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这样打着语言机锋,实在是无趣的紧
书名: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墨歌 本章字数:5529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2:58:48

阿茹娜在猛犸族可以说人气特别的高,众人宠爱的小公主,自己的父亲重来没有对自己疾言厉色过。此时心里极为憋屈,不过她还是知道分寸的。

心里再不高兴,面上也没有表露出来。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微微弯身,态度真诚的道歉。

“贵妃娘娘对不起,是阿茹娜不懂事,希望贵妃娘娘能够原谅。”

对于阿茹娜如此能屈能伸的性子,林娇娇心中有些惊讶,况且她也不准备为难对方。

“本宫并没有生气,阿茹娜小姐不必道歉。”

猛犸族族长说了几句夸赞的话,将此事揭过。

阿茹娜坐下后,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悠闲吃着东西的贵妃。眼底闪过一抹冷芒,她如今已经看出来。以后若是进宫后,这个人将是她最大的威胁。

大宴皇帝看她的目光同旁人不同,那眼底的纵容之色丝毫不加掩饰。再观察其他妃子,看着贵妃的眼底满满的嫉妒和羡慕。这一切都告诉她,贵妃在大宴后宫可以说是最得宠的妃子,这同父亲之前给她的资料都能对上。

她微微垂下眼眸,很快一个计划在心底生成。

林娇娇可不知道自己无形之中又给自己拉了一个仇恨,即便知道她也不会在意。这大宴后宫可不会出现猛犸族的女子,这一点她还是清楚的,所以对于阿茹娜她并不放在心上。

任你野心再大,皇上不想让你进宫,什么都白费。

这一场宫宴在林娇娇有些微醺之中结束,说实话她在整个宫宴上最喜欢的就是这果子酒。微甜的口感,十分的好喝。她就不由自主的多喝了几杯,没想到后劲儿还挺大。

初雪扶着她离开,夜里微凉的风吹过。让她有些晕的脑袋清醒了一些,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她吸了吸鼻子,软软的开口。

“这夜里的风可真凉,这边的似乎比上京要冷一些。”

初雪扶着她坐上了轿辇,这行宫里只备有皇上的龙舆和太后皇后的凤舆,其他妃子都只是一样的轿舆。而且也只有从四品以上的妃子才有,其他依然要倚靠自己的一双腿走回去。

好在行宫并没有皇宫那般大,所以宫殿之间离的并不算远。不然这么冷的夜里,靠一双腿走回去,想想都觉得可怕。

“嗯,这边已经临近北边,确实要比上京冷。”

林娇娇捂住嘴角打了个哈欠,然后揉揉眼睛:“本宫休息一会,一会叫醒本宫。”

初雪有些担心她会着凉,可还没说话就看到自家娘娘竟然已经睡着了。她叹了一口气,只能让轿辇快一些。

林娇娇睁着惺忪的眸子,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人,懵了几秒后,才软软的开口。

“皇上,您怎么过来了?”

她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窗户关着但依稀还是能知道外面应该已经是深夜了。这一夜,按规矩皇上肯定会给皇后的脸面,同皇后住在一起。可谁知道,这人竟然出现在她这里了。

“皇后身子不适,朕便从那出来了。想到娇娇,朕便过来看看。”

提起这事,其实君文渊心里还有几分的不悦。他是为了给皇后撑脸面,所以这一晚她便去了皇后那里。可谁知道皇后竟然以身子不适,让他去旁的妃子那里。

当然皇后是给她推荐了一位,而且还是慧容华。当时他有些生气,但也没多说什么。想着许久未去过慧容华那里,过去坐坐也好。

只是从皇后宫中出来后,心里越想越不舒服。皇后推荐慧容华,这让他有些疑心,慧容华是不是同皇后站在了一起。对于慧容华,他心里有些复杂的。

他并不喜欢对方,可对方到底是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他无法给与喜欢,只能从旁的地方报答救命之恩。比如提拔慧容华的家人,找机会提升她的位分,让她在后宫荣华富贵一生。

但前提是,她别搅合进后宫那些纷乱之中。若是她的手不干净了,他也不会顾念这救命之恩。

在经过小贵妃的宫殿时,看着漆黑一片的宫殿,突然想起小贵妃喝的微醺的小脸,脚步就不由自主的来了。

当然这些他是不准备告诉她的,只是伸手摸了摸她依然绯红的小脸,温声道:“朕之前看你似乎有些喝多了,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看你没事,朕就放心了。”

林娇娇眨了眨眼睛,她伸手捧着皇上的脸,软糯的嗓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

“皇上,今晚是要留宿这里吗?”

君文渊点点头,看着迷糊的小贵妃,他向前凑了凑,在她软软的嘴角亲了一口。然后拉下她的小手,将人圈入怀中。

“明早就要开始狩猎了,好好休息。”

林娇娇闻着熟悉的龙涎香,心里竟生出一种淡淡的安全感。她在他的怀中蹭了蹭,软糯的嗓音如同小奶猫一样。

“嗯。”

两人并没有做什么,只是相拥着入睡。这一夜睡的格外的香甜,一夜无梦。

林娇娇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皇上的身影。想到自己做好的骑装还没有给皇上,立刻坐了起来将初雪召了进来。

“皇上离开多久了?”

