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男人的嘴,骗人的灵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54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傍晚时分,天边染上了一片的绯红,如同上好的胭脂一般,十分的瑰丽。

长乐宫里林娇娇懒散的靠在贵妃椅上,手里端着一碗冰镇过的冰糖金丝燕窝。耳边是初雪清脆的嗓音,正读着她最近看的话本,十分的惬意。

君文渊走进来,看着小贵妃一脸享受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

初雪等人看到皇上进来,呼啦啦跪下:“奴婢参见皇上。”

君文渊摆摆手,让她们起来,然后大步过去将要行礼的小贵妃扶起来。

林娇娇也没有矫情,就着皇上的手起身,歪着头看向皇上。

“爱妃怎么这般看着朕?”

被那样明显的注视着,君文渊是想无视也无视不了,侧头看向身边的小贵妃,挑眉问道。

林娇娇闻言笑弯了漂亮的猫眼儿,嘴角边的梨涡浅浅,简直甜到人的心尖上。

“臣妾觉得不过是半日没见皇上,皇上好像又好看了很多。”

君文渊愣了一下,随后低沉愉悦的笑声从薄唇中溢出。他大手包裹住那白嫩的小手,拉着人到贵妃椅上坐下。

“看来爱妃甚是想念朕。”

林娇娇接过初雪递过来的茶,送到皇上的嘴边:“嗯,臣妾最喜欢皇上了。”

甜言蜜语可不止女人爱听,男人其实也一样。

皇上确实被哄的开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他来到长乐宫都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感。

“先传膳吧。”

他捏了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吩咐道。

两人用了晚膳,又相携在长乐宫的小花园散步消食。

皎洁月光下,两人的影子被拉的很长。林娇娇看着两人相靠的影子,眼珠滴溜溜一转,松开皇上的手,向前走了几步。

两道长长的影子渐渐的重合,最后变成了一道。

皇上看着她的小动作,先是有些不太明白,最后当看到那重合的影子,心里一颤。从后面环上她纤细的腰肢,薄唇靠在她小巧的耳朵旁。

“爱妃这是想同朕融为一体吗?”

低沉撩人的嗓音在耳旁响起,林娇娇感觉自己的耳朵快要怀孕了。这狗皇帝不仅颜好,这声音也极为好听,简直是犯规。

白皙的脸颊染上几分的绯红,她嗓音娇软的嗔道:“臣妾才没有。”

低低一笑,君文渊拦腰将人抱起:“上次爱妃说那纸牌有多种玩法,今日便教朕旁的玩法,咱们继续那日的游戏。”

林娇娇闻言小脸爆红,诺诺的动了动嘴角,最后点点头。

小手揪着皇上的衣襟,小声道:“皇上,你放臣妾下来,她们都看着呢。”

随着皇上一眼风扫过,跟着的宫人立刻都垂下脑袋。

这一场纸牌依然是以林娇娇惨败结束,然后便被皇上吃干抹净。

夜色正浓,轻纱幔帐内却春意无限。

林娇娇有气无力的趴在枕上,眼角绯红,脸颊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

君文渊看着将头别到一边的小贵妃,身子靠了过去,声音温柔的哄着。

“娇宝,朕错了,下次肯定不再这般。”

“哼。”

林娇娇确实娇哼一声,不过却转头看向一脸温柔笑意的狗皇帝,漂亮的猫眼儿里都是控斥,她一张口声音有些嘶哑。

“皇上,你就会欺负臣妾。”

这娇娇软软的控斥声一点威力都没有,反而如同一只小奶猫撒娇一样,落在人心上痒痒的。

君文渊眸色深了几分,将人圈入怀中,低声哄着:“好好好,都是朕的错。”

将小贵妃安抚好,君文渊便叫人进来,吩咐去准备水。等到准备好水,他扯过里衣套上,然后转身将小人用薄被包裹住抱去后面的浴室。

林娇娇此时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今日狗皇帝似乎同从前有些不太一样,侵略性及强,似乎要将她揉入骨血之中一般。

