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贵妃娘娘说的好有道理,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46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宁语蓉进去的时候正看到皇上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身边隔着一个桌子坐着景婕妤。此时景婕妤脸颊微红,眼角眉梢染上了几分的娇羞。

她快速扫了一眼,随后垂头走过去,恭敬的行礼。

“臣妾参见皇上,参见景婕妤。”

“爱妃起来吧,今日怎么会突然到朕的御书房来?”

君文渊对宁语蓉的印象不错,尤其对方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态度十分的温和。

“上次皇上说臣妾的女红很好,这些日子臣妾正好没什么事,就给皇上做了两身衣服,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她将手里的盒子交给走过来的常海,抬起眼眸带着几分期待的看向皇上。其实她内心是有一些紧张的,这是第一次主动争宠。

若不是皇后让人送来的东西,她是不会来御书房的。她觉得当前的状态很好,身上有宠,又不惹人眼。

常海将盒子打开,取出里面一套月白色长袍,领口和袖口绣着精致古朴的花纹,十分的好看。另一套则是玄色长袍,领口和袖口配的金色纹路,简洁大方。

君文渊看了一眼,微微点头:“不错,先放起来吧。”

见皇上并没有试穿,宁语蓉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不过面上确是没有显露出来,而是温雅的笑了笑道:“皇上喜欢便好。”

景婕妤坐在一边看着,眼底闪过一抹幸灾乐祸,这慧嫔果然是个新人,什么都不懂。

她们这些老人可都知道,皇上向来都不会穿妃嫔给他做的东西,哪怕是一个荷包,皇上的东西都是出自宫中一位极为擅长女红的公公做的。

“慧嫔妹妹的女红可真不错,瞧这衣服上的花纹绣的比宫中的绣娘还要好上几分。”

君文渊闻言,眼底极快的闪过一抹厌恶,面上却是微微一笑:“爱妃若是喜欢,让慧嫔教教你。”

听到皇上的话,景婕妤和宁语蓉脸上的神色皆是一僵。

若是林娇娇在的话,听到皇上的话,肯定会说一句,皇上你是魔鬼吗?

“呵呵,皇上惯会取笑臣妾。”景婕妤笑嗔了一句:“臣妾的女红如何皇上还不知道,怕是学不会慧嫔那一手的好女红。”

君文渊:……

你女红好不好朕怎么会知道?

“那便算了。”他有些无趣,看了一眼堆积的折子,起身往桌案走。

宁语蓉看着面色淡淡的皇上,眸光闪了闪。她能感觉到皇上此时心中有些不快,她扫了一眼一旁的景婕妤,随后福身行礼。

“皇上,臣妾先告退了。”

君文渊闻言点点头:“嗯,爱妃先回去吧,晚上朕再到倚栏殿看你。”

她微微勾了勾嘴角,目的已然达到,自然不用再在这里讨人嫌了。

“好,那臣妾等着皇上。”她语态不急不缓,从容淡定,说完便转身离开御书房。

景婕妤在听到皇上的话时,脸上的笑容一僵。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怒火压下去,这个慧嫔可真行,当着她的面就敢截胡。

按照从前的情况,皇上叫了谁陪侍,基本晚上的时候就会去谁的宫中休息。可今日皇上却准备去慧嫔那里,明日她定然要成为后宫的笑话。

君文渊低头批阅折子,懒得看站在那里的景婕妤是什么表情。她是什么样的性子,他心里清楚的很。

景婕妤看着批阅折子的皇上,很是自觉的坐到一边,拿出自己准备的话本看起来。她有些不太明白,皇上召她陪侍,可每次都是让她自己坐在一边看话本,并没有让她伺候笔墨。

不知道是她一人这样,还是来陪侍的宫妃都是如此。若只是她一人这样,那岂不是表明她在皇上心中是不同的,不然皇上怎么舍不得让她伺候笔墨,站在那里伺候笔墨也是很累的。

她自己自然更倾向于前者,抬眼偷偷的看了一眼正批阅折子的皇上,小脸悄然爬上了两抹红晕,皇上认真批阅奏折的样子可真好看。

她摸了摸砰砰跳的心口,羞涩的收回了视线,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时不时的被人看一眼,君文渊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他已然有些后悔召景婕妤来陪侍。

“常海,去给景婕妤换一杯茶。”

常海闻言一愣,对上皇上的眸子,立刻会意:“是,老奴这就去。”

看着喝过茶后,便沉沉睡过去的人,君文渊松了一口气。

凤栖宫中来回行走的宫人都将脚步放的极轻,怕打扰到里面休息的皇后娘娘。今日皇后娘娘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弄的整个凤栖宫的宫人一个个提心吊胆。

杜嬷嬷看着脸色阴郁的皇后娘娘,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口安慰。毕竟出了事的可是皇后嫡亲的弟弟,姐弟两人从小又关系极好。

“可查清楚是林家人将永年打伤的?”

