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本宫最是护短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41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君文渊搂着她的腰,带着她飞下屋顶。几个纵身,就到了箭靶前。而箭靶上的正中心只留下三支箭矢穿过的洞,并没有看到三支箭矢。

林娇娇绕过箭靶,往后走了一段路看到落在地上的三支箭矢,弯身将它们捡了起来。

“这箭矢的穿透力真强。”

君文渊走过去,接过没有丝毫损坏的箭矢,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林娇娇看向他,神色有些激动:“虽然这设计不错,但能将它完美的做出来,这制作之人的手艺也非常的高啊。”

当初她设计出来的东西,那是有先进的技术支撑,所以做出来的东西可以堪称完美,可这里并没有那样先进的技术,可这人能完美的将它制作出来,足见手艺有多高超,她还真的有些想要渐渐此人。

“嗯,他确实在这方面的造诣高深。等以后有机会,朕介绍给你们认识。”

君文渊看着小贵妃灿若星辰的眼眸,便知道她定是对此人非常的感兴趣,想到对方同样对她也很好奇,倒是觉得有机会介绍给她们认识一番。

“真的吗?”见他点头点头,林娇娇立刻抱住他,吧唧亲了他一口:“皇上你对臣妾太好了。”

君文渊看着她一脸献媚的笑容,有些忍俊不禁。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朕平日里带你不好了?”

林娇娇连忙摇头:“皇上对臣妾一直都很好。”

两人又腻歪了一会,君文渊拉着她到一边坐下:“你觉得这诸葛连弩还需要改进吗?”

“不用,这已经是最完美的了。”她将连弩交给皇上,然后沉思了片刻后开口道:“如果皇上想将这个利用到军队上,这箭矢头上可以萃毒,这样的杀伤力会更大一些。”

“娇娇果然聪慧过人,朕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听到皇上的夸赞,林娇娇微微扬起下巴,一脸的小傲娇:“臣妾的小脑袋瓜可聪明着呢。”

君文渊看着她傲娇的如同一只小猫咪一样,却没有半分的厌烦。心里隐隐觉得,她就该这样的骄傲。

“娇娇帮了朕这么大的一个忙,想要什么赏赐?”

林娇娇闻言,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看向皇上,问道:“什么都行吗?”

君文渊点点头:“嗯,只要是朕能办到,不违背朕的原则的都可以。”

“臣妾已经许久没有回过家了。”

她微微垂下眼眸,语气里带着几分的失落,随后接着道:“皇上可以允许臣妾回去省亲吗?”

君文渊闻言一愣,随后将她圈入怀中。

“朕不能明面上让你回去,毕竟朕不想让旁人知道你的能力。若是让人知道你的能力,怕是会给你带来危险。”

他叹了一口气,这连弩拿出来,必定会引起其他国的忌惮。如果让他们知道是小贵妃设计出来,恐怕会让她陷入危险。

虽然有些失望,但林娇娇也能感受到皇上的担忧是出自真心的。

“臣妾知道皇上的顾虑。”

看着小贵妃脸上的失落,君文渊握住她的手,低声道:“虽然不能让你明面上回去省亲,但朕可以安排你暗中回去住两日。”

“真的吗?”

林娇娇的眼睛一亮,有些激动的看向皇上。

君文渊点点头,看着她变得明亮的小脸,心情也跟着舒畅了几分。

“好了,等朕安排好会让常海通知你。只是你宫中需要你自己安排好,便称病不见人吧。”

“好,臣妾都听皇上的。”

这方法林娇娇简直是太喜欢了,既不招人嫉妒,又能达成她自己的目的,简直不要太完美。

看着开心的小贵妃,君文渊眼底闪过一抹无奈。她拉着小贵妃的手,往回走。

“走吧,咱们已经在这里呆的有一会了。”

林娇娇乖巧的点点头,由着他拉着她离开。

回到御书房,君文渊拉着她坐在自己的身边,亲昵的揽着她的肩膀,闻到她身上的那抹清淡的香味。

“你很喜欢慧嫔送给你的香?”

林娇娇点点头,她低头闻了闻笑道:“这香确实是好闻,很清淡的香味,让人闻起来就觉得舒爽,皇上不喜欢吗?”

“没有,你喜欢就好。”君文渊摇摇头,这香确实挺好闻,只是这香慧嫔好像从来都没有用过。

林娇娇缓缓起身,寻思了一下道:“皇上,臣妾先回去了。”

得了朕的允诺后就抛下朕真的好吗?

想到今日确实也召了几位大臣议事,便没有出言挽留。

“嗯,回去吧。”

林娇娇从御书房出来,坐上自己的鸾轿,心情十分的好。这用书信交代事情,肯定是不如当面说来的清楚明白。

她倒是要想想,借着这次回去省亲,将外面的事安排的妥帖一些。这样她在宫中才好坐收经验和功德值,然后美滋滋的看后宫争宠这出大戏。

如今她算是看明白了,皇后淑妃两人谨慎的狠,是不敢轻易对她下手的。而下面的小妃嫔们,都是互相陷害争宠,还没人敢动心思到她的头上。

所以她这日子真是惬意中带着几分的无聊,好在有锦鲤空间这么个东西让她探索,不然她觉得这日子太无趣了,无趣到她想要搞事情。

她慵懒的靠在靠枕上,手把玩着腰间的玉佩。鸾舆忽然停下,她微微皱眉。

“怎么回事?”