初雪扶着她起身,回道:“皇上才刚走一会,见娘娘睡着,让咱们不用叫娘娘起来,狩猎要晚一些才会开始。”

林娇娇闻言点点头,然后寻思了一下,皇上从这里离开应该是去了他自己住的龙章宫。

“让初露进来伺候吧,你去将本宫做的两套骑装给皇上送过去。”

初雪点点头,找出娘娘做的骑装,然后将初露叫进来伺候后,用盒子将骑装装进去后,捧着盒子离开了天娇宫。

君文渊从天娇宫出来,直接回了自己的龙章宫。

龙章宫的宫人见皇上回来,立刻准备将早膳摆了上来。常海将今日皇上要穿的衣服找出来,然后就侯在一边等着。

这边刚用完早膳,常海就看到一个小太监从外面进来。他走过去,低声询问:“可是有什么事?”

“天娇宫贵妃身边的初雪过来了,说是贵妃娘娘让她过来给皇上送西东。”

常海闻言一愣,随后连忙开口:“去,快将人带进来。”

没一会的功夫,初雪就跟着之前来禀报的小太监进来了。

君文渊看向初雪,问道:“你们主子让你送什么过来?”

初雪规矩的跪下行礼,然后将盒子奉上:“娘娘亲手做的骑装,让奴婢给皇上送过来。”

常海接收到皇上的眼神,连忙上前将盒子接了过来。

“起来吧。”

君文渊心情十分的不错,他赏赐了初雪一些东西,然后让常海将初雪送出去。

他自己坐在椅子上,将盒子打开。看到里面两套骑装,正是那日他去长乐宫的时候看到她让宫人捧着的布匹。他嘴角微微上扬,原来她那日拿的布匹是为了给他做骑装的。

他将拿出其中一套骑装看,依然是十分简单的款式。没有什么繁复的刺绣图案,但看着十分的大气。

常海从外面回来,就见皇上看着手里的骑装,嘴角带着愉快的弧度。

“皇上,可要换上这套骑装?”

君文渊收回思绪,微微点头:“嗯,朕不能辜负贵妃的心意,那就穿着一套吧。”

他选的是玄色的骑装,这套看着比宝蓝色那套庄重一些,比较适合今日穿。

常海立刻接过骑装,伺候皇上更衣。

“皇上,狩猎场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过去,猛犸族的人和其他人也都过去了。”

君文渊点点头:“嗯,先过去接太后和皇贵太妃吧。”提起皇贵太妃,他眉心皱了一下:“听说昨日阿茹娜是在皇贵太妃那里住的?”

常海闻言,偷偷瞄了一眼皇上的脸色。见他面容淡漠,看不出什么喜怒,低声道:“是,皇贵太妃似乎很喜欢阿茹娜小姐。”

君文渊勾起嘴角,冷漠的一笑:“听说皇贵太妃通猛犸族各部落的亲王都是故友,尤其同猛犸族的族长关系格外的亲厚。”

他知道的可比旁人多,从前猛犸族的族长还不是族长的时候,似乎就很喜欢皇贵太妃。可惜皇贵太妃那时候已经是先皇的宠妃,他也只能心有遗憾的娶了旁人。

不过这并不耽误他同皇贵太妃相交,即便后来皇贵太妃同先皇回了上京,可两人依然暗地里有联系。

他勾起唇瓣,有些嘲讽的笑了笑。先皇绝对想不到,自己给皇贵太妃的暗位竟然给皇贵太妃同猛犸族的族长互相传递信件。

他真的很好奇,皇贵太妃到底是有什么手段,竟然能让先皇的暗卫为她同猛犸族的族长暗中传递信件。若说祸水,皇贵太妃恐怕当之无愧。

如果不是他的外祖家家世显赫,他又自己优秀,得到朝堂老臣的支持。父皇怕是真可能将他找个理由废了,扶持锦王做太子。

好在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打消了父皇的那个心思。

收回思绪,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睛,眸子里恢复了往日里的淡漠。

“既然皇贵太妃如此喜欢阿茹娜,那便让她以后多陪着皇贵太妃吧。”

常海闻言身子抖了一下,心里默默为阿茹娜点了一根蜡烛。同谁交好不行,非要同皇贵太妃交好。

太后的宫中十分的热闹,一早皇后便带着众妃来给太后请安。

众人都说着话哄太后开心,真是一派的和乐。君文渊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的这样的情景,他眼神没什么波动,只是习惯性的温和了几分,脸上带着笑。

众妃见皇上来了,连忙都起身行礼。被叫起后,都乖巧的坐在一边。

“儿臣给母后请安。”君文渊走上前,给自己的母后请安。

太后连忙将人扶起来,看着一身玄色骑装的皇上,总觉得这骑装似乎同从前穿的有些不一样。

“这骑装是宫里新做的吗?穿着倒是好看,瞧着挺大气的。”

君文渊闻言,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小贵妃,这才发现对方穿的虽然是绯色的骑装,但款式竟然同他的一样。他嘴角微微翘了一下,才道。

“这是贵妃给朕亲手做的骑装,母后也觉得同以前的骑装不太一样是不是?”