林家人行事向来低调,同董家也没有什么大的仇怨,怎么会突然将永年打伤?这一点她有些想不通,不过若真是林家人将永年打伤,她定不会放过林家人。

董永年是她最小的弟弟,总喜欢缠着她,可以说是她一手带大的,感情十分深厚。

“永年少爷醒后亲口说的,说是林家二房的二少爷将他打伤的。”

“那他们林家可有什么表示?”皇后将手里的茶杯放到桌几上,神色越发的冷厉,她自然相信自己弟弟的话。虽然永年平日里被宠的有些骄纵,但绝不会说谎。

“没有。”

杜嬷嬷摇摇头,她也十分的气愤林家人的举动,将人打了还不上门去赔礼道歉。

“递消息出去,董家人决不允许被人如此欺负。”

看着面色平静的皇后娘娘,杜嬷嬷知道,皇后这是要董家同林家对立了。

“是,老奴这就去传消息。”

“等等,慧嫔那边可有什么动静。”皇后叫住准备离开的杜嬷嬷,寻思了一下后询问道。

“瞧老奴这记性,差点忘了正事。”杜嬷嬷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才开口:“今日慧嫔去了御书房,就是不知道皇上那边晚上是会景婕妤那,还是慧嫔那边。”

皇后闻言却是挑了挑眉,这慧嫔的动作到是快。就是不知道皇上晚上若是去她那边的话,她会不会用那药了。

“行了,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办事吧。”

杜嬷嬷恭敬的应了一声,便抬步匆匆离开。

在后宫众妃嫔的关注下,皇上去了慧嫔的倚栏殿。

之后的日子景婕妤和慧嫔侍寝的日子差不多,到是皇上去贵妃那边少了一些,但赏赐一如从前一样不断的往长乐宫送。

后宫一片的平静,林娇娇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三人,单手撑着下颚。眼底闪烁着亮晶晶的星光,笑眯眯的道。

“你们若是没有人要,那本宫可就没牌了。”

她手里只剩下一张牌,若是此时有人将她截了,那她注定要输。

冯昭仪几人互看一眼,心里异常的无语,根本就没有人能截了贵妃的牌,只能认命摇头。

林娇娇将手里最后一张牌打出去,当看到她打出去的牌是什么,几人真是更加的无语,竟然是最小的一张牌。

她笑的十分灿烂,伸手收钱。

“娘娘,您这牌技也太厉害了,能不能给咱们留条活路。”冯昭仪苦着一张小脸,玩十把她们加一起都没有贵妃娘娘一人赢的把数多。

林娇娇将钱收好,摇摇头:“那可不行,本宫放水的话,岂不是对你们的不尊重。”

贵妃娘娘说的好有道理,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娘娘,该到用午膳的时候了。”

初雪从外面进来,见几人还在打牌,笑着出生提醒。

这几日皇上不过来,有冯昭仪和静修仪、舞贵人陪着娘娘打牌解闷,娘娘的笑容都多了许多。

将手里的牌放下,林娇娇心情十分的不错,这几日的相处,她也算看出来了,这三人怕是想要站在她身边。对这三人她并没有什么恶感,便接下了她们的橄榄枝。

再说这寂寞深宫,有几个牌友也不错。

“今日你们可有口福了,林嬷嬷做的药膳又好吃又养颜。”

林娇娇让人过来将这纸牌收走,然后领着几人去桌子前坐下,准备用午膳。

“那咱们可是借贵妃娘娘的光了。”三人之中冯昭仪最是活泼,大多时候都是她说的最多。

林娇娇到是也不厌烦,和冯昭仪接触的多了才发现,这人才是真正的性子爽利,聪慧有心机,但却不会让人觉得厌烦。

至于静修仪,经过上次的事到是沉稳了许多,也不那么蠢了,至少知道找她来抱大腿。

最后她扫了一眼已然有些腼腆的舞贵人,本以为是个白莲花,没想到却是一股泥石流。

她嘴角翘了翘,这三人的好感度如今已然都上涨了不少,这对她来说到是意外的收获,按照如今的好感度,大概已经算是闺蜜都不为过。

不过看着还需要不少经验才能升级,又小小的有些失落。好感度不好涨,功德值又不是快速获得经验的途径,这功德值怕是一个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显露出来。

到底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增长经验值呢?

看着贵妃不知道在想什么,三人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有出声打扰。因为都是选择同贵妃交好,所以三人如今关系也是不错。

初雪带着宫人将午膳摆放好后就退了下去,林娇娇也在此时收回了思绪。

“妹妹们都尝尝看,若是有喜欢的,一会让你们身边的大宫女去林嬷嬷那边抄写一份食谱拿回去。”

几人闻言眼睛都亮了起来,虽然他们宫中没有自己的小厨房,但花些银子让御膳房开个小灶是没什么问题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哪里都是好使的。

“昨日晚上的时候,臣妾听说夕颜殿又换了一批的瓷器。”冯昭仪严重的带着毫不遮掩的幸灾乐祸,她住的芳华宫同华阳宫离的很近,想知道里面的事并不算太难。

林娇娇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想起来夕颜殿里住着正得宠的景婕妤。她勾了勾嘴角,笑道:“景婕妤如今怕是嫉恨上慧嫔了。”

这慧嫔竟然主动去截胡,还真是让人有些出乎意料。看来她的到来,似乎改变了不少事。若是这样的话,以后的日子到是变成未知,不过她倒是觉得越发的有意思。

“娘娘,听说你宫中的小花园做了改造,咱们能不能去瞧瞧?”

