拾妥当了,她才坐到桌子前用早膳。

“娘娘,皇上走时说让您用过早饭后便到御书房陪侍。”

听到林嬷嬷的话,林娇娇微微皱了下眉头。

难道是小别胜新婚?狗皇帝这么粘她吗?

“嬷嬷,让小厨房准备一些皇上喜欢吃的点心,一会本宫一起带过去。”

“是,娘娘。”林嬷嬷恭敬的应道,然后转身离开。

接下来的几日,皇上晚上宿在长乐宫,白日里林娇娇就到御书房陪侍,这宠爱更胜从前。这可让后宫的女子嫉妒坏了,瓷器换了一批又一批。

倚栏殿里梁贵人看着安静站在桌子前烹茶的人,脸上带着几分的担忧。

“宁妹妹,如今贵妃宠爱更胜从前,你都一点不担心吗?”

宁语蓉烹茶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听到梁贵人的话也只是温温的一笑:“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皇上想宠爱谁可不是咱们说的算的。况且皇上同贵妃娘娘的情谊深厚,复宠不过是早晚的事而已。”

“你这话说的到是没错,可如今贵妃复宠。皇上已经许久没有再来看过妹妹了,这时日一长,你就不怕皇统领你忘了?”梁贵人说着,叹了一口气:“像姐姐这样一直就没什么宠爱的到是无所谓,可之前姐姐看的出来,皇上待你是不同的。”

听到这话,宁语蓉微微垂下了眼眸:“我知道姐姐是在担心我,可皇上想去谁那也不是妹妹能控制的。”

梁贵人看着将茶壶放下的人,眼底闪过一抹嫉妒,但面上却带着几分的心疼:“唉,姐姐也知道这些,只是心疼妹妹而已。说句不好听的,姐姐虽不得皇上宠爱,可到底有家里在背后撑着,即便不受宠旁人也不敢踩我。可妹妹的家世不显,若再没了宠爱……”

宁语蓉闻言小脸一白,眼底浮起一抹惶恐,再没了刚才的淡定从容。

梁馨予看着,心里舒爽。她最是讨厌宁语蓉总是装着一派的淡然,好似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梁姐姐,你说那我该怎么办?”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