太后闻言有些惊讶,她看向有些羞涩一笑的娇宝。随后笑眯眯的看着两人款式相同的骑装,怎么看怎么相配。

“嗯,贵妃的心思向来巧。”

众妃也是这才注意到,贵妃同皇上身上的骑装款式一模一样。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暗暗觉得贵妃真是心机深重。

皇后脸上端庄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心里对贵妃的举动很是不悦。她同皇上穿着相同的款式,这是一点没将她放在眼里啊。

她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贵妃,正好到她转过来的眸子。那眸低带着明晃晃的挑衅,只是很快就消失了。若不是她看的清楚,都要怀疑自己眼花了。

林娇娇看到皇后不太好看的脸色,慢悠悠的收回目光。她如今同皇后已经站在对立面,皇后弟弟的事,怕是皇后已经扣在了林家头上。

她总有一日会对自己出手,之前的那些事情怕也有皇后的手笔,也许她不是背后的主使者,但肯定也暗中推动。

既然如此,她也不准备敬着皇后了。而且她同皇后对上,想来狗皇帝怕正合了他的心意。

“臣妾这么一看,贵妃和皇上的骑装好像是一个款式的。贵妃这心思,可真是巧呢。”

淑妃目光落到贵妃身上的骑装上,眼底闪过一抹嫉妒。心里也是觉得贵妃的心机可真是越来越深了,竟然能想到这样的计策。

林娇娇却是仿佛没听出对方的讽刺,她抿唇一笑:“臣妾不过是尽自己的心意,也没想到皇上会真的穿。”

毕竟狗皇帝从来都不会穿后妃给他做的衣服,这可是后宫所有老人都知道的事。就因为知道,所以众妃才心里更是嫉妒。

皇上谁的也不穿,就穿贵妃做的,还真是让她们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太后微微垂下眼眸,眼底闪过一抹厌烦。大家各凭本事争宠,你能得到皇上的宠爱,那是你的本事。若是得不到皇上的宠爱,那就代表着你没有这本事。

这样打着语言机锋,实在是无趣的紧。

“哀家看时辰差不多了,该过去了吧。”

听到太后冷淡的嗓音,众妃心里一颤,明显感觉太后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了。

“嗯,那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君文渊点点头,他走过去扶着太后。

皇后连忙到另一边扶着太后,两人一左一右扶着太后往外走。在经过贵妃的时候,她挺了挺背脊,就算贵妃再得宠又如何,只有她才能站在这里,同皇上一起扶着太后离开。

林娇娇暗暗嗤笑一声,皇后怕是也就只能在这方面找找存在感了。

可这些却不是她在意的,对于皇后的位置她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但说出来,怕是没有人相信。

跟在太后后面,阿茹娜扶着皇贵太妃紧跟着。随后贵妃领着众人一起跟在后面,离开太后的宫殿。

一行人来到皇家狩猎场,此时所有人都已经到了。看到抵达的皇上和太后,立刻都下行礼。

皇上和皇后扶着太后走上高台坐下,君文渊看向下面的人,出声让她们起来。等所有人落座后,他才宣布狩猎开始。

一如往年一般,狩猎的时间是到傍晚。愿意参加的人都可以参加,女子也一样。取得男子第一和女子第一的人都有奖励,而且都非常的贵重。

若是不愿意参加的人,可以坐在高台上看着。这里准备了各种瓜果点心和茶水,也可以结伴到附近骑马。

太后脸上带着笑容,可见此时心情也不错。

冯昭仪来到林娇娇身边,问道:“贵妃娘娘,可要参加?”

太后闻言也看向她:“哀家记得贵妃的骑马还是林老太爷亲自教的,不过你许久未骑马,若是不想参加就坐在这里陪哀家看着。”

林娇娇抿唇一笑:“臣妾自然要参加,许久未骑马了,臣妾很是想念呢。”

“好吧,既然你想骑马,那就去玩玩吧。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吗?”太后见她有些兴趣,也没有阻拦。

林娇娇点点头,然后跟着冯昭仪一起离开了看台。等到了下面,这才发现不少宫妃都参加了。不过大多都是这次新进宫的新人,毕竟这也算是表现自己的一个机会。

阿茹娜牵着一匹高大的骏马过来,来到林娇娇的面前,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阿茹娜见过各位娘娘。”说完,她看向林娇娇开口道:“听说贵妃娘娘的骑射不错,不如咱们比比,看这次谁猎取的猎物多如何?”

听到阿茹娜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愣。谁也没想到她竟然来找贵妃比试,这是什么意思?

林娇娇抬眼看了一眼阿茹娜,懒散的靠在自己的马身上:“既然是比试,那总是要有些彩头才好玩。”

阿茹娜眼底闪过一抹欣喜,她觉得自己肯定能赢过眼前这位看着身子娇弱的贵妃娘娘。

“贵妃娘娘说的不错,既然如此那就拿出彩头来。”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