林娇娇自然不会不同意,便点点头:“行啊,正好当饭后消食了。”

几人带着各自的宫人出了宫殿,一路往原来的小花园方向走。当看到眼前改造后的小花园,都被眼前的景况惊呆了。

人工湖的一边整齐的几块土地,另一边是不同品种的花草,青石小路和绿油油的草地,花丛环绕之中有一个很大的亭子,亭子四周装饰着纱帐,亭子里摆放着几个贵妃椅,椅子上铺着厚厚的软垫还有看着就软乎乎的抱枕,亭子最中央放着一张茶几,看着就十分的舒服。

而湖边的树下帮着秋千,因为绿荫之中,哪怕在上面打秋千也不会晒到。而距离那亭子一米多的地方,有一个方形的小池子,里面的水十分的清澈,就是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

她们都可以想象到,午后在这里躺着看话本或者睡觉有多惬意。

“走吧,去亭子里坐坐,这会阳光正好。”林娇娇见几人看着那亭子发愣,抿唇一笑。

这亭子可花了她不少心思,等到了里面可还有很多让她们惊讶的地方呢。

三人连忙跟上,当踏入小亭子她们才发现,这脚下竟然铺了地毯,而且地上也靠着垒砌的墙面放着不少的抱枕。

几人找了位置坐下,初雪便带着人摆了点心茶水。

“娘娘可真会享受。”冯昭仪靠在软乎乎的靠枕上,手里端着茶盏喝了一口后感叹道。

林娇娇闻言却是一乐,这不过是一个简略的趋形而已。等到之后她将玻璃的做法弄出来,这性子她是准备做成一个玻璃房的,这样冬日的时候她也可以坐在这里看书赏雪景了。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既然已经再也回不去,那还不如趁着现在多为自己谋福利,尽可能的让自己过的舒服一些。

“你们若喜欢,到时候可以多过来。”

“娘娘,你那边是准备种东西吗?”舞贵人的目光却是落在湖对面的那一片地上,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啊,还有那里我想种些葡萄,到时候做成葡萄酒。”

这边的果子酒虽然好喝,但她很是怀念葡萄酒。也不知道海外那边,有没有好喝的葡萄酒。

大宴如今还没有开通海上贸易,虽然时不时也有海外东西贩卖,但到底数量稀少,这才导致海外物件十分的珍贵。但大宴这边的东西,在海外也一样的畅销。

漂亮的猫眼儿转了转,她记得三叔好像并没有入朝为官,而是走的商路。若是能开展海外贸易,让大宴的百姓生活便利一些,不知道能不能涨功德值。

“葡萄酒,那是什么?”

对于喜欢美食的冯昭仪,一听名字就立刻来了兴趣。听起来似乎是一种酒,贵妃都如此喜欢,应该很好喝吧。

“等本宫将葡萄种植出来,做了葡萄酒请你们喝。”

“那可一言为定,臣妾们可等着贵妃姐姐的葡萄酒。”

几人有说有笑,时间过的也颇快。三人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长乐宫,约好了过两日再来。毕竟来长乐宫太勤,在外面看来总是不太好的。

林娇娇散了头发,只着一身月白色里衣,懒散的靠在引枕上,手里捧着游记看。

“娘娘很喜欢冯昭仪几人?”

林嬷嬷端了一碗金丝燕窝羹进来,递了过去,轻声问道。

那几位目前看着都是好的,可这后宫人心易变,哪里有真正的姐妹情深,就冲着大家都是皇上的妃嫔,和平相处那是不能够的。

“唔!”林娇娇放下书,沉吟了片刻才道:“我知道嬷嬷在担心什么,她们如今待我真心,我便回以真心。若是哪一日她们背叛了本宫,本宫也不会顾念往日的情分。”

“娘娘心里有成算,老奴就放心了。”

林嬷嬷见自家娘娘看的清,便不再多言。毕竟这后宫不好过,能得一日快活便快活一日。

她希望冯昭仪几人不要让娘娘失望……

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她将手中的书丢到一边。

“本宫困了,歇息吧。”

她捂住嘴角打了个哈欠,等到林嬷嬷等人退下去,她闭上眼睛将意识沉入脑海。点开个人信息,看着上面的经验值似乎又涨了一些。

可好感度却没有增长,她往下看了一眼,功德值依然是0。

那增长的经验值是怎么产生的?

她细细思索了一下自己今日的都做了什么,忽然灵光一闪。

好像和平日里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冯昭仪几人走后,她让宫人将弄来的种子都种到了地里,然后又给地浇了水。

她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等明日她再试一下,便可知自己心中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