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她这人什么都吃,就是不肯吃亏!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489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君文渊确定小贵妃没事后,心才彻底放下。他转头目光冷冽的看向惊呼的女子,唇边泛起冷笑。

“拉下去,仔细审讯问出背后的人。”

秋娘如何都不信,明明她将东西都给了那个宫女。想到那个宫女,她突然又开口道。

“贵妃娘娘,你身边那位宫女中毒了,你不想救她吗?”

林娇娇闻言,皱眉看向秋娘,从皇上身后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这个人是脑子有病吗?得了妄想症?先是说本宫中毒,如今又说本宫的大宫女中毒?”

“我没有说谎,娘娘若是想要救她,就让人放了我。”

林娇娇嗤笑一声,转头看向赵太医,脸上带着几分的担忧和关心:“马贩子赵太医帮我的宫女看看她是否中毒,虽然这女子说话疯疯癫癫的,但为了让本宫安心,就麻烦赵太医了。”

赵太医看了一眼皇上,见他点头这才过去给初雪诊脉。

“这位宫女也没有中毒。”他收回手,淡定的开口。随后看了一眼一脸惊愕被押着的女子,那眼神明晃晃的写着‘这怕不是个脑子有病的吧’几个字。

秋娘此刻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并没有将那荷包给那位宫女,不然贵妃和那宫女怎么可能都没有中毒。

林娇娇看着她恍惚的样子,忽然轻柔的开口:“你这般确定本宫同初雪中毒,可是你将那毒下在了荷包上。你以为本宫看到那荷包会拿过来看一眼,这样便会碰到荷包上的毒然后中招?”

“是。”

这轻柔的嗓音似乎带着一股蛊惑的魔力,加上秋娘她的心思有些恍惚,本能的说出了心里的话,等她说完立刻清醒过来。

初雪楞楞的听着,等反应过来后她立刻上前开口道:“那荷包奴婢早早就丢掉了,身为娘娘的大宫女,奴婢们是不会将来路不明的东西送到娘娘面前,也不会留在身上的。”

秋娘闻言脸色变了变,那荷包上她确实下了毒。只是那毒需要拿着荷包的人仔细查看荷包,因为毒是下在上面绣着的花样上。

周围已经平静下来的妃嫔们听到初雪的话,心里都感叹,这长乐宫的规矩可真是严谨,就这样的规矩,真想做点什么还真是难入登天。

真想送进点什么害人的东西,怕是还没到贵妃面前就被发现或者是丢掉了,反正远远的肯定是挨不到贵妃。

秋娘颓然的低下头,她已经放弃挣扎。最后的退路已经没了,她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不过她怎么会给他们机会呢,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她手腕一转,快速的服下了一枚早就准备好的毒药。压着她的侍卫根本就没来得及阻止,人已经倒在地上,七窍流血。

君文渊的面色越发的冷沉,但他第一反应将小贵妃拉到怀中,将她的脑袋按在了胸膛上。

“别看,小心晚上做噩梦。”

想到上次惊马的事,让小贵妃做了好几日的噩梦,心里对那躺在地上已经失去生气的女子一阵厌恶。

“拉下去丢到乱葬岗。”

众人听到这冷漠的声音,身子都不禁一颤,这是让对方尸骨无存。

乱葬岗处在一片林子边缘,林子里经常有野兽出没,一般宫里犯错的宫人被处死后都丢到乱葬岗,基本尸体都被野兽分食了,那是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侍卫听令,面无表情的将秋娘的尸体拖走。

君文渊目光扫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戏班子众人,眼神淡漠的开口:“先将那些人都压起来审问。”

而戏班子众人听到这话,各个脸色煞白,大呼冤枉,她们同秋娘不是一伙的。此时她们心里是真的恨极了秋娘,尤其是平日里对她不错的几个人。

但不管她们如何喊冤枉,也没人理他们,只有侍卫面无表情的过来将他们给押了下去。

喊冤声渐渐远去,直至消失。

君文渊低头看着怀中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的小贵妃,摸了摸了她冰凉的小手。

“朕先送你回去吧。”

林娇娇抬起头,软软的开口:“您还是先送太后娘娘回去吧,有初雪跟着,臣妾没事。那戏班子的人也许是无辜的,皇上……”

君文渊闻言心里一暖,对于她的乖巧懂事和善良也越发的心疼。

“戏班子朕会查清楚,若他们没有参与,朕自会放了她们。”他虽然有些气恼,可也不是个会牵连的帝王,他会查清楚此事:“那你先回去休息,朕晚些过去看你。”

“嗯,臣妾等着皇上。”林娇娇乖巧的点点头,然后跟着皇上来到太后的身边。

“儿臣先送母后回宫吧。”君文渊伸手扶着太后,见太后的脸色确实也有些不太好。

太后精神确实不是很好,便点点头:“嗯,哀家确实也有些累了,今日都散了吧。”说完,她看向站在一边的林娇娇:“你也回去好好休息,今日怕是吓到了吧,回去让初雨给你熬一碗压惊汤。”

林娇娇乖巧点头:“太后娘娘回去也要好好休息,让袁嬷嬷也熬一碗压惊汤给您喝。”

几人说完话,皇上便扶着太后先行离开。然后是皇后坐上凤舆,贵妃坐上鸾舆离开后,其他妃嫔才按照位分高低一一离开。

她们回去后都要喝一碗压惊汤压惊!