“奴婢这就去看看。”初雪闻言连忙应道,然后快步朝着前面走去。没一会的功夫,又返回。

林娇娇撩开纱帐,问道:“何事?”

“舞贵人在前面跪着,景婕妤正让宫人掌嘴。”

初雪想到舞贵人那张小脸都被打肿了,平日里又同自家娘娘走的近,有些不忍。

林娇娇闻言眉心皱了起来,随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如今这宫中都是舞贵人同她走的极近,不管她是否投靠自己,在外面的人看来这舞贵人就是她的人。

如今景婕妤在这人来人往的宫道上,让身边的宫人掌嘴舞贵人,那就是在明晃晃的打她的脸。

“扶本宫下去吧。”

鸾舆落下,林娇娇伸出白皙的手,懒懒的开口。

初雪连忙伸手扶着人下来,看来自家娘娘是准备替舞贵人出头了。

林娇娇扭着腰肢往前走,很快就看到不远处。舞贵人连同她身边的宫人都跪在地上,一个身穿粉裙子的宫女站在她面前,正挥手往舞贵人的脸上扇,一边扇巴掌一边还高声教训着。

“舞贵人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冲撞景婕妤,若是咱们娘娘出了什么事,是一个小小的贵人可以承担的?”

看着舞贵人那张仙气儿的小脸被打的红肿,那宫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她早就看着长脸不顺眼了,真是白瞎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竟然得不到一点圣宠。

这张脸若是放在她身上,肯定能得到皇上的宠爱。既然这舞贵人没有这样的本事,那还不如没了这张脸,不然在这后宫之中也注定下场凄惨。

这样想着,小宫女下手越发的狠辣,她手指微微弯曲一些,指甲正好可以刮花她的脸。

景婕妤歪在轿辇上,冷眼看着这一幕。一点都没有阻止的意思,反而有些兴致勃勃的样子。她将目光落到舞贵人的身上,眼底带着几分的快意。

“舞贵人,今日你冲撞本宫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可惜谁让你是贵妃的人,落到本宫手里,本宫如何会轻易放过你。”

她如今动不得正得宠的贵妃,可动了动她的人也能让她心里舒坦一些。

舞贵人抿着唇瓣,脸上火辣辣的疼。可她却一声同呼都没有发出来,这次是她太过于粗心大意,走路的时候不知道被何人绊了一下,这才不小心冲撞了景婕妤的轿辇。

可这也不过是轿辇稍微颠婆了一下,景婕妤并没有受伤或者是惊吓。可对方执意要罚她,她无话可为自己辩解,因为她是真的不知道是谁在后面绊了她。

“景婕妤这话是何意?”

忽然一道娇软的嗓音响起,虽然那声音十分的好听,却让景婕妤主仆几人身子一颤。

林娇娇扶着初雪的手盈盈上前,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从轿辇上下来的景婕妤。

景婕妤也是心中有些忐忑,刚刚的话她声音不算大,但因为四周也没什么人,声音自然也不会很小。可谁会想到,竟然遇到了贵妃娘娘本人。

“臣妾参见贵妃娘娘。”景婕妤慌忙行礼,接着道:“臣妾……”

可组织了几次语言,都无法找到任何话回答贵妃的问题。

林娇娇见她支支吾吾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厌烦。随后懒懒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低着头的舞贵人,吩咐道:“初雪,去将舞贵人扶起来。”

“是,娘娘。”初雪连忙过去,小心翼翼的将舞贵人扶了起来。

“景婕妤,如果本宫没理解错的话。刚刚是你亲口说舞贵人冲撞了你不算是什么大事,既然如此本宫让她起身,你没有意见吧?”

看着舞贵人脸上红肿一片,还有几道长长的口子,林娇娇眼底划过一丝戾气。

她同舞贵人接触了几次,慢慢就发现这舞贵人也是个有趣的人,看着她的眸光里总带着崇拜。这让她想到了前世那些可爱的小粉丝们,自然愿意护着她几分。

“没有,臣妾没有意见。”景婕妤见她似乎没有再追究她刚刚说的话,连忙摇头,现在她最想的就是送走这尊大佛。现在的她,可不敢同她对上。

见景婕妤此时的怂样,林娇娇觉得无趣极了。这样的人,大多都是欺软怕硬。她不敢将她如何,却敢对站在她身后的舞贵人下手。

林娇娇也没再理会景婕妤,转身走到舞贵人身边,制止了想要说话的舞贵人,吩咐扶着她的宫人道。

“先扶你家主子回去吧。”说完又看向初雪:“你去太医院跑一趟,请个太医去给舞贵人瞧瞧。”

“是,奴婢这就去。”

林娇娇转身往自己的鸾舆走去,经过那扇舞贵人耳光的宫女时脚步顿了顿:“这小宫女冲撞了本宫,她是景婕妤的人,那就由景婕妤自己责罚吧,本宫觉得扇耳光是个不错的惩罚。”

那宫女听到她的话,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但依然为自己争辩。

“贵妃娘娘,奴婢并没有冲撞您,您不能诬陷奴婢!”