当温热的水没过全身,林娇娇本能的发出一丝轻轻的喟叹。

她一睁开眼睛,便看到狗皇帝伸手将她圈入怀中。

“皇上……”她伸出手抵在他的结实的胸膛上,漂亮的猫眼儿里染上几分的惊慌。

这狗皇帝该不会是想在这浴池之中……

君文渊看着有些惊慌的小贵妃,眼底划过一抹笑意。

“放心,朕不会在这里要你的。”说完他凑到她耳边,低沉的嗓音透着几分的诱惑:“朕帮爱妃洗澡。”

林娇娇:……

不过当皇上的大手放到她的肩上,轻柔的按摩着,林娇娇放弃了抵触,真没想到狗皇帝还有一手按摩的好技术。

“爱妃可满意?”

“嗯。”林娇娇闭着眼睛享受着狗皇帝的服务,毕竟这样的机会可太难得了。

看着小人被热气熏染的小脸,绯红一片,如同上好的胭脂一般好看。他嘴角微微上扬,眸色幽深。

感觉到一股异样的灼热,林娇娇猛然睁开眼睛,控斥的话被吞没。

嘤嘤嘤,她再信狗皇帝的话她就跟他姓!

古人诚不欺我,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这个澡洗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结束,当回到寝殿,林娇娇已经累的连眼皮也睁不开,当被放到床榻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君文渊爱怜的看着沉睡的小人,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吻他吻的有多虔诚。将小人圈入怀中,满足的闭上眼睛休息。

第二日林娇娇醒来时,已经快要到晌午了。她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眸,看着林嬷嬷带着初雪几人进来伺候。

初雪几人看到自家娘娘身上的痕迹,都微微红了脸颊,毕竟年龄都不大的女孩子。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伺候着主子梳妆。

林嬷嬷眼底划过一抹心疼,柔声道:“一会让初雨那些药膏过来给娘娘擦擦。”

听到林默默的话,林娇娇脸微微一红,想到自己一身的痕迹,点点头。

如今正是夏日,穿的都是轻薄的纱裙,尤其脖子露出一大截,若是有人来长乐宫看到实在是不太好。

哼,这狗皇帝也不知道注意一点!

涂了药,又用粉遮了遮才好一些,等折腾完午膳已经摆放在桌子上。她刚准备动筷子,就听到宫人通传冯昭仪,静修仪和舞贵人求见。

林娇娇:???

这是组团来的?而且还赶在午膳这个点?

“将人请进来吧。”

林娇娇向来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看着进来的三人,露出一抹微笑:“你们三个怎么凑一起过来了?用过午膳了吗?”

三人上前行了礼,冯昭仪看着桌子上丰盛的午膳,眼睛亮了亮。

“臣妾还没吃,不知道贵妃姐姐可赏个饭吃?”她脸上笑意融融,语态俏皮,听着到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林娇娇将目光看向静修仪和舞贵人,见两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摇头,立刻吩咐初雪:“去添三双筷子和碗,再让小厨房那边做两道拿手的菜送过来。”

吩咐完,她转头看向三人:“既然三位妹妹还没吃午膳,不如就陪本宫一起吧。”

三人落座,见贵妃并没有让身边的宫人布菜,便也没有让带来的宫女上前服侍,这一顿饭下来竟然比平日里多吃了不少。

“贵妃姐姐这小厨房的菜可比御膳房的好吃多了,臣妾瞧着有几样菜很是新奇。”

冯昭仪因为对吃食比较上心,宫中的菜色她几乎都吃过,一些不是她位份的菜,悄悄使些银子也是可以偶尔吃一两次的。但这些菜的味道,竟然没有长乐宫小厨房的菜味道好,还有一些菜竟是御膳房都没有的。