等到人散了,立刻有负责洒扫的宫人过来将地上的血迹都清洗干净。

林娇娇回到长乐宫,林嬷嬷立刻迎了上来。脸上带着关切,戏阁那边的事她已经听说了。

“娘娘怎么那么傻,怎么自己就冲上去了?”林嬷嬷拉着人回到里间,四处看看没人后才小声的道:“皇上身边肯定有保护的人,您若是出了什么事,让老奴该怎么办?”

林娇娇看着林嬷嬷眼圈都红了,心里有些难受。她拉着林嬷嬷的手,坐到一边的塌上。

“嬷嬷,这是个误会。我没有想要冲上去为皇上挡刀,是有人趁乱推了我一把,只是我回头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推我的人是谁。”

林嬷嬷听到这话,脸更是一白,随后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色:“什么?竟然是有人在背后推了娘娘一把,这人的心思何其狠毒。”

若不是皇上反应快速又会功夫,林娇娇觉得自己怕是又要兑换速度符,带着皇上一起躲开了。若是她没有锦鲤空间系统这个金手指,说不定她命就交代这里了。

想到这里,她眸色渐渐变得深了几分。

跟着初雪此时也是十分的惊讶,她尽然都没发现有人推了自家娘娘,此刻的她心里十分的自责,觉得自己特别的没用,情绪瞬间有些低落。

林娇娇看着情绪低落的初雪又看看十分气愤的林嬷嬷,心里流淌过一丝丝的暖流。在这深深后宫之中,她身边的人都是真心待她的,这就足够了。

“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皇上应该是很感动我舍身相救。这推我的人,此时怕是要气坏了。”

她语态轻松,脸上还带着笑意。

看着她有些没心没肺的样子,林嬷嬷眼底划过一丝无奈。

“嬷嬷放心吧,这次是我大意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而这次的事我也不会就这么算了。有些事,一旦做了肯定是会留下痕迹的。”

她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娇美的笑容。可那双猫眼里划过一丝的凉意,哪怕这次她动用积分兑换商场里的东西,她也要揪出背后推自己的人。

她这人什么都吃,就是不肯吃亏!

“娘娘放心,老奴这就让人仔细查此事的。戏阁那边比较偏,当时慌乱怕是也不会这么快就去清尾。”

林嬷嬷面露严肃之色,想到这她立刻道。

林娇娇点点头:“那这事就交给嬷嬷去查了。”

林嬷嬷点点头,然后扶着她靠在引枕上,温声道:“老奴去小厨房给娘娘熬碗压惊汤,您先歇会。”

“初雪。”

等到林嬷嬷离开,林娇娇才开口将情绪低落的初雪叫过来。

“娘娘……”

初雪低着头走过去,声音中带着几分的愧疚。

林娇娇叹了一口气,她身边这四个初都各有特长。初雪也许没有那三个稳重,可她性子活泼,很容易同人打成一片,嘴皮子又伶俐,打听消息是个好手。但她有些粗神经,没有其他三个初那么谨慎。

“这件事不怪你,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人趁乱来推本宫。”

初雪闻言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其他三人互看了一眼也不知奥该如何安慰她。

“不是的,若是奴婢能更细心一些,就不会让人有机可趁。”

初雪知道自己的缺点,可想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这么多年的习惯了。可这一刻,她是真的下定决心改掉自己粗心大意的性子。

林娇娇抿了抿唇瓣,刚要说话就听到初雪开口道:“娘娘,奴婢想要跟着您学习功夫,奴婢不怕辛苦,而且奴婢天生就力气极大。”

学习功夫可以提高自己的能力,还能近身保护娘娘。

提起这事,林娇娇这才想起来,初雪别看是个叫叫小小的小姑娘,可天生神力,脸男子都比不上她力气大,这样看来其实也是个学武的好苗子,自己手里的东西,即便初雪没学武的天赋,她也能让她改变体质。

“学习功夫很辛苦的,你再好好考虑几日。若是几日过去后你还是想学,我就教你。”

她虽然如今功夫也是刚学,但她可以兑换几本的一些功夫秘籍,那样的功夫秘籍并不贵。

初雪动了动嘴角,她其实很想问问今日娘娘给她吃的可是解毒丸。不过既然娘娘不提,她也就不问了,只在心中记下娘娘的恩情就好,等她功夫学好了,可以好好的保护娘娘的安全。

“好,奴婢会好好想想的。”

林娇娇见她恢复了一丝的活力,微微一笑:“好了,你也下去休息吧。”