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景婕妤:……

这个蠢货!

林娇娇面色一沉,冷笑道:“你是没有冲撞本宫,可现在你以下犯上,本宫还没有让你说话,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宫女闻言,立刻知道自己这是被贵妃娘娘算计了。心下惶恐,只能将求救的目光落到自己主子身上。

“景婕妤,这宫女就交给你责罚了,相信你会给本宫一个满意的结果。”

景婕妤捏紧手里的帕子,咬紧牙根才让自己尽量平静的说话。

“臣妾定会好好责罚这个不懂事的奴才。”

林娇娇满意的点点头,她经过景婕妤的时候,停下脚步,状似刚想起什么。

“对了,忘记告诉景婕妤一件事。本宫这人最是护短和爱记仇,只要是本宫的人,哪怕是个奴才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意责罚的,希望景婕妤能记住这句话。”

说完她也不看景婕妤如同变色盘一样的小脸,扭着腰肢往回走,然后坐上鸾舆离开。

景婕妤望着那抹纤细的身影,眸子里仿佛萃了毒一般。直到手心传来微弱的刺痛,她才收回目光看向跪在地上苍白着一张脸的宫女。

“蠢货!”

压在心底的火气难消,一下子都落在这宫女的身上,她冷漠的吩咐身边的大宫女:“没听到贵妃的话吗?还不去扇她的耳光。”

鸾舆离开没多远,她便听到身后传来清脆的巴掌声,那声音可真是响呢!

她嘴角微勾,露出一抹嘲讽至极的弧度。

回到长乐宫,她换了一身常服。懒散的靠在引枕上,拿出书慢悠悠的翻看着。

初雪从外面进来,小脸鼓鼓的,一看就气的不轻。

林娇娇有些好笑的放下手里的书,看向她问道:“是谁惹咱们初雪不高兴了?”

“娘娘,这景婕妤身边的人下手可真够狠的。舞贵人那张脸上的伤怕是许久才能好,尤其是那几道伤口,若是再深一些怕是要毁容。”

在这后宫之中,被毁了容的妃子还有什么活路,最好的怕也就是老死在冷宫之中了。这下手的人心思是如何的阴毒,太不是东西了。

“好了,这后宫向来如此。不得宠的人,就是一个奴才都能够欺负你。那景婕妤身边的小宫女,如果不是因为舞贵人无宠,她敢那样狠的扇舞贵人耳光?”

林嬷嬷虽然没跟着出去,但她自是有办法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就该庆幸跟着娘娘这样护短的主子,不然指不定会落得什么下场。”

听到林嬷嬷的话,初雪几人都是很赞同。能遇到像她们娘娘这样的主子,是她们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初雨,将你配置的药膏送去一盒吧。”

初雨点点头,她对那位舞贵人的印象也不错。看这样子,她们主子似乎也很喜欢那位。她本就不是话多的人,拿了药膏就准备送去。

林娇娇今日确实是有些生气,这景婕妤的作为是真的恶心到她了。若是她真有本事,就来找她的麻烦,挑个软柿子捏算怎么回事?

“娘娘何必同那样的人置气?”林嬷嬷看出自家娘娘有些不悦,轻声宽慰:“如今不过是得了皇上的宠爱,便如此行事,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

林娇娇闻言一乐,心底那点子郁气就消散了。

“嬷嬷说的对,本宫同那玩意置气简直浪费本宫的感情。”

她今日心情可是极好,自然不能因为那么个玩意儿就毁了。招招手,让林嬷嬷靠过来,在她耳边小声的吩咐了几句。

林嬷嬷瞪大眼睛,眼底带着几分的不敢置信。

“娘娘确定?”

林娇娇心情不错的点点头:“当然,不过先不要通知祖父祖母她们,本宫想给她们一个惊喜。”

林嬷嬷看了一眼自家娘娘,您确定这是惊喜不是惊吓?

她捂住嘴角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时辰,距离午膳还有一顿时间。

“本宫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嬷嬷也下去歇会吧。”

林嬷嬷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给她盖上一个薄被后才退下去。

景婕妤同林贵妃之间的事很快在后宫传开,自然贵妃那句话也传到了她们的耳中。有人羡慕舞贵人,自然也有人嫉妒。觉得她到是运气好,竟然投靠了林贵妃。

一些不受宠或者想要争宠的小妃嫔们,心思不免都有些心动。

在林娇娇的期盼之中,终于事隔皇上答应她之后三日的晚上,常海悄悄的来到了长乐宫,他的手里还捧着一套衣服。

“娘娘赶紧换上衣服随着奴才走吧,皇上已经等着您了。”常海脸上带着笑容,态度十分的恭敬。

林娇娇闻言眼睛一亮,立刻接过那套衣服回里间换上。等换好后,便跟着常海悄悄离开了长乐宫。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