林娇娇让初雪去准备消食茶,然后笑意盈盈的道:“有些菜都是我平日里瞎研究的,就是没想到做出来味道还不错。”

静修仪几人自然也知道前阵子贵妃可是苦练厨艺,听说还受了不少的伤。

“娘娘如此厉害,可见在厨艺上天赋极高。”静修仪看向林贵妃,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舞贵人虽没说话,可看向林贵妃的眼中带着一丢丢的崇拜。

林娇娇看了一眼舞贵人,不知道为何看着舞贵人望着自己的眼神,总有一种曾经她的小粉丝看着她的样子。

林娇娇不知道的是,此时在舞贵人的心中,她是人美心善,又会厨艺的小仙女。

良思语进宫纯粹是被人给陷害的,入宫后确实想过争宠,这才照了别人的算计。她胆子不大,所以歇了争宠的心思。可让她遇到了人美心善的贵妃娘娘,这么一个粗大腿她觉得还是牢牢的抱住比较好。

她沉寂了段时间后,这才大着胆子来长乐宫拜访。没想到,竟然还碰到了冯昭仪和静修仪,她不知道她们三人是不是和自己抱着一样的心思。

“贵妃姐姐,咱们反正也无事,不如打会派吧?”

冯昭仪眨巴着大大的杏眼儿,自从上次玩过一回后,她就心心念念上了。实在是这深宫日子寂寥,不找些东西打发时间实在是有些难过。

林娇娇本就喜欢打牌,询问了下两人,见她们也没意见,便让人将纸牌拿过来,四人凑到一起又打了起来。

远在御书房的皇上得到这消息的时候,嘴角一抽。他家小贵妃真不用人操心,惯会给自己找乐子。

不过冯昭仪、静修仪和那舞贵人能入了小贵妃的眼,也是不错。

“去挑些东西,赏给冯昭仪、静修仪和舞贵人。”

常海闻言立刻恭敬的领命:“是,老奴这就去办。”

说完转身离开,心里却暗暗吐槽。看着吧,今日这赏赐一出,后宫不知道多少小主要捏碎手里的帕子了。皇上这是明晃晃的给贵妃撑场子,只要哄的贵妃开心,皇上就有赏!

眼看着要走出御书房的常海,君文渊略微寻思了一下,开口吩咐:“召景顺媛来御书房陪侍。”

常海脚下步子一顿,紧接着恭敬道:“是,奴才遵命。”

景顺媛接到传召的时候,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让大宫女杜鹃给了打赏,将人送走。

她坐到梳妆台前,让人伺候她梳妆。等到收拾好后,便带着宫人前往御书房。

经过御花园的时候,她看到两个人坐在凉亭里说话,等靠近一些才发现是同样正得宠的慧嫔,眼底闪过一抹嫉色。

如今后宫,贵妃宠爱最多,然后便是淑妃、她还有慧嫔。而这些人之中,只有慧嫔是新人。而且她听说,皇上十分喜欢慧嫔陪侍,两人有不少的共同话题,皇上还亲口说过慧嫔若是男子必定能入朝为官,造福百姓。

这样的盛赞落到一个女子身上,那代表的意思就不同了。

她挺直背脊,端的是一派的雍容经过那凉亭。

正说话的慧嫔和梁贵人见到来人,连忙起身规矩的行礼。

“臣妾见过景顺媛。”

“起来吧,两位妹妹到是好雅兴坐在这里赏景。”景顺媛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态度十分的温和。

慧嫔看着突然复宠的景顺媛,温雅的一笑:“是啊,妹妹和梁贵人闲着无事便到这边赏景说话打发时间。景顺媛姐姐若是无事,不如一起坐坐?”