喝了林嬷嬷熬的压惊汤后,林娇娇就睡下了。

御书房里君文渊坐在御案前,听着下面的人的禀报。脸色有些黑沉,眉宇间染上了寒霜。

常海悄悄的瞄了一眼皇上,吓的慌忙低头。他可是很少看到皇上如此生气,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给朕查,就算那秋娘如今死了,朕就不信查不出她背后的人。还有戏班子里的人也要查清楚,若是没他们的事就放了,不过即便放了她们也要暗中派人给朕盯着。”

被召进宫的几个大臣互相对视一眼,这里有负责保卫皇城的禁卫军统领严明,此时神色满是羞愧。他站出来,跪在地上请罪。

“此事是臣的失职,请皇上责罚。”

皇上此时心里正存着气,看到跪在地上的严明,冷冷一笑:“确实是你的失职,竟然让刺客混进了宫里。这事若是让其他国家的人知道,岂不是会让所有人都觉得大宴皇宫是什么人都能潜进来的。”

严明闻言更感羞愧,头伏的更低了。

君文渊揉了揉眉心:“下去自己领罚吧。”

“叩谢皇上开恩。”严明心下微微一松,他们大宴的禁卫军同其他国家微微有些不同。他们犯错是有一个专门的地方接受惩罚,不过只要惩罚过了,那么犯下的错算是彻底揭过。

这表明,皇上以后都不会再追究此事了。

“你们觉得这秋娘背后的人会是谁?”

听到皇上的话,几人互看了一眼。这怎么猜?人都死了,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想要皇上性命的人应该不多,那秋娘的功夫不错,臣觉得会不会是火莲教那些人所为?”

火莲教是前朝余孽所组建的一股势力,从开国就一直存在。这么多年来,不管哪一代皇上都没有办法彻底的将他们浇灭。随着经年的沉淀,火莲教也越来越难对付。

因为你不知道火莲教到底有多少人,他们都是什么身份。连他们的总部,如今都没有人知道在哪里,可以说非常的神秘,尤其在武林上的地位相当的高。

君文渊微微垂下眼眸,听着下面几人的各种分析和猜测。起身他也最倾向于那秋娘是火莲教的人,毕竟那些偶尔同他作对的世家大臣并没有谁真的想要取而代之,最多就是同他对抗谋取更多的权利。

至于如今的几位王爷,他既然留下那几人,就是确定他们没有篡位的心思或者是本事。就连他最忌惮的锦王,其实他心里清楚对方并没有篡位的心思,只是他有一个野心极重的母妃让他非常的不喜。

“朕同样觉得火莲教的余孽面更大一些。”君文渊收回思绪,声音淡漠听不出喜怒。

“若是火莲教的人所谓,那咱们要对付他们怕是有些困难。”严明微微皱起眉头,这火莲教的人行踪都很飘忽,实在是如同狡猾的狐狸一般。

这么些年,也就抓到那么几个,但各个都嘴严的很,是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问出来。甚至后来被他们找到机会,竟然自杀了。

“虽然朕也觉得火莲教的可能大,但其他可能也不能放过,这件事必须仔细的差。”

“皇上放心,臣等必定会仔细的查清此事。”

这次的计划失败,对方怕是短期内是不会再有动作了。又商议了一会,君文渊便让几人离开了。

他扫了一眼未批阅完的折子,让常海装起来,摆驾长乐宫。

君文渊走进来的时候,正看着懒散歪在引枕上的小贵妃。她手里依然做着衣服,除了小脸有些白,精神还不错,应该是没有做噩梦。

林娇娇抬起头,看到皇上进来,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她将手里的活计放到一边,起身行礼。

“臣妾参见皇上。”

君文渊上前将人扶起来,摸了摸她的手:“看你精神不错,应该是没有做噩梦。”

林娇娇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臣妾哪里有那么胆小。”

君文渊低笑一声,然后揽着人坐到塌上。

“是,朕的娇娇胆子最大了。”

林娇娇娇哼了一声,然后靠在皇上的肩上,温软的开口:“皇上,臣妾这次真的好怕,怕您出事。”

君文渊的心底一片的软和,握住她微凉的小手,低声道:“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你别傻乎乎的往上冲。你知道朕的功夫不错,而且暗中有保护的人,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好。”

林娇娇点点头,她紧紧握住皇上的手:“嗯,臣妾定不会拖皇上的后腿。不过今日即便再给臣妾一次选择,臣妾还是会冲上去的。”

“小傻子!”

君文渊心里感觉特别的暖和,他捏了捏她的手指。看了一眼时间,接着道:“传膳吧。”

用了晚膳两人在长乐宫里的小农园散步,看着田地里的东西,他微微一愣:“你种的是什么?”

林娇娇看了一眼,笑眯眯的道:“土豆,这东西收成周期短。臣妾想看看,按照那书上的法子能不能提高产量,这土豆可是个宝贝呢。”

这土豆在大宴很常见的农作物,确实比旁的东西产量要高一些,土豆非常的便宜,怎么会是个宝贝?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