景顺媛等的就是这句话,她面颊染上淡淡的绯红,娇声道:“姐姐到是想同两位妹妹说说话,可惜皇上传召姐姐去御书房陪侍,这次怕是不行了,等下次有空姐姐再同两位妹妹说话。”

说完景顺媛便带着人离开,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脚下步子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身子踉跄着向前,好在身边的宫人一把将她扶住。

杜鹃脸色一变,转头看向站在梁贵人身边的宫女,厉声呵斥:“你这贱婢竟然敢绊我们顺媛。”

景顺媛闻言面色一冷,看向被吓的脸色发白的宫女:“杜鹃,你是说刚才是这个宫女绊的本小主?”

“是,奴婢亲眼看见的。”

听到杜鹃的话,那宫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开口:“小主,奴婢没有绊景顺媛。”

杜鹃闻言冷笑一声:“你当然不会承认。”

景顺媛自然是相信自己身边忠心的大宫女,她将目光落到明显愣住的梁贵人身上,冷笑一声:“这宫女是梁贵人你的人,她伸脚绊了本小主。你这做主子的也难辞其咎,便同这宫女一起跪在那边一个时辰吧。”

她根本就不给梁贵人辩白的机会,指了指青石小路。说完目光扫了一眼要说话的慧嫔,淡淡的道:“难道这事慧嫔也有参与?”

宁语蓉微微皱起眉头,她竟没见过景顺媛这样的人,根本就是直接给梁贵人定下了罪,简直有些不可理喻。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梁馨予,她刚要开口就感觉到袖子被人扯了几下。

梁贵人白着一张脸,垂下眼眸道:“臣妾领罚。”

她带着自己的宫女到青石小路上跪下,但背脊却格外的挺直。

景顺媛看着跪在地上的主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后带着自己的宫人走出凉亭,往御书房的方向去。

这梁贵人同慧嫔的关系极好,慧嫔如今正得宠,她自然不会同她对上,可收拾一个同她关系好的梁贵人还是简单的。她此时的心情不错,脚步也轻快了几分。

等到景顺媛离开,宁语蓉连忙走到梁贵人身边,想要将她扶起来。

“景顺媛就是故意找麻烦,姐姐快起来吧。”

梁贵人却是摇摇头,抿着唇瓣道:“宁妹妹别管我了,景顺媛故意找麻烦我自然是看出来了。不过她现在也有圣宠,你不易与她对上。不过是跪一个时辰而已,我不会有事的。”

说着她垂下眼眸,声音低了几分:“到是妹妹你该注意一些,这便是没有圣宠的下场。这后宫你没有宠爱,谁都可以踩你一脚。”

宁语蓉闻言抿了抿唇瓣,身子微微晃动了一下,良久才低低的道:“姐姐的话,妹妹知道了。”

说完她便带着人离开,只是脚步有些虚浮。

梁馨予垂着的眼眸之中布满阴霾,掩在袖子下的手狠狠的攥紧。今日之辱,她日定要加倍奉还。不过想到自己的算计迈出了一步,嘴角微微上扬。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后宫更是不例外。御花园这一幕,很快就传遍了后宫。

当然也传到了正打着纸牌的四人耳中,听的她们瞠目结舌。

“这景顺媛才复宠几日啊,竟然就开始作妖了?”

冯昭仪性子活泼,说话也比较直,听完就忍不住感叹。她也算是在东宫的时候就跟着皇上的人,所以自然知道曾经的景顺媛是什么脾性。

林娇娇闻言撇了撇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今皇上宠着她,可不就慢慢的恢复了本性。”说着看向舞贵人,提醒道:“那景顺媛同本宫从前有些不合,你如今同本宫走的近,日后看到她躲着一些。”

舞贵人一脸懵懂,不过她觉得听贵妃娘娘的话绝对没有错,便点头道:“恩,臣妾记住了。”

林叫叫看了一眼沉默的静修仪,嘴角一抽。原本她还觉得静修仪挺惨的,老人跟着进宫之中位份太低,这才发现那景顺媛也是老人,位份可是比她还低。

也不知道这景顺媛她到底在作个什么劲儿?不过她更好奇,狗皇帝会是个什么